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短篇]妈妈,让我给你一个女人的快乐! > [短篇]妈妈,让我给你一个女人的快乐!第2部分阅读
    外屋,我哪里肯听,执意在她嘴边用荫茎点戳。

    妈妈最终还是没有拗过我,轻轻将r棒含在嘴里,慢慢吞吐。也许是这样的场景太刺激,也就十几下,我的精门就大开了,j液全都射在她嘴里。完事后,妈妈没敢动,皱着眉头把那些j液咽下,看到这一幕,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耻。完全没有估计别人,只顾自己的一时之快,更何况这样危险的举动差不多是要断送整个家庭的,万一有了闪失,追悔莫及。

    我灰溜溜地回到自己房间,既羞愧又害怕,那晚的直接后果是妈妈和我赌了气好几天气,直到我收假回校。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似乎过得很快,我和女友最终分手,原因很多,就不说题外的话了,大四上学期我们陆陆续续开始找工作,我也为此而奔波着。我与妈妈的关系在这两年里基本保持者一年七八次的x爱,大都是在假期,趁爸爸上班,我在家时,妈妈偷偷跑回来的时间。在外地,一个无根无基的人找工作四处碰壁,让我很沮丧,8月份的时候,我报考了老家的公务员,10月份正式考试,这件事我谁都没有说,只想回家考试的时候,给妈妈一个惊喜。但不成想这个惊喜让我大受震惊。

    那天,我下了火车匆匆往家赶,因为打不到车,倒了两趟公交,到家已是中午时分。我想刚好,妈妈肯定在家,迫不及待地我一口气爬到六楼,在门口停下来,定定神,真准备拿钥匙,却见门是开着的,一条细细的缝。

    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我轻手轻脚地进到屋里,却发现门口一片狼藉,妈妈的裙子、高跟鞋、内衣,还有几乎是两根绳一般的丁字裤散落在地上,还有男人的一双皮鞋、一条牛仔裤和一件衬衣。我的第一反应是爸爸在家,但转念一想,妈妈说他出差了,那是提前回来了?正想着,听见客厅里传出的肉搏声以及妈妈愉快地呻吟。

    妈妈:深点,啊~~被你顶死了,哦~~嗯~~

    这个声音是那么熟悉,我的腿不听使唤地往卧室方向迈去,鬼使神差般我放轻了脚步,颤抖着心向前走。尽管我曾经见过爸爸与妈妈做嗳,但此时的我心中仍无限的酸楚,不是滋味,我知道妈妈本不属于我,是我对不起爸爸,但有着肌肤之亲的我俩已经跨越了母亲与儿子的界限,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拥有了这个女人。待我走到卧室跟前,发现门是大开的,那怪听得如此真切,向里边看,但见妈妈肥硕的臀部骑在套在一个黝黑粗大的荫茎上上下抽送,腿上穿着大镂空的黑网袜,因为角度的问题,其他什么也看不到,顶多是妈妈裸露的后背。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因为从体型,腿上浓密的腿毛,以及粗大的荫茎看,妈妈身下的那人不是爸爸,我见过爸爸与妈妈做嗳,在模糊的印象里,爸爸那话没有那么粗大,而且腿上更没有浓密的腿毛,我正在分析的时候,见妈妈翻身下来,腿大大张开,自己双手捂在臀上,用手指将阴沪掰开。男人这时也翻过身,向床尾退,一边将头凑近妈妈的荫部,那一刻,我看清了,惊得我嘴张的大大的。是大姨夫!他伸出右手食指,按在妈妈掰开,也或是因为兴奋而凸起明显的阴核上,慢慢揉压,妈妈的叫声在这般刺激下一浪高过一浪,臀部不停地抖动。

    妈妈:哦~~~啊~~啊~~姐夫,快点,快点帮帮我,舔~舔~下面。

    大姨夫一口吸在妈妈的荫唇上,嘴唇夹着妈妈的外阴,将那两片肉拽的变了形,他又伸出舌头在水盈盈的荫道口来回滑动,妈妈双手插在大姨夫的头发里,用力往下摁。

    妈妈:好姐夫,好~~老公,往里舔,往里~~好舒服~~对,就是~~就是那儿,哦~~咝~~~大姨夫猛地抬起头,拉过妈妈的脚,勾住脚趾上网袜的绳子,用力撕扯烂,一口含住妈妈的脚趾,用力吮吸,妈妈的脚掌兴奋地拱起来,眼红的指甲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妈妈:哦~~咝~~好老公,你舔过~~~姐姐的脚吗?

    大姨夫:没有,只喜欢舔你的,白白嫩嫩的芊芊玉足总是让我很兴奋,我喜欢你的美脚,宝贝。

    妈妈:啊~~好刺激,以后,以后,只准舔若兰的,若兰的脚只给姐夫一个人舔,只要~~哦~~只要姐夫舔,还有,还有小岤,只给姐夫舔,不能~不能再舔姐姐的~~啊~~啊~~姐夫,插进来,我要~~我要姐夫的肉~~r棒~哦~~似是得了命令,大姨夫扳下妈妈的腿,猛猛地把硕大的荫茎捅进妈妈的小岤。

    妈妈:啊~~~~顶死了,顶到底了,姐~姐夫的好大,好~~好长,好~~啊~~好粗~~嗯~~~嗯~~哦~~耳畔是咕叽咕叽的y具进出荫道声,还有啪啪的肉与肉的撞击声,眼前是妈妈盘在大姨夫身上的双腿,还有大姨夫快速耸动的后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妈妈:哦~~姐夫,我,我快到了~~大姨夫:好兰兰,姐夫渴了,要喝兰兰的泉水。

    妈妈:嗯~~给你,都~~都给你,兰兰身上的东西都是~~啊~~姐夫的。

    说话的间隙,只见大姨夫翻身下来,平躺在妈妈身侧,妈妈则起身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接下来,是妈妈尿尿的声音,唰唰~~唰唰~~,还有大姨夫咕咚咕咚的喝水声。我似乎明白了,妈妈一定是骑在大姨夫的头上,掰开白白的屁股,让阴沪完全暴露在大姨夫的视线里,向他嘴里尿尿。因为完全释放,妈妈很舒服的哦了一声,紧接着是滋溜滋溜的声音,我想是大姨夫在吸妈妈的荫唇,因为刚刚尿过,所以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妈妈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她紧紧握住大姨夫的荫茎,撅起屁股,找准小岤,一下坐了下去。啪啪的撞击声再次伴随着妈妈臀部的起伏而响起,妈妈拉过大姨夫的手盖在自己的丰|乳|上,那只手肆意的揉捏着白花花的大奶子,都捏到了变形,而妈妈的叫声也更加撕心裂肺,都有些沙哑了……

    大姨夫:兰兰~呼~~呼~~我快到了,再快点~~妈妈:老公,啊~~今天~~哦~~今天射在里面,我要给你生个~~生个宝宝,哦~~啊~~啊~~几乎是同时,妈妈和大姨夫都发出了低吼般的声音,随后,妈妈上身笔直地挺立着,似是冻僵了一般,十几秒后又瘫软前扑到大姨夫的身上,妈妈的荫唇周围,会阴以及肛门四周,还有大姨夫的r棒根部,全是白白的沫子。

    妈妈:呼~~~呼~~先别拔出来,我喜欢这样。

    大概两三分钟的样子,妈妈自己抬起屁股,慢慢将那根黝黑的r棒从身体里抽出来,并起身退到床尾,用手掂起大姨夫黑黑的荫茎放在嘴里,尽管那话有些疲软,但妈妈的小嘴似乎还是被撑得满满的,从竃头到蛋蛋,妈妈认真舔舐着每一寸肌肤……

    我得承认,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可能坐怀不乱,我和妈妈的不伦之恋也正说明了我内心潜藏的滛秽意识。在目睹妈妈和大姨夫的x爱过程时,我的下身不自觉的硬了,有愤怒,更有强烈的刺激和欲望。我想转身离开,我急需解决生理上的需求,但我更想把一幕幕滛乱的场面尽收眼底。那一刻我是矛盾的,看到妈妈做着收尾前的爱抚,我极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我应该做一个儿子、一个情人应该做的事情,尽管感官上的愉悦让我很受用,但我必须果断斩断妈妈的孽情。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等下体恢复到自然状态。我踱步走进卧室……

    我:很受用,是吧?

    我的突然出现和问话将充满滛乱气息的卧室搅了个鸡飞狗跳,妈妈啊的一声从床上跳下来,蹲在床的另一侧,用床体遮住自己的身体,大姨夫慌不迭地坐起来,双手捂住下体,愣愣地看着我。

    我:做都做了,我也都看见了,这会儿躲有个屁用。

    妈妈:小健!你……

    我:你闭嘴!

    我看都没看她,攥着拳头走到床边,抡起来给了大姨夫一拳。

    我:你他妈混蛋!

    打了他一个筛晃,他似乎也回过神来,慌张地从床上爬起来,也顾不上别的,调头就往客厅跑,我转身追出来,见他正急乎乎地捡起散落在客厅的衣服,胡乱地往身上套,内裤落在卧室干脆就没有穿。我走到跟前,抬腿又是一脚,直接把他踹在地上。

    我:从今天起,离我妈妈远远地,再让我知道你们有来往,我他妈剁了你!

    大姨夫:小健,千万别跟你大姨说,更不要跟你爸爸说,为了这个家,你……我: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我只让你离开我妈。滚蛋!

    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近1米8的个头,正当年,我想多少还是有些威慑的,当然,他们做得丑事也不可能理直气壮。所以,我的愤怒并没有引来大姨夫的还击。大姨夫从地上站起来,衣服也穿得差不多了,嗫喏这说:小健,咱们谈谈。

    我:我只想你立马滚蛋,把你的扣子扣好,别他妈出去丢我们家的人。

    大姨夫再没做声,整理好衣服,转身离开,目送他的是我怒不可遏的眼神。我回转身,差一点摔倒,情绪中带着沮丧和酸楚。走进卧室,妈妈在床上披了条毯子,蜷坐着,满脸泪痕,轻轻的抽搐,我的怒气平息了好多。来到床前,坐到她身边,手触到涂满红红指甲油的脚丫,她立刻缩进毯子里。

    妈妈:对不起~~

    话里充满哽咽。

    我:我想知道事情真相,不要有任何隐瞒的。

    妈妈半天没有做声,低低的啜泣声渐渐小了,才红着眼睛怯懦地望向我。

    妈妈:妈妈不瞒你,而且你也看到了,我~~我只希望这件事到你为止,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还有,就是~~就是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哎~~~妈妈幽怨地叹了一口气,重重地敲打在我的心坎上。

    妈妈:你爸在四年前就几乎失去了那方面的能力,也就是你高考那一年吧,几个月我们才做一次,还都是失败,他硬不起来,后来也就干脆放弃了。我想这和他工作压力还有喝酒应酬有关,我不能怪他,但妈妈是个正常女人,有正常的x爱需求,或许你把妈妈看得很下贱,可人总有与生俱来的欲望。

    特别是我和你有了第一次,当时我想过,做了如此不齿的事我死的心都有,但你撩拨起妈妈沉睡了一年多的欲望,让我欲罢不能,我也试图斩断我们俩的错误,在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也试图抗拒过,可终究抗拒不了内心的毒蛇。问题是你一年才在家呆几天?!我每次盼你你回来,又怕你回来,因为咱们在一次我内心总有深深的自责。为了满足生理上的需要,我经常去邮电大厦附近的玫瑰舞厅,那是个黑舞厅,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甚至在里间有供这些人欢爱的小隔间。

    当然,是听别人说的,我没进去过。之所以去舞厅,主要是排解一下心里的烦闷,和一些陌生男人跳舞的时候,黑了灯他们也会在我身上乱摸,有的还把手伸到下面。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安慰自己,只是用手摸,算不上做嗳,不算对不起你爸。其实,反过来讲我是渴望这样的,一个女人最平常的欲望,算是掩耳盗铃吧。没有想到的是,去年夏天,我在舞厅撞见了你大姨夫。起初没看到,灯黑下来,有人拉我进舞池,我自然跟了进去,他搂着我跳半天没说话,手也很规矩。

    我正纳闷的时候,他叫我的名字,把我吓了一跳,马上反应过来,是你大姨夫的声音。我条件反射似的从他怀里往出挣,他却搂的我更紧,我都喘不上气来。在挣扎的当口,灯亮了,舞池里的人纷纷散去,他也拉着我向外围走,我不敢正眼看他,通过眼角的余光,发现他戴着墨镜,头发也弄得乱乱的,后来他自己告诉我是怕别人认出他,做了些伪装。

    他把我拉到旁边的座位上看一些年轻的女孩跳明舞,我起身想走,却被他死死的摁着。又一曲黑灯的时候,他一把把我揽进怀里,手上下乱摸,我挣扎着、反抗着,却无济于事。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我屈从了,也许那也是我自己本身就希望得到的。鬼使神差般,我随他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宾馆,有了我们的第一次……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到。

    我:继续说,我想知道全部,包括你们第一次的细节。

    我的声音很坚定,像是命令。妈妈咬着嘴唇,呆呆地看着我。

    妈妈:进到房间,他迫不及待地扒下我的衣服,赤裸着身体把我从卫生间门口抱到了床上,把我的手脚撑成了个“大”字,硬硬的就进入了我的身体。这样没前奏没爱抚的做嗳我是第一次经历,我眯着眼睛不敢看,但我明显感到他的粗长,插到底时甚至可以抵进我的花芯小口,虽然没有爱抚仍然使我很快达到高嘲,我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出来,他受我的影响力量更强大了,前次的高嘲还没退,紧接着又使我升上更高峰,连续两三个高嘲过去,我感觉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力量更加浑厚,且每次均能深达宫底。

    突然就在我的高嘲稍稍回落的刹那,一股火热的激流射进了我的花芯,在我体内溅开,拌随着几次间歇喷射,他终于爬在我身上不动了。也许我是很久没有尝到那种滋味了,竟然连续高嘲几次,他让我重新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我小鸟依人般躺在他怀中,心情已完全恢复正常,没有了最初的罪恶、害羞和不耻。他的手在我身上温柔的游走,舌尖也不时在我|乳|头上跳动,我轻轻闭上眼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翘起脚缠住他的腰,身体随着他的抚摩不时微微的颤栗。

    忽然他的舌尖离开我的|乳|头向我小腹移去,在我肚脐周围亲吻片刻后他分开我的腿舌头开始吸啄我的下面。阵阵麻痒舒适的快感传到脑海,我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栗着,双手抚摩自己的|乳|房已平衡下体的刺激。你爸从来没有为我作过口茭,我从未体验过男人的舌头啄吸的美妙感受,随着他舌尖不断的深入,我身体的快感象台风中的小船,不断被抛上高高的浪尖, 未及落下又冲上另一个高峰……

    他转过身跨骑在我头上,双手拉住我的腿将我下身翘起俯身把头埋在我大腿中间,这样的姿势使他的舌尖更加的灵活,对我的刺激也越发强烈。他的那里已再次的膨胀,硬硬的在我脸上敲打,他腾出一只手捉住硬棒伸向我的口中,受他舔啄我花芯的刺激我不由得张口含住了他的硬棒。

    他的硬棒火热粗壮充满了我的小嘴,我上下套弄并用舌头舔硬棒的尖端,渐渐他的硬邦在我口中抽动的频率加快,也越来越深入我的舌底,我忽然涌起要吐的念头,我扭头想把他的东西甩出嘴里,但这时他已不可能停下来了,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我很快已无法喘气双手拼命想把他推开,终于他的硬棒刺入了我的喉咙,我的胸部不可抑制的剧烈抽搐,就在此时,一股浓重咸腥的热流自他的硬棒射入我的喉咙,我不由自主的吞下了这次以及随后紧接着射出的浓液。当他的东西慢慢软下来,我意识到我平生第一次吃下了他的j液……

    我不到别人听到如此滛靡的描述从一个女人嘴里说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但那时的我感觉下身都要爆了,我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待妈妈讲到尾声,我已经把自己扒了个精光。r棒直挺挺硬着,上面的血管青筋暴起,我一把拽过盖在妈妈身上的毯子甩到地上,抓住妈妈的双腿从床头向下拖,并顺势把她的腿推成型,让水盈盈的阴沪暴露在我的眼前,不等妈妈反应过来,一口吸了上去,那上面有妈妈和他残留的白色液体,也有新流出来的透明蜜汁,酸酸咸咸。

    妈妈:啊~~~啊~~~宝贝,不行,脏,那里~~哦~~~~那里有~~啊~~脏东西。

    我不顾妈妈用力推我的头,拼命地吸舔,嘴的四周还有鼻尖都被沾染的湿漉漉的。时而用舌尖砥在花心,时而大嘴含住蚌肉猛吸,妈妈已是娇喘连连,不是提臀向我嘴里迎送,一次足有1分钟左右的长吸,憋得我满脸通红,松开时唇肉相离发出“啵”的一声。

    就在这时,妈妈的下体一股泉水喷涌而出,射到我的脸上,我下意识躲闪的当口,这股水向上射出半米高,一道美丽的抛物线,泻在她粉白丰满的前胸上。

    我似突然惊醒,不待这股泉水泻,急忙用嘴封堵住泉眼,妈妈的腿张的更开,双手摁住我的头,似是要把我塞回出生的地方,手指埋在我的头发里,指尖几缕头发被她揪得很疼,但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嘴里已满是妈妈的泉水,还没来得及往出吐,有些已经进了喉咙,我索性咽了下去,咸咸的带着阴马蚤的味道。

    当泉水停止喷涌,妈妈全身不停滴抽搐,并拉着我的肩头往上提,我顺从地爬上去,妈妈柔软的嘴唇吻上来,滑滑的舌尖伸到我的嘴里探寻着,手乱摸着我的下身,在触及到荫茎的刹那一把紧攥并快速撸动。我们舌尖纠缠,互不罢休,直到大脑缺氧,一片空白,分开唇齿间的交融。我才发现妈妈鬓角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粘在腮边,头发早已乱蓬蓬的不成样子,两行泪水有脸颊流淌到颈部。

    妈妈:好宝贝,你让我死吧,妈妈舒服死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我扳过身,让我平躺下,她则跪在床上,从我的胸口舔起,一路向下,在我茂密的丛林里找到那根擎天的肉柱,一口衔住,温热柔软瞬间包裹了我的坚硬。丰满白皙的臀部就那样高高举在我的一侧,随着她舔荫茎的动作上下左右摇摆,荫部旁边甚至半个屁股都是水淋淋的。我用手在圆润的屁股上来回摩挲,妈妈默契地跨过一条腿,一具白花花的肉臀向我的脸上盖过来。

    我兴奋地双手按在臀瓣上,用力往下压,以能更畅快地吃到妈妈的蚌肉和蜜汁。整个屋子散发着滛靡的味道,我们忘我地亲吻对方的s处,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忘记了我们身处何地……

    在妈妈嫩滑的蚌肉上搅动着舌头,我似乎还不过瘾,一只手的食指悄悄伸到菊花上,只轻轻一碰,妈妈就一个颤动,还有含着r棒在喉咙里发出的闷哼。我沾了点阴沪周围的分泌物,轻轻在菊花上研磨,使坏一般一下插进了一根指头,妈妈屁股一紧,松开了撑在嘴里的r棒,抬头一声长长的呻吟。

    妈妈:哦~~~弄死~~妈妈了,坏~~坏~~哦~~坏蛋。

    我缓缓抽动手指,菊花四周的褶皱随着手指的动嘴舒展-皱合-舒展-皱合,妈妈重又吞下我的荫茎,报复式的加快了吞吐的速度,我忽然觉得把持不住了。

    我:妈,停下~~啊~~听一下。

    妈妈并没有听我的,疯狂地吮吸着r棒,一只手在软蛋上用指甲轻轻撩拨,这种刺激让我瞬间爆发,一股浓浓的j液直冲而出,妈妈没有躲闪,全部的j液都含在她嘴里,慢慢收到马眼位置,我听到了妈妈吞咽的声音……g情退去,我和妈妈都去冲洗了一下,回到床上,妈妈像一只乖乖的羊羔,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手指在我胸前画着圈圈。

    妈妈: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不是个好女人。

    我:没有,在我心里妈妈永远是最美的。

    妈妈:从今天起,妈妈把一切都交给你了,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甚至是那里。

    我:哪里?

    妈妈:讨厌!妈妈在我胸前轻轻怕了一巴掌,微微笑着。

    我:那里是不是谁都没动过?他们俩?

    妈妈:嗯,妈妈能留给你的第一次也只有这个了。

    我:你还会和他做么?

    妈妈:谁?

    我:你知道的,爸爸已经没有那种能力了,还能指谁?!

    妈妈:……

    我:我能理解,但最好不要让我再撞见。

    妈妈:哎~~不会了,妈妈有你就够了。回来工作吧,守在妈妈身边。

    我:我回来就是参加公务员考试的,不想看到了~~妈妈:真的?!

    我:当然,为了你,为了我们。

    妈妈:哎~~我们这样我觉得对不起你爸,他~~我们~~我:父债子偿,爸爸做不到的,我来补偿你。

    妈妈:可毕竟~~

    我:没什么可是的,你生下的不仅仅是个儿子,还是个男人,一个能带给你身心快乐的男人。

    不等妈妈再说什么,我低头吻在了她的唇上,她也热烈地回应着。年轻真好,短短的时间,我又恢复到刚才坚挺的状态。一边吻着妈妈的湿唇,一边在饱满的双|乳|上揉捏,妈妈的|乳|房真好,竞不像奶过孩子的,依然坚挺而有弹性。我在妈妈耳垂下、玉颈上吹气、亲吻,顺势摸到稀疏的毛草地,那里已是汪洋一片。

    妈妈:哦~~宝贝,进来,妈妈想要,让妈妈舒服,哦~~我扶正枪头,缓缓进入,仿佛一只脚伸进涌满细沙的泉眼,一股吸力紧紧抓着。我起身调整好姿势,把妈妈的双腿分开,见她迷离的双眼渴望地望着我,双手不自觉地托在|乳|下,用力的揉捏,两颗肉头兀自翘立着,像熟透了的樱桃。

    妈妈:宝贝,快点动,顶到花心上去~~

    我没有按她说的做,而是搬起她一条腿,握住白皙的小脚,用舌尖在指沟上轻轻地舔。我承认,自己有恋足的嗜好,特别是妈妈的,每当她穿着高跟鞋,露出若隐若现的指沟,我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咽下几许口水。妈妈的脚很美,也很白净,没有老茧,配上嫣红的指甲油,如一副玉雕一般。

    妈妈:啊~~要死啦~~坏~~坏死了~~哦~~

    妈妈一边口齿含糊的说着,一边用力往上顶身子,好让下面结合的更紧。我放开一只脚,重又拾起另一只,做着同样的爱抚。

    妈妈:好~~好儿子,快点,我要~~

    这一次,我想前奏应该让她满意了,随机开始了第一波征战。也许是舔足的快感刺激了她,荫道满是滑滑的水,随着我有力的抽送,既有肌肤相亲的啪啪声,还有踩泥般的咕唧声,妈妈配合地把自己的双腿掰开到最大,以便于我的抽送。

    妈妈:咝~~哦~~哦哦~~啊~~轻点~~轻点宝贝~~顶到了~~哦~~对,别动~~啊~~就是那里~~哦~~再深点。

    妈妈已经语无伦次,我不知道到底是深了还是没到,但我知道她正享受着一个女人的快乐,她一会儿咬着嘴唇,一会儿又张大嘴,一会儿紧攥被单,一会儿又双手搂着我的腰部往下压。

    我:呼~~舒服么?

    妈妈:嗯~~哦~~舒~~啊~~嗯~~舒服~~

    我拉着妈妈的胳膊,把她抱在怀里坐起来,我深深地吻着妈妈,又一口吸在胸前颤微微的樱桃上,她舒畅地呻吟着。妈妈把我摁倒,换做她上位,我手扶她的双肩,用力向下摁,地下尽插到底,妈妈的叫声更大了。

    我:宝贝,自己动,我要看你自己动的样子。呼~~呼~~妈妈听话地蹲坐在我身上,我用手肘着头,一边清晰地看到交合的地方,那里已经一片狼藉,伴随着妈妈身子的起起落落,黏糊糊的液体扯成一条线。许是累了,几十下后,妈妈又把身子向后仰着,双臂向后支在床上,深深浅浅地套弄,这下,我看得更清,荫茎硬硬的泛着紫红色,妈妈的外阴两片蚌肉紧紧地包裹着r棒。感叹于造物主的伟大,让人们在接受人间苦难的同时享受到了最美的体验,男与女,无论贵贱、无论美丑,都能获得x爱的愉悦。

    我:宝贝,转过去,呼~~呼,我要看我这辈子都看不够的大屁股,呼~~妈妈:哦~~要~~要死啦~~啊~~坏死~~嗯~~虽然嘴上回击我,但妈妈还是停止了动作,试图转身,并不想把r棒从阴腔里抽出来,可惜没掌握好,黝黑的家伙还是跑了出来。妈妈柔柔地说了句“讨厌”,就又专心调整姿势,坐下来扶住我的荫茎,慢慢做了下去。

    那场面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白皙的丰臀夹着隆起的阴埠,紫红的蚌肉水淋淋的,妈妈用r棒在洞口轻轻摩擦,对准位置,深深地坐了下去,随即是舒畅的一声呻吟。又一波冲刺在妈妈的上下起伏中开始,她两手扶着墙,屁股下是啪啪的节奏,像台打夯机。

    没一会儿的工夫,我见妈妈的动作乱了分寸,叫声也越来越大,叫到最后都没了声音,像是昏厥过去一般。更让我刺激的是,妈妈在猛烈的几下动作后,一下提起屁股,有一条细流飞泻而下,暖暖地浇再我的荫茎上,妈妈扶着墙,双腿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正当我准备拉她换个姿势的时候,她却再次握住我的r棒,猛猛地坐了下去,然后是疯狂的套弄。被刚才的一幕深深刺激着,也被温温的潮水浇灌着,再加上妈妈拼命的套弄,我感觉我马上就要射了。

    我赶紧坐起来,从后面抱住妈妈,使劲向后拽她,迫使她换成跪姿,我的长枪也因为这一动而滑出来,我帮着妈妈把屁股抬高,把她的前身摁下去,这样她就完全暴露在了我的眼前,阴沪上几根稀疏的毛毛俏皮地招着手,我张大嘴巴,一口含了下去,耳际又是妈妈舒爽的呻吟。

    本来妈妈那作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已经被浸湿的不像样子,在我口舌的又一次刺激下,更是不断地涌出新的潮水。我舌尖一离开花心,就能拉出长长的线,还有的顺着两片鲍肉的缝隙滴下来,像蜂蜜,滴下一滴后还会弹上来。我忘情地吮吸着,妈妈忘情地呻吟着,约莫差不多时,我挺起r棒,顺利地捅了进去。

    没有迟疑,我扶着妈妈的腰,死命抽锸,啪啪的节奏愈来愈快。

    妈妈一只手紧攥被单,一只手向后划拉着找寻我的手,找到时引导我握住她丰满的|乳|房,我听话地揉搓着被顶得前后乱晃的大奶……妈妈:啊~~~~~啊~~~~~~嗯~~呜~~嗯~~~我:呼~~呼~~舒服吗?嗯?还要不要?嗯?

    妈妈:哦!舒服~~哦~~啊~~顶死了,宝贝,好长~~好粗~~好~~呜~~好涨~~我~~我又要到了,插~~插~~插快点~插深点~~~啊~~~~~~我:呼~~问你~呼~还要不要?

    妈妈:要~~啊~~要~~哦~~好宝贝~~心肝~~宝贝~~我要~~把~~额~~把妈妈弄死了,哦~~爽~死了~~妈妈求你,求你射在~~射在里面~~呜~~眼前是妈妈白花花的胴体,耳边是女人滛乱的叫喊,我终于在十多下激烈的抽送中喷射出来,几乎是同时,妈妈弓着身子,屁股使劲向后顶,阴腔时紧时松地裹挟着r棒,像在呼吸。她也到了。

    妈妈:哦~~~宝贝~妈妈~~到了~~若兰要~~要被你~~弄死了~啊~~我们保持着交合的状态瘫软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稍微平静了一下,我准备把荫茎抽出来,妈妈似乎知道我要干什么,反手快快地扶住我的腰,不让动。

    妈妈:别,别出来。

    急急地说了个“别”字,“别出来”三个字却又声小的几乎听不见,我知道她害羞了,交合中的疯狂平静下来的时候,人的理智会清醒很多,但她又不想让我的r棒早早离开她的蜜岤,一个在她花心射出浓浓j液的男人,也是她的儿子,正用粗大的r棒插在她的肉岤里,没有任何隔离,肉肉的紧贴、胶连。她是矛盾的,也是享受的。

    那一天下午,一直到晚上,我和妈妈疯狂地做嗳,客厅、卫生间、她的卧室、我的卧室,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地方,多少种姿势,我想把她调教的放浪形骸,我想把她调教成一个荡妇,我让她叫我老公,故意叫她亲亲的妈妈,刺激她的神经,告诉她我们实在乱囵,我让她说一些滛荡的话,比较我和爸爸、比较我和大姨夫、比较大姨夫和爸爸,比较她和我的前女友,让她说她自己屁股大、奶子大、屁股白、小岤紧、蚌肉鲜美,让她从罪恶中寻找原始的性高嘲……

    回头想想,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但x欲的毒蛇已经将我吞没,我摆脱不了冲动的、原始的兽欲。

    我想,故事该结束了,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并借调到市里工作,妈妈经常来看我,看儿子是假,看情人是真,这种畸形的情人关系让我们都难以自拔。妈妈说大姨夫找过她一次,她那次答应了,算是对她在生理需要时候给与她x爱的补偿,我没有怪妈妈。

    尽管我知道,大姨夫在性事上让妈妈走到了巅峰,身体上的愉悦我有时似乎并不能满足她,大姨夫的长枪更能让她欲仙欲死,但妈妈是爱我的,超越了母子之爱,她舍弃了巅峰的欢愉给了我那么多,我内心深深记得,而且怕我累坏了身子,我们的交合总是被有意控制。

    妈妈也跟我说过娶妻生子,三十大几的人了,她总有美丽不再的时候,但我还是想让她舒舒服服多做几年完整的女人,我爱她。

    【完】

    字节数:44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