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短篇]极尽淫妻之能事_1 > [短篇]极尽淫妻之能事_1第4部分阅读
    」尹丽说。

    「听到什么?」我仍然不放过的问。

    「听到你们做的时候说的话。」尹丽回答说。

    「那你当时是不是很难受,很想要啊?」我追问着。

    尹丽不再做声,她又有点难为情了。

    「听到我们边做边叫边说着滛荡的话,你是什么感觉啊?」我说:「是不是 很刺激?」

    「有点!」尹丽确认了。

    「要不你也说一下?」我说。

    「我才不说呢,说不出口。」尹丽反对的回答。

    「等会我会让你说的」我说:「嫂子,你知道吗?其实我跟小茜都喜欢,边 做嗳的时候边说一些滛荡的话,这样很刺激的。两个人一起刺激着,这样做嗳才 有g情。」

    我这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挑逗起尹丽,还是从她身上的敏感处下手,很快 尹丽就有了状态,我说:「嫂子,你漂亮,你又漂亮,身材又好,肯定迷倒不少 男人吧?」,「没有。」尹丽回答着。「喜欢我这样爱抚你吗?」我问道,「嗯!」, 「不要回答『嗯』,回答『我喜欢』,亲爱的,喜欢我这样爱抚你吗?」,我教 着她说。「嗯,我喜欢!」尹丽开始变更乖了。经过一番挑逗后,尹丽又开始呻 吟了,开始急切的想要,开始央求我:「快点……我要……」,「亲爱的,说我 喜欢听的好吗?」我鼓励着。「我要……快……你喜欢听什么?」,我回答说: 「我要你说『我要大r棒,我要你操我』」,我教着她。「我要……」,我继续 鼓励着:「说『我要你操我』」,「我要你操我,快点……」,「怎么样,说 『操』字是不是有点刺激啊?」我问道,尹丽并未回答而是说:「快点好吗?我 要……」,「说错了,我可不答应你哦。」我说。为了让自己尽快的得到,尹丽 再次说到:「我要你操我,快点……」,在尹丽多次的央求下,我开始慢慢的插 入她的荫道。而每次当她说起一些滛荡的话时,我就给她一次强烈的刺激。让她 感觉到她只有这么说,才能得到满足,在这种调教下,她的潜意识中就会形成一 种只有说粗口才有快感。当然,刚才始,也只能让尹丽慢慢的适应,急不得。 「亲爱的,操你真舒服!」我说。「快点,用力操我。」尹丽已经控制不了自己。 一阵折腾之后,尹丽再次虚脱,我也痛痛快快地尽情的射出j液……

    晚上,回到家里,我把今天操尹丽的事情跟老婆说了,老婆毫无醋意的问道: 「那嫂子今天不是爽得很?」,「那当然,我辛辛苦苦的让她爽。」我说:「老 婆,我们上回说我操了你哥的老婆,你哥是不是也要操我老婆啊。」,「你那要 让我哥来操我啊?」老婆说。

    「如果你被你哥操,你会不会很刺激啊?」我问道,「想过去是很刺激,不 过是乱囵了,我肯,我哥也不肯啊?」老婆说。

    「要不,我们把你哥也拖下水,这样以后我们四个人可以一起做嗳。」我毫 无顾忌的说。

    老婆说:「勾引男人我在行,可是要我勾引我哥哥,我有点下不了手啊。」

    「你不会下不了手的,只要你发起马蚤来,别说你哥了,我看就是爸爸你都敢。」 我说。

    「那我不成了天下最坏的女人了?」老婆说:「老公,我想要。」

    「是不是想着要乱囵了,你有反应了?」我问。

    「可能吧,想着被我哥操,有点受不了啊。」老婆边说边扑到我身上……

    这段时间,我又找了尹丽几次,她在我面前已经完全放开了。人们说通向女 人心里的通道就是荫道。这句话用在良家妇女身上特别有效。尹丽对自己做嗳时 的表现也感到难以理解,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淑女,但到了做嗳时变得如此放荡 感到难以理解,最后也不得承认自己本性还是有滛荡的一面。为了实现四人的乱 伦交换,我准备先实现我跟老婆和尹丽的3p,不过这还得让尹丽变更滛荡些,让 她的本性充分发挥出来。跟老婆商量后,我们决定在我先充分挑逗起尹丽的欲望 时,老婆再出现加入。那一次,在老婆滛荡的表现中,尹丽像是为了争宠,也积 极的学习、配合着,当她看到老婆一口吞入我刚从她荫道里抽出的大鸡笆里,她 楞了一会,我看到说对她说,看到小茜了吧,你敢吗?在我的激将之下,她推开 老婆,帮我口茭起来。当她看着我操老婆的肛门时,她看呆了。也在我跟老婆的 共同努力之下,她的肛门也接纳了我的鸡笆。尹丽的体质比老婆敏感多了,她滛 荡的程度直线上升。这段时间,我被她和老婆,或者同时被她的老婆折腾得也虚 脱了。同时应对两个滛荡的女人,靠身体肯定是吃不消的。

    在一次3p中,我老婆说:「嫂子,你偷了我老公,我能不能偷你的老公?」

    「他是你哥,你想偷就偷罗,我没意见!」尹丽说。

    「是啊,我操你了哥的老婆,哥也应该来操我老婆」我附和着。

    「你们两个啊,把我拖下水不够,还要拖我老公下水。」尹丽说。

    我说:「那你被拖下水,是爽还是不爽呢?」

    「爽死了。」尹丽一边捉住我的鸡笆一边说:「被它搞得爽死了。」

    「要不,培训一下我哥,让我哥也能让你爽死。」老婆帮着腔。

    「那我说干就干吧。明天小茜去勾引你老公。」我对着尹丽说。

    按照三个人商量的计划,第二天,尹丽编了个理由说要外出几天,其实这几 天跟着我到外头鬼混了几天,借这几天的机会,我们在野外,车里,甚至是在有 人经过的温泉池子中,咖啡厅的座位上都留下了我们做嗳的痕迹,也把尹丽滛荡 的本性再次激发,尹丽也得到前所未的感觉。小茜借口家里楼上有要装修太吵, 住进了尹丽的家里。

    老婆勾引她哥哥的过程是这样的(以下是以老婆的口吻叙述的):晚上听到 哥回到家里后,我在房间里,拿出从家里带来的自蔚器开始自蔚,一边幻想着被 我哥操,在自蔚器的刺激下,加上为了故意勾引我哥,我极其滛荡的呻吟着「啊 ……啊……,我想要……,我要男人的大鸡笆……来……操我……」。过了一会 儿,哥过来敲门说:「小茜,你搞什么鬼?不会小声点啊?」,我答非所问的说: 「对不起啊,哥!我想我老公了。你想不想你嫂子啊?」,「快点睡觉,不要吵 死了!」我哥说了声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跟哥在吃早饭,哥显得有点尴尬,我却主动说:「哥,昨晚 对不起啊,吵着你了。」哥没有说话。我接着说:「哥,你昨晚都听到了,当时 有没有想嫂子啊。」哥有点不耐烦的说:「你啊,检点些,快吃吧,我去上班了。」 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哥心里怎么样的,不过我知道男人都是经不起勾引的。

    又到了晚上,哥在客厅看电视,我在浴室洗澡,然后叫着:「哥,帮我拿件 嫂子的内衣吧,我的忘带来了。」过一会儿,哥拿着内衣过来敲门,我将门打开 了一半,露出一半身体,拿过衣服说:「谢谢哥!」然后并未关门,而是在里头 擦着身体,哥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站在哪里,说了声:「小茜,你怎么这么不注意 啊?」我说:「怎么了?看到我了?你是我哥,被你看看有什么关系啊。」哥听 了,有点无奈的走开。

    我穿上内衣后,到哥身边坐了下来,拉了拉内衣,将衣领拉到最低,整个胸 露出一大半,哥转头看了一眼,又迅速转了回去了。我说:「哥,嫂子的内衣我 穿有点大啊。」哥没理我,我接着说:「哥,你说是我更吸引男人,还是嫂子更 吸引男人啊?」,「你这是干什么啊?穿得这么暴露,还跟我说这些。」哥严肃 的话。我回答道:「别紧张嘛,我只是帮嫂子看看你能不能经得起女人的勾引和 诱惑。」,「没大没小的!」虽然哥嘴里这么说着,但他的眼睛出卖了他,因为 他总是时不时的装着看什么东西的,把目光瞟到的胸上,然后又迅速转移目光。 我继续诱惑着说:「哥,你看看我的身材怎么样?」一边说一边直接站到了哥的 面前,「你身材很好啦,快坐下来。」哥开始有点喘气,但还是未轻举乱动,而 且看到哥的下身已撑起了一个小帐蓬。我直接挑逗道,「你都有反应了呀!」, 哥听着,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小茜,你想干什么啊?」,我说:「我刚才不是 说了嘛,帮我嫂子看看你能不能经得起诱惑。」然后我紧贴着哥身边坐下,一只 手搭在哥的大腿上,缓慢的游到哥的鸡笆上,哥并没有躲避,只是呼吸声加重。 「哥,你的小弟弟好大啊?嫂子是不是爽得很啊?」哥还是继续坐着,不说话, 不动作。我把哥的一只手拉到自己的胸前,哥的身子一颤,迅速的把手抽开。 「看来哥的定力很强嘛。」我说道。哥感觉到自己有点受不住了,但兄妹之间的 关系,让他不能接受这种勾引,她突然站起来说:「我回房间了,你自己勾引自 己吧。」说完,径直走向卧室。我有点小遗憾。看了会电视后,我走到哥的房门 前,我直接推开房门,只看哥慌张的盖过被子,原来他正打手枪,一边说:「你 进来干什么?」我径直走到床前,坐了下来,说:「被我诱惑到了啊?呵呵!」, 「好了,你出去吧!」哥哥说。「哥,嫂子不在家,要不然让我代劳吧。」一边 说着一边把手伸进了被子里,一把捉住哥的鸡笆说:「哗,好大啊,难受吗?」 哥还没有反应过来,我掀开被子,然后直接含住了哥的鸡笆,直接用嘴唇紧紧的 裹住竃头,一边用舌尖顶着马眼,然后迅速的左右转动,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 哥紧张的呻吟起来,「哦……哦……」,我进一步把哥的手拉到我的胸前,这次 他没有收回,而是配合的在我的胸前抚摸起来。在我的口技之下,哥忍不住了, 我脱下身上的内衣,坐到了哥的大腿上,自己的荫部也已要湿了一大片,正准备 将哥的鸡笆往自己的荫道里塞的时候,哥突然说:「小茜,不可以的,我是哥。」, 我说:「是我哥怎么啦?你现在不要当我是你妹,当我是你老婆或是女人就可以 了。」边说边把鸡笆塞进了我的荫道里,哥不由的叫到:「啊……小茜,不可以 的。」我根本不理会哥说什么,直接将嘴贴到了哥的嘴上,舌头往里顶,刚开始 哥不让我进入,但不一会,他张开了嘴唇,她的舌头也开始迎合上来。我跟哥换 了一个姿势,让他在上面,然后叫道:「哥,用力操我!」,突然间,我想看看 哥的大鸡笆是怎么操我的,我把哥的上午往上推,然后半直起上身,看到哥的鸡 巴在我荫道里一进一出的,一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我。自己亲哥哥的鸡笆插在亲 妹妹的荫道里,想到这,我突然的高嘲起来,紧紧的抱住哥的腰,嘴里说着: 「哥,用力的操你妹妹,我是你的亲妹妹,用力操我,用你的大鸡笆操你妹妹的 马蚤b 」,在我的浪语中,哥射出他的j液,射在了妹妹的荫道里,自己刚过去的 高嘲,但感受到哥的j液在自己的荫道里,就在这一瞬间,我居然又有了一次高 潮。天啊!难道这就乱囵的快感和刺激?

    g情过后,哥躺在一傍不说话,或者他这会不知该说什么?我问道:「哥, 爽吗?」,哥仍然没说话,我追问着:「哥,跟我做嗳爽,还是跟嫂子做嗳舒服 啊?」,「小茜,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啊。」哥还是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 知道你是我哥,但如果你很舒服的话,这些就不重要了。反正跟你做嗳,我感觉 很爽很刺激。」那一夜,我成了哥的女人,搂着他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我睡过来,看着哥还没醒,他的鸡笆软软的瘫在一傍,看着看 着,我想到被哥操的样子,我一下子就有了冲动,我将哥变小的鸡笆含在嘴里, 感觉到它在慢慢长大,哥也醒了过来,看了我一眼,但他此刻只愿意享受。不一 会儿,小鸡笆又变成硬梆梆的大鸡笆了。他受不住了,转身就要操我,我迎合着, 在荫道里操了一会,我问:「哥,你觉得我好还是嫂子好啊?」,「你好!和你 嫂子做嗳没什么感觉。」哥回答到。「呵呵,哥,你跟嫂子做嗳没什么感觉,那 是因为你们配合不好。」我帮他解释着。「哥,你操过嫂子的肛门吗?」,「没 有,她不肯,我也就没有强求。」哥回答到。「哥,你来操我的肛门的吧。」我 说完,调整了体位,把自己荫道口的滛水涂到肛门口,然后将哥的鸡笆往自己的 肛门里塞,让哥的鸡笆慢慢进入。「小茜,你怎么这么滛荡啊?」哥问道。「是 啊,你不知道自己的亲妹妹这么滛荡啊?」我说。「我怎么知道。」哥回答道。 「这都是我老公的功劳。」,「要是你老公知道我们这样,他会怎样啊?」哥问 道,「不会怎么样啊,而且他还会很刺激很兴奋的。」我回答着。「怎么可能!」 我们一边说着一边操着,哥经受不起肛门的刺激,很快就射了。但我没有得到满 足,只能靠自己的手滛来解决。

    「你刚才说你老公知道了不但不会生气,还会很刺激很兴奋?」我问道。

    「如果你老婆和别人做嗳了,你会怎么样?」我反问道。

    「那我肯定会受不了,哪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哥哥回答着。

    「呵呵,哥!我老公不一样,他可伟大了。」我说。

    「伟大!什么伟大?」哥不解的问道。

    「我老公让我享受性的快乐,让我从性中得到解放,你觉得你跟嫂子做嗳时, 嫂子很快乐吗?」我说着。

    哥一时没有回答,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性是多美妙的事情啊?如果嫂子,作为一个女人,不能从中得到快乐,你 不觉得可惜吗?」我追问着,接着又说:「女人能不能得到性的快乐,主要靠男 人,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要靠男人的给予和帮助。我老公伟大就伟大的他为能 让我得到快乐,他并不介意我和男人做嗳,而且在老公的同意之下,我和别的男 人做嗳时,没有任何压力和负罪感,只有快乐!」

    「你们好奇怪!」哥还是有些不解。

    「你不相信啊?」我说,「你不相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怎么证明啊?」哥问道。

    「要不,我这会打电话给我老公,然后我告诉他我正在被男人操,你看他是 什么反应?」我说道。

    哥听到我这么说,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可以感觉到哥听到这句话,感觉到 强烈的刺激。

    我已经拔通了老公电话,然后按下了听筒键,对老公说道:「老公,你在哪 里啊?」

    「我在外地出差呢。」

    「老公,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我直接问道。

    「你在干什么啊?」老公问。

    「老公,我告诉你哦,我这会正在和别的男人做嗳。你相信吗?」

    「相信,我老婆这么马蚤,一天没有男人都受不了的。」

    「那你知道我在跟谁做嗳吗?」哥听到我这么问,连忙冲我摇着手,我没理 会。

    「我不知道啊。你告诉我啊!」老公问。

    「算了,我不告诉你。他刚操过我的肛门,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啊,让他把你的肛门操松点,这样就不会那紧了。」老公无耻的回答。

    「亲爱的,要不你回来,跟现在这个男人一起操我吧,我想你了。」我说。

    「我赶不回去啊。只有让他多辛苦点,回头我请他吃饭,感谢他操我老婆。」

    哥听到这些对话,是他闻所未闻的,鸡笆又再一次葧起,开始寻找我的荫道, 我并未急于让他进入,而是先含住他的鸡笆,然后支支吾吾的跟电话那头的老公 说:「老公……他把鸡笆塞我嘴里来了。」

    「他的鸡笆大不大啊?」老公问着。

    「比你的大哦!」我调皮的说着,其实哥的鸡笆没有老公的大。

    「老公,你来操我的马蚤b 吧。」我对着哥哥说。

    「我没办法去操你啊。」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不是跟你说的,我跟现在的老公说的,老公,快来操我的马蚤b 吧。」我又 重复了一遍。此时哥急不可奈的插进我的马蚤「啊……老公……他的大鸡笆又进 插进来了……好爽……」我开始滛叫着。

    一边叫着一边把电话扔在了一傍,开始配合着哥,又开始叫道:「哥……哥 ……用力操我,操你的亲妹妹……」声音传给我电话那头的老公耳里。

    这一轮g情过后,哥突然发现电话没挂断,他连忙去挂断,然后说:「小茜, 刚才你叫我哥,都被你老公听到了?」

    「可能吧?不,肯定听到了。」我说着。

    「那怎么办?」哥急切的问。

    「不用怎么办啊?我老公知道又不会怎么的。你放心好了。」我安慰着哥哥。

    这几天,哥已经没有心理压力了,而我也沉浸在与哥哥乱囵的快感中,这是 老公,也是其他任何男人无法带给我。而因为我的滛荡和性技巧,哥也享受着与 嫂子做嗳时从未有过的感觉和刺激。

    几天后,嫂子回来了,我们一见面,我朝她诡异的一笑,她也回敬我诡异一 笑,看来她已经知道我勾引哥哥成功,当然,老公肯定已经告诉她了。嫂子回来 了,我也该回家去了,让嫂子跟哥哥疯狂一下了,当然,他们的疯狂才刚刚开始 ……

    老婆成功的完成勾引哥哥的任务后,告诉我乱囵的感觉得奇妙,每当她哥的 鸡笆在她荫道里插一回,她就被下贱、滛荡的感觉袭卷全身。我看时机差不多了。 找了个机会,我和老婆到她哥哥吃晚饭,事先跟尹丽通了个电话,让她准备好晚 上的盛宴。

    到了雁平家,当着老婆的面,我直接问道:「哥,我老婆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哥故做不知的样子。「好了,哥!我都被你操过了,我老公又 不生气,你还装什么装。」老婆帮腔着。哥看到这情况,知道再装下去也没什么 意思,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我继续补了一句:「哥,没关系,只要大家快乐 才是真的快乐嘛。」,「是啊,哥,你放心好了,我老公也不吃亏的,因为你操 了他老婆,他也操了你老婆。」老婆直接告诉了雁平真相。听到这个,雁平脸色 突然一沉,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我接着说:「哥,你觉得近来嫂子的变化 很大吗?那可都是我的功劳啊。」听到这些,雁平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正在他所 点尴尬的时候,尹丽上来了,一把抱住雁平说道:「老公,爱我吗?」雁平被老 婆突然这么一来,放倒有点放开了:「嗯!」,「是不是因为我现在风情万种才 让你爱我的啊?」尹丽这个时候,当着大家的面说着这些以往她想都不敢想的话。

    「哥,你看!你的小帐蓬又搭起来了。」老婆突然喊了出来:「是不是又想 要我了啊?」

    正在雁平不知所措的时候,尹丽说:「小茜,要不然你帮帮你哥呗!」

    「遵命,嫂子!」老婆应声就上前,解来雁平的皮带,将裤子往下脱,然后 含住她哥已葧起的鸡笆,而尹丽此时也在上面亲吻的自己老公的脸夹。雁平在两 个滛女的双重夹击之下,早已没了主张,只能任其发展。

    「我也要,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的。」我在一边装做无辜的样子喊着。

    「你都操我们俩那么多次了,今天该让我老公享受一下了。」尹丽抢先说道。

    「是啊,老公,你就先让我们伺候一下我哥,让他先享受一下齐人之福」老 婆也附和着。

    「好吧!你们先,哥,你先享受吧!」我只能这么说了。

    不一会儿,他们三人都已经一丝不挂了,只见雁平正操着他妹妹,而尹丽在 一边叫着:「老公,我要你操我,你不能总操你妹妹,我才是你老婆。」

    「不要,哥,我要你操我,我是你亲妹妹。等操完后再操你老婆。」小茜不 服气的争着。

    我一边看着,一边脱了自己的衣服,走上前去,老婆看到我在一傍,叫道: 「老公,你看,我可被我哥操,你喜欢我被我哥操吗?」

    小茜这么叫着,一句话仿佛刺激了所有人。尹丽这时也欲火难耐的向我扑过 来,「老公,你操你妹,我就让你妹夫操。」

    「去吧,让我妹夫操你吧。」雁平说出这句话,表明他这个时候已经放开了。

    我让尹丽像我老婆一样,跪在沙发前,趴在沙发前,一边雁平从后面操着自 己的妹妹,我也一边操着尹丽。

    「老公,你可看到我被操的样子吗?」尹丽扭过头来对着她老公说。

    四个人都这滛乱的场面刺激着,操与操着同时进行着,空气中弥漫着滛荡的 气息,随着两个女人啧啧的滛水声,我跟雁平交换着操着,但雁平明显一下子受 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很快就射在我她妹妹的口里,尹丽见到,直接将自己的嘴贴 到小茜嘴上,两个女人亲到了一起,雁平在j液被两个女人争抢着,最后都她们 吞得干干净净,尹丽明显不满足,又把嘴凑到雁平已射完精的鸡笆上,将上面的 j液舔得干净。

    「嫂子,你这个时候同时享受两根鸡笆,感觉怎么样啊?」我老婆问道。

    「嗯!我喜欢男人的鸡笆,越多越好!」尹丽滛荡的叫着。

    而我老婆此时根本没得到满足,又开始跟尹丽抢起我来。「老公,我要你来 操我。」

    「不行,刚才我老公都先操你了,现在我要你的老公。」尹丽丝毫不让的说 道:「操我……用力操我……在我老公面前用力的操我的马蚤b 、烂」

    我看着两个的争抢说道:「看看你们两个谁更马蚤,更滛荡,我就先操谁。」

    「老公,快来操我,我的马蚤b 被无数的男人操过,嫂子的b 才被你跟哥操过, 没有我滛荡。」老婆这句话一出,尹丽一时无法应对。我也只好先转向操老婆。

    尹丽正在被我操着兴起时,突然我抽出了鸡笆,听着她大叫一声:「不要… …」

    「你没有我老婆马蚤啊,我只有先扣她了。」我说。

    「不要,我更马蚤。我要你操我。我是个脿子,我等下就去当脿子,让任何男 人来操我,我不收钱。」尹丽气着表现自己的滛荡。

    雁平听着自己的老婆这么喊着,在一傍说道:「老婆,你去当脿子吧,被无 数的男人操过后再回来。」

    「我还要当母狗,让所有的公狗干,干我的马蚤b ,干我的屁眼。」尹丽不达 目的誓不罢休的争马蚤。

    「好吧,我先操马蚤母狗。」我说完,从老婆肛门中拔出鸡笆,转向尹丽的马蚤 b 里。

    「老公,操我!你再不操我,我就到工地上,让下贱的民工操我,我就去做 个下贱的烂女人,喝光他们的j液。」老婆不依不饶的。

    「嗯,老婆,还是你马蚤,你下贱!我来操你,你哪里想被操?」我问道。

    「哪里都想被操,我要很多男人同时来操我。把我嘴、荫道、屁眼都塞满。」 老婆还在卖马蚤。我只有先操着,直接插到了她的荫道里。

    「不要啊,我是最马蚤的,我在外面被你当着行人的面操过,我还要在叫。」 尹丽又开始争着,眼里流出渴望、饥渴的目光。就在这里,雁平恢复了自己的鸡 巴的硬度,叫到:「老婆,还是我来操你吧。」

    老婆看到雁平恢复了,又叫着:「哥,你来操我,我喜欢被亲哥哥操,你喜 欢操你的亲妹妹吗?,哥,我要你的鸡笆插我的烂b 里,让你狠狠的操。」

    尹丽也跟着叫道:「我明天把我爸也叫来,我让我爸来操我,我要被我爸操。」

    「我也可以让我爸操,哥,你去操我们的妈,我让咱爸操。等下我们就回家, 我们一家四口一起乱囵。」

    在这无法滛乱的刺激下,我们四人不知高嘲了多少次,鸡笆硬了又软,软了 又硬,两个女人叫声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