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进击的巨人之南岸 > 进击的巨人之南岸第8部分阅读
    一起,一改平时极快的生活节奏,慢慢悠悠的在稀稀拉拉的人群中穿梭行走着。

    初春的太阳并不耀眼,也并不炽热,不过温暖足够。陪着凉凉的小风偶尔吹过自己,还是忍不住打个哆嗦。

    “小鬼这么怕冷。”略微嫌弃的看了一眼已经穿的足够厚实的墨蓝,利威尔凉飕飕的飘了一句。

    “切。”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看了看身旁的男人,简洁的黑色风衣,十分随意的敞着怀,而且据目测似乎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

    不过也太过随意一些了吧!想到这里,忍不住四处瞟了瞟,不出意料,果然有几个小姑娘侧目偷瞄自己身边似乎什么都没在意的男人。

    稍稍吞了吞口水。呐,自家兵长大人真的很迷人。

    脚步不自觉的停了一下。

    而身边的人因为自己也停了下来。

    墨蓝无视掉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略粗鲁的抽出爪子,然后一边扣扣子,一边一字一句的说道。

    “喂,即使你不怕冷,以后也不许这么豪放的不扣扣子,听到了吗!”

    认真地扣完扣子之后,略一抬头,墨蓝色的眸子与深蓝色的眸子相对。

    “小鬼居然敢命令我呢,”似是面无表情的说道,却有一丝淡淡的不易被察觉的温柔流露出来。

    “不过我喜欢。”轻轻揉乱了少女茶金色的头发,便迈开步子向前走,依旧不快。

    少女略一整理,追赶上前方的男人。双手攀上他的胳膊,亲昵自然。

    “兵长,我们回兵团吧。”一只手悄悄贴到自己的脸颊,想要稍稍降降温。

    “嗯。”

    “那个少女似乎很幸福。”低低的嗓音在无人的巷子中显得略微渗人。

    “是啊,幸福的我好嫉妒呢。”熟悉的嗓音说着并不熟悉的话。

    “其实你也很幸福。”淡淡的叹气,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

    “唔,是吗~其实啊,我现在的幸福,也是拜她所赐的呢。”清脆的女声回响在巷子中,略带笑意。

    黑暗中的身影依旧模糊,鸭舌帽被压得极低,低的甚至看不到这个人的眼睛。五官隐隐约约,但被阴影所遮盖。唯一能看清的是,仿佛被精致雕刻过的嘴角微微上扬,扬起一个不咸不淡却又及其勾人的弧度。

    “可以说,没有她,就没有我。”

    “的确,比常人来说,我的确是幸福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语调微微颤抖。

    “只是啊,这东西,本质是不属于我的。”

    “这种存在着被夺走的危险的幸福啊,”淡淡的带着丝醉人的语调的声音稍稍顿了一下,“宁愿不要。”

    “呐,可是,我能不要吗?”

    “不要的话,是会死的呢。”少女撑起倚着墙的身子,声音中多了无辜的感觉。

    “况且,我真的很讨厌她呢。”

    况且,我真的很讨厌她。

    鸭舌帽少女转身走去,初春的凉风吹过少女美丽的茶发,使得少女的身影显得更加纤细。

    走出巷子的那一刹那,两个少女擦肩而过。

    少女身旁的男人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向后看了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深的,都看不见里面的情绪。

    更加握紧自己手中纤细的小手,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往该去的地方走去。

    有时,第一直觉总是最准的。

    【2333有木有一种要出大事了的感觉呀~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五十七章 好久不见

    某两人悠闲的在街上闲逛,可与此同时,不免有人为这‘失踪’一上午的两人担惊受怕。

    “一大早就没见蓝蓝,连兵长都没来训练……”佩特拉略微担心的表情被韩吉看的一清二楚。

    “啊呀,安啦小丫头,他俩还能出啥事么?就算是十头巨人放他面前倒霉的也只有那十头~”韩吉一如平时吊儿郎当,似乎丝毫不担心不见踪影的两人。

    “小丫头该干嘛干嘛去吧,他俩有事巨人吃了一米六我也不信!”然后韩吉甩了甩酒色的头发,“我得去看看恩佐了,先告辞了。”

    佩特拉看着韩吉远去的背影,突然想起墨蓝不在,雪球一定还没喂,于是乎,脑海中想着这团白色的大绒球,略带心事忡忡的神色,也就离开了。

    此刻的训练场上,因为刚刚训练完,没有一个人影,如果不是还有淡淡的属于人类的气息,初春的凉风吹过,倒真是显得没有一丝人味。

    两人迈着一派悠闲的步子回到了兵团,于是乎便分道扬镳,该回办公室的回办公室了。

    然后孤零零的某一只茶发少女便逛到了韩吉的领地——

    “啊哟死丫头,你还知道过来看看恩佐?!”正在和某巨人大眼瞪小眼的韩吉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头也懒得回的悠悠开口。

    “哎呀韩吉分队长大人,我哪有忘记嘛,我这不来了嘛。”默默翻个白眼,不过扒拉扒拉手指头,也的确很久没有过来找韩吉了。自从读心事件开始。

    “哼。”韩吉轻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墨蓝只是坐在离韩吉不到十步远的凳子上,看着韩吉只与那只名叫恩佐的巨人静默着。

    其实明明有什么想要跟身后的女孩说的,但似乎憋在胸口,感受无法言喻,所以倒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哎——”刚刚转过身子来,想要展开话题,却看到少女墨蓝色的双眸,不知何时已经藏在眼皮之下。

    无奈的勾起嘴角——这个死丫头,这么毫无防备的睡在异性旁边,不怕发生什么嘛。

    无奈之余多了些欣慰。

    毕竟,这是相信自己的一种体现吧。

    坐在少女身旁,抬头看着天边流云浮动。想来,自己也难得这般安静。

    “唔……”墨蓝轻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啊哟死丫头。”韩吉嫌弃的看了一眼还沉浸在睡意之中无法自拔的某女,笑眯眯的同恩佐道了声再见,然后转身离开,墨蓝同学这才发现原来天空已经透出了一丝微红。是夕阳的颜色。

    急忙起身想要追上韩吉,却在起身的时候发现带着丝丝余温的墨绿色披风,披风上俨然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自由之翼。

    追上了韩吉,将手中刚刚叠放整齐的披风递给他,却发现表情有些怪异的利威尔,停在自己的右前方。

    “啊哟兵长,晚好。”笑嘻嘻的打声招呼,毫不在乎的把墨蓝刚递给自己的披风披在身上,然后又笑眯眯的朝墨蓝挥了挥手,迈着一向轻快的步伐,朝着自己宿舍的地方走去。

    “小鬼,走吧。”声线一如既往的平淡,却总让墨蓝觉得透出了一丝古怪,只是认为是自己的多想,于是跟上利威尔的脚步,离开了。

    之所以感到奇怪,是因为,利威尔在见到墨蓝的那一霎那,微微愣了一下。

    ‘小鬼,怎么会和那个四眼在一起……’

    第五十八章 喵——

    场景切换=

    茶发少女走在军团里,步伐轻盈,唇边摆着无法忽视的亲和弧度。

    傍晚,走在路上会有许多人亲切的打招呼,少女嘴角噙着美好的微笑,眼波盈盈的朝每一个亲切的向自己打招呼的人们回礼。

    “墨蓝晚好~”同期的训练生向茶发少女打招呼。

    “晚好哟,要早点睡呢~”脸上笑容的弧度没有削弱半分。

    少女走到了房子的拐角处,脸完全被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房屋所打出的阴影湮没,揉了揉已经僵硬的面部肌肉,眼角处稍稍跳了跳。

    “啊咧,人缘这么好啊~”脑海中的大略过了一下,仅是走了三条街的距离,居然有那么多可爱的孩子跟我打招呼呀。

    真的是好可爱的孩子呢。

    “啊呀人缘这么好的孩子那么一定是一个很乖很可爱的孩子呢。”

    嘴角发自内心的扬起一个弧度,理了理身上调查兵团的军装,轻轻揉了揉脸颊,摆出一副自然亲切的表情,继续向目的地出发。

    少女视力极好的发现了,目的地附近有人出现。

    在拐角处隐住了自己的身体,仔细的聆听这‘突发状况’。

    “哎?蓝蓝又不在啊。”佩特拉用墨蓝给自己的房门钥匙,轻轻旋开房门,站在门口朝里张望着,除了几样简单的家具,没有看到人影。

    脚边的雪球明显刚睡醒的样子,正亲切的蹭着自己的脚踝。佩特拉轻轻蹲下身子,暖金色的眸子里正是雪球喜欢的温柔色彩。

    佩特拉用指腹摸摸雪球的下巴,然后说道:“小雪球,你知道蓝蓝在哪吗?”

    雪球享受的蹭蹭佩特拉的指肚,眯起眼睛极为舒服的样子。

    突然——

    雪球睁开原本轻眯的眼眸,湛蓝色的眼瞳完全是警惕与不安。

    “喵——”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心脏跳的飞快,内心这种不安完全侵入雪球这小小的身躯。

    拽拽身边少女的裤脚,示意她跟自己一起走。

    少女会意,却没想到身边这小小的白色团子跑的飞快,自己只好跟着她奔跑起来。

    ——快点找到墨蓝比较好。

    与此同时,隐在暗处的少女现身出来,美丽的脸庞微笑淡了几分。轻巧的走到门口,轻而易举的进入了房内。

    少女微笑,纤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桌角,又慢慢踱步到窗边,抚摸着一尘不染的窗框,抚摸着柔软的蓝色棉被。

    简直轻松地没意思。

    把身上别着的铁丝轻巧的扔在了垃圾桶里——没错,那铁丝本是用来撬锁的。

    她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呢——

    谁也不知道。

    离开房间时,初春微凉的晚风透过半开的窗子,轻柔的吹着。风这种东西,可以很轻易的将一些细微的,本就不已被发现的尘埃吹去。

    很好,一切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雪球带着佩特拉,仍然在四处寻找着墨蓝。

    最后,找了一大圈居然是在女生宿舍的门口发现了一脸懵懂的墨蓝。

    “诶?你们俩一齐找我啊,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墨蓝歪了歪脑袋,询问佩特拉。

    “喵——”

    第五十九章 小黑屋

    “没什么要紧的事。”佩特拉温柔的笑笑,然后拉着墨蓝往回走。

    雪球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警惕的蓝眸提溜乱转。

    走到拐角处,却见雪球尖叫了一声,然后风一般的冲进屋子里。

    佩特拉微微顿了下步子,随即满眼歉意的朝墨蓝笑了笑,“抱歉啊蓝蓝,刚才我来找你,见你不在,竟然忘记关你屋子的门了。”

    墨蓝显然没把这个小事放在心上,仅是安慰的朝佩特拉笑笑,然后拉着佩特拉进了屋。

    “没关系啊,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一进屋,便看到雪白的团子受了惊似的看着自己。然后又在房间四处打圈,仿佛在找什么。

    墨蓝狐疑的看了一眼雪球,然后对佩特拉说:“这死团子找什么呢?我屋里除了美女可没有什么母猫。”

    正在寻找感觉中那一丝不对劲的雪球‘虎躯一震’,哀怨的看了一眼已经在一旁坐着闲聊的俩姑娘,心里腹诽:“没有一点警觉性的人类!!!”

    场景切个换~=

    一间小黑屋。

    屋子里面就像外表一样黑。

    里面安静的似乎连掉根针都会把这份静谧给打破一般。

    茶发少女嘴角悠闲地勾着一抹笑,眯着眸子,优雅的翘着二郎腿,身上早已不是调查兵团的衣服,不过色调几乎与阴暗的环境融为一体。

    手中把玩着一个极为小巧的金属环,因为着实阴暗,看不清明。

    突然,房间里似乎能听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了。只是,除了少女耳上的耳麦,谁也听不清明。

    “啊哟,墨墨还真是个好运气的孩子啊……能捡到这么一只宠物真棒啊~”少女的声音依旧轻巧,而又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这小肉团还真是忠心呢,明明心里害怕的心脏都快要跳动的碎掉了却还是要来寻找什么啊~”

    “真是想让人好好疼爱一番,”少女认真地听着,嘴角的弧度慢慢上扬,“然后玩坏扔掉抛弃,这样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了好棒呢~”

    “啊咧~”少女听到了一句话,然后忍不住掩面笑了起来。

    “墨墨啊墨墨,值钱的东西是没有啦,不过墨墨可爱的样子可是很值钱的哟~”

    值钱呢值钱~真是可惜,明明是那么平常的孩子为什么可以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玩耍嬉戏打闹呢~

    墨墨怕黑夜吗?墨墨怕没有朋友吗?墨墨怕自己不是自己吗?

    呀,墨墨好胆小。

    不过确实是个招人喜欢的好孩子呢~

    听着墨蓝与佩特拉的闲聊,茶发少女摸了摸自己的美丽的茶色长发,毫不在乎的扯下几根,端详着,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又随手丢掉了。纤长的手指顺着自己光滑饱满的额头,滑到自己的墨蓝色眸子处。

    纯净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尖锐的指尖。

    突然,冰凉的手指被同样冰凉的大手裹住。

    “小姐。”冷淡的两个字,足以表示出自己的意思。

    茶发少女勾起一个美好的微笑,然后轻轻甩开那只手,然后接着把玩不知何时套在自己左手小指上的金属环。哦不那已经可以说是戒指了。

    借着被风刮起而透进一丝月光而看清的戒指。

    有些黯淡的玫瑰金戒指,戒指内壁清晰的写着——ystery。

    【ystery。】

    第六十章 生日

    第二天,一早,阳光便透过窗帘小小的缝隙倾洒进来,雪球迎着光芒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惬意的躺在软软的枕垫上。

    “果真是个好天气呢~”温柔的语调昭示来人的身份。

    佩特拉微笑着进来,手中拿着温温的早餐。

    “蓝蓝,该起床了哟。”一如平常,那般亲切的唤醒还在梦境中的少女。

    少女揉揉眼睛,懒洋洋的对站在自己面前的佩特拉道了早安,随后爬起来穿好衣服。

    手中拿着温温的番薯,就着温温的豆奶咽下,拥有美好天气的一天美好的开始了。

    四月初的天已不是那么寒冷,只是早春的微风中依旧伴着凉意。

    与此同时。

    茶发少女用蓝色的发带扎起美丽的长发,发梢处微微弯曲,一张鹅蛋脸上毫无修饰,却又毫无瑕疵。

    换上蓝色的连衣裙,穿上蓝色的高跟鞋,少女走出了房间。

    巫师说,今天蓝色是幸运色,所以一定要穿上蓝色的衣服。

    少女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礼貌的道了谢。

    走出房间,才知道少女住的地方是何等贵气。

    以少女二楼的视角,奶白色的大理石楼梯,水晶玻璃做的旋转门,高大的柱子上似乎是镀了层金,闪闪发光。唯一一点却是,整个大厅明亮却不见阳光。

    少女嘴角带着丝嘲讽的弧度,扶着扶手,慢慢的走下楼梯。

    “小姐好。”楼下的两个女仆穿着淡蓝色的衣服,见茶发少女走下,恭敬的弯腰问好。

    少女理都不理,径直走向会客厅。

    会客厅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美食,然而在会客厅的,除了这些食物之外,只剩下少女一人独自倚靠在门口,嘴角嘲讽的弧度越发深刻。

    “蓝蓝,已经到了啊。”空灵且温暖的声音在少女背后响起。

    少女转过身,茶金色的发尾在空气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

    “母亲大人。”微微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在女人可以看得到的角度上,嘴角勾起的是美好而又温暖的弧度。

    “蓝蓝,先吃一点垫垫吧,再过两个小时,王都的贵族们就来了。”女人温柔的吩咐道,给予少女一个温柔如微风般的笑容后,便上了楼。

    少女轻轻点头,然后便捻起一块面包,涂上红艳的番茄酱,放入了嘴中。

    果然,红色会比较让人有食欲。

    像鲜血一般的颜色怎么可能不好看呢。更何况味道是那么可口。

    吃了一块面包,少女便上了楼。房间是淡淡的浅蓝色,墙壁上是光斑的图案。

    是啊,一个永远无法触及阳光的少女怎么会不向往温暖的阳光呢。

    闭了闭眸,随手拿了一本书,翻弄起来。

    《海滨墓园》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诞生之日。”少女平静的声线响起。

    “今天刚好多风呢。”

    “初春的季节,诞生。墨墨,你生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与新生的季节。”

    “我们一起努力生存好吗?”

    “不要先死哟。”

    闭眸微笑,笑容干净纯粹。

    “生日快乐哟,墨墨。”

    生日快乐哟,阿浅。

    第六十一章 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宽敞的房间里,茶发少女斜倚在沙发上,插着耳麦,听着细细碎碎的声响。

    ——“今天四月一号了。”隐约听到的是韩吉的声音。

    “是啊,三月过去了,春暖花开时,蓝蓝的生日也来了。”佩特拉抚摸着雪球柔顺的毛,眼中溢满了温暖。

    “你说,这个生日给她过的感性一些还是活泼一些?毕竟是生在一个这么活泼的日子里~”韩吉推了推眼镜,眼睛里泛出精明的目光,显而易见的是想让佩特拉选后者嘛。

    “这个嘛,我觉得蓝蓝可能会喜欢后者咯,毕竟她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

    睁开眸子,墨蓝色的眼眸里充满了讥讽,刚才耳麦传来的讨论声就想一根无形的针一般,狠狠的扎在了少女的心里。

    同样都是生日。都是四月一日。

    墨墨是好友准备的惊喜,而自己却是变相的商务交谈。

    耳麦中传来的一字一句对于自己都是莫大的讽刺。

    呵呵呵呵。真好笑啊。

    少女走到书架,翻出自己无意间找到的相册。俨然是孩童时代的‘自己’与家人开心的享用蛋糕的场面。小小的脸上洋溢的笑容简直明媚的让少女无法直视,小巧的脸蛋上被抹上了一记纯白的奶油,气氛何止是耳麦中可以媲美的?

    可是自己,连那都不如呢。

    呵呵,同是在这天出生,你依旧像公主一般被他人百般呵护。

    ‘do you know i   fool?’

    墨墨,为何我的四月一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墨墨,若是你的存在她被发觉,那么我就真的变成一个笑话了呢。

    “呵呵~”轻笑一声,茶发少女轻轻摇了摇头,此刻的她,倒是只想轻轻的笑一笑。

    “小姐,宾客差不多要来齐了,请您准备一下,夫人让您马上下去。”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少女转过身去,目光波澜不惊的扫向黑衣男子,然后道。

    “嗯,我知道了。”随后,少女迈开步伐,走出了房间。

    一路走到会客厅,可以隐约的听到古典音乐柔和的曲调。

    母亲一身黑衣礼服,简单却又高雅,乌黑亮丽的头发高高挽起,即使已经称不上是年轻,但却美貌依旧,比那些王都的贵族少女更多一丝成熟,气质无比清灵,周身仿佛有一层淡淡的光晕。

    “母亲。”少女走向女人,微微弯腰行了一个礼。

    “蓝蓝,”女人微微扬起笑容,然后自佣人手里拿过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便给了少女,“这是给你的礼物。”

    “多谢母亲。”少女双手接下,低垂着的眼眸看不出什么色彩来。随后女人慢慢走向厅前的台子上,少女也将礼物递给了身后的黑衣男人,随即走向自家母亲。

    “欢迎各位王都贵客们莅临寒舍特地参加小女生日……,再次感谢大家,希望今晚大家玩的愉快。”即是说的是千篇一律的官话套话,但这种场景下却不得不说。

    少女斜倚在角落里,目光扫视着各位贵族,越发觉得这个生日聚会十分无聊。

    “宴会的主角怎么能少呢,浅浅?”低沉带着丝轻佻的语气自少女耳边响起,少女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与黑衣男子来开距离。

    “浅蓝小姐——能否与我共舞一曲?”黑衣男子伸出手掌,做出邀请的姿势。

    名为浅蓝的少女刚想做出点表态,现场明朗的灯光却已经暗了下来,在场所有的男男女女开始起舞。

    浅蓝墨蓝色的眼睛在阴暗的灯光下晦明变换,几秒后开口道:“仅此一次。”

    “下不为例。”男子略带俏皮的眨眨眼,便牵起浅蓝的手向舞池中央舞去。

    全场变作深蓝色的光。

    舞曲即将结束之时,黑衣男子环住浅蓝,轻轻开口道。

    “浅蓝小姐,生日快乐。”

    “呵……”轻轻推开男子,嘴角露出不明意味的笑容。

    在男子眼里,或许带着丝开心,然而在浅蓝眼里,有的只是嘲讽。

    不过是个笑话罢了,何必当真?

    第六十二章

    清晨一抹阳光擦过皮肤。墨蓝不适的皱皱眉,略艰难的睁开眸子,还未适应阳光的眼睛被刺的再次闭上。

    用手遮掩住阳光,这才起来。

    或许是庆生什么的,喝了点带酒精的饮料,导致本身不胜酒力而又熬了大半宿的墨蓝脑袋昏昏沉沉的,轻轻一用脑子,都一阵沉重的疼痛。

    一双修长的手伸到墨蓝的脑袋旁边,温柔的揉着自己的太阳|岤,让自己感到一阵舒适。

    3。。2。。1。。!!

    这手是哪来的?!

    蓦然张开眼眸,快速的转过身去,看到一脸异常不对劲表情的利威尔。

    何为不对劲呢?

    据了解,利威尔这人,面部表情就有一个冷字可以形容,俗称面瘫。所以说呢,只要有非面无表情的情况便是不对劲。

    见墨蓝回过头来,便放下手,恢复到正常状态后,一脸嫌弃的看了眼墨蓝,然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墨蓝的视线。

    墨蓝很抑郁的看了看周围,这明显就是兵长的办公室嘛!当时不应该借了食堂在那里给自己庆的生吗?这是什么情况?

    还有那嫌弃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郁闷的思考了一阵,除了感受到脑袋疼以外,一点想法都没有。

    歪倒在沙发上,蜷缩在一起。眼皮又开始打仗了,完全是没睡醒啊……

    手指轻抚自己的太阳|岤,感到一阵酥麻的感觉……

    不,好像是从心底传来的感觉,麻麻酥酥的,触电般的感觉。

    然后,墨蓝毫不大意的再次在沙发上呼过去。

    &p;p;gt;&p;p;gt;&p;p;gt;

    在集合的时候,利威尔略略扫过这群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兴趣盎然的看着自己的自家士兵们,然后很明显的挑挑眉。很明显啊,队列里少了一个大菇凉~

    利威尔简略的布置了一下任务,迅速解散一群人,然后一脸不明情愫拉着佩特拉直奔女生宿舍。

    拽到墨蓝房门口,佩特拉了然的打开房门。里面空无一人,明显连回来过的痕迹都没有。

    利威尔挑眉,索性不去找了,迈着一贯的步伐朝训练场走去,佩特拉锁好门,乖乖的跟在身后,一声不吭。

    ‘这群白痴,他们在脑补什么?!’

    兵长一进训练场,第一反应便是这个。

    一看平时训练嘴撅的能挂酱油瓶的这群货一个个的眼里放光,一边做着训练一边明显的在眼神交流。

    利威尔挑挑眉。

    佩特拉站在兵长旁边,看到今天不知看到了多少次兵长挑眉的表情,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嗯,战友们,你们自求多福哈w

    利威尔正想如何处置这群白痴的,目光一扫就看到了韩吉同学。

    于是——

    “喂,四眼,我们来格斗吧!”利威尔一贯风格简单粗暴的发出挑战。

    “好啊。”韩吉笑。

    “呐,你们说我和这家伙,谁能赢。”

    “尽管下注就好哟~”

    糟糕!

    几个人暗叫不好,互相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

    “是平手吧!”

    韩吉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嗯,很好。下注输了的训练场五十圈。”

    于是呢——

    他们自然是去乖乖的跑步了。

    利威尔和韩吉也是畅快的打了一局。

    谁输谁赢呢?

    ——

    “一米六。你的格斗真不是盖的啊。”韩吉推推眼镜,笑眯眯道。

    “切,你还早着呢。”利威尔瞥了一眼韩吉。

    “看着这群白痴跑完再走。”然后应着夕阳扬长而去。

    【阿陌临近中考偷偷上来更一章,略欢脱,略温馨。中考考完之日必定恢复更新,待我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