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腹黑毒宝拖油瓶 > 腹黑毒宝拖油瓶第28部分阅读
    前。

    这些人想要蔚蓝回去,目的也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

    想要利用他的蔚蓝,那就要问问他拓拔白玉同不同意了再说。

    代价

    “蔚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回拓拔府一趟罢了,你又何必这般生气。”云清飞扬似乎真的没有恶意一般的很友好的说明着自己的来意。

    “蔚蓝,就算你气当年的事情,可是都已经过去了。而且,当年的事情,也有很多是你的不对。蔚蓝,不要再这般生气了。”

    “云清飞扬,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些人要我回拓拔府是做什么。如果,你再废话的话,我拓拔蔚蓝不介意亲自灭了你云清府。”

    云清飞扬的脸上一冷,他怎么不知道拓拔府的人要拓拔蔚蓝回去做什么。只不过是冲着多少的利益关系去了,又有谁是真正的关心这个拓拔蔚蓝的。

    “如果云清府跟拓拔府还有什么为难的话,可以让那个幕后人去南源大陆找我。”

    云清飞扬的目光在御皇棪的身上停留了一下,“敢问阁下是……”

    “御皇棪。”

    南源大陆御家家主御皇棪,终年戴着面具,据说见到他真面目的人全都已经消失。这个人就是御皇棪,那他跟拓拔蔚蓝什么关系?这些年,拓拔蔚蓝到底在外面认识了什么样的人,才有如今这般。

    御家,御轻风跟御皇棪都跟拓拔蔚蓝有牵扯,而且那拓拔白玉跟拓拔无暇还说他们是御轻风的孩子。这一切……

    “不知道是御家家主,恕在下多有得罪。”

    “你没有得罪我,只是得罪了我夫人。”

    “夫人……”云清飞扬的目光看向拓拔蔚蓝,她是御皇棪的女人?那御轻风又是怎么一回事?

    “算了,我们走吧。”拓拔蔚蓝不想再跟云清飞扬还有这个拓拔府有任何的牵扯。

    “好。”御皇棪淡淡的扯动了一下嘴角,带着拓拔蔚蓝离开。

    拓拔白玉冷着脸的扫了一眼云清飞扬,目光在那一起离开的御皇棪跟拓拔蔚蓝的身上,闪过一丝不悦的眸子微微的暗了一下。

    拓拔无暇有些不乐意的让师父抱着,“师父爷爷,他们都不要无暇了。”

    “他们不要,师父爷爷要你。”师父微微一笑的,乐呵呵的说道。

    翠竹扶着夫人,跟着大家都一起离开了。

    云清飞扬看着那离开的身影,沉默的站在那里。

    拓拔蔚蓝他不怕,哪里她的本事再厉害,他也不担心什么。他怕的是南源大陆的御家,那个神秘魔域林的主人的身份。据说,得罪了御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下场的。

    回去的路上,拓拔无暇缠着师父不停的问东问西的,问的大家都恨不得把拓拔无暇的小嘴给缝上了不可。

    “师父爷爷,我们一起去烧了云清飞扬的家吧。”想到上一次放火烧拓拔府的时候,自己压根就没有帮到忙。拓拔无暇感觉,自己有必要去把云清飞扬家也给点一把火。

    拓拔无暇的话一出,拓拔白玉就冷冷的送了他两个字。

    “白痴。”

    拓拔无暇一扁嘴,“师父爷爷,他欺负我。”

    “你就这么一点出息,要烧也是把皇宫给烧了。这还看不出来吗?根本就不是拓拔府的人要蔚蓝回去,是这皇宫里的人想找蔚蓝的麻烦。”拓拔白玉有些不懂的是,这皇宫里的谁会要找蔚蓝?

    这些天,除了那一场比赛之外,大家并没有什么跟皇宫里面的人正面接触的机会。

    难道说,是那个公主找蔚蓝有事?为了龙天奎韧?

    拓拔白玉能想到的,御皇棪也能想到。御皇棪冷漠的暗了一下眸子,并没有说什么。

    拓拔蔚蓝的事情,他能帮到的就会出手,这理应是他身为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可是,有些事情他要等,要等身边的这个身影一个答案。

    “当成没有发生就是了,奎韧跟轻风已经离开了这里,我们又何必纠结这个答案。比赛的事情过来,一起去南源大陆一趟吧。”拓拔蔚蓝淡声,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一丝的波澜。似乎,她说的事情根本就与自己无关一般,只是在说一个简简单单的事情罢了。

    “蔚蓝……”拓拔白玉微微的有些不悦的出声,他不希望这个时候的拓拔蔚蓝去南源大陆。那个有可能抢走他的蔚蓝的地方,他很是不希望蔚蓝去。

    “白玉啊,这是大人的事情,听师父爷爷的一句话,他们可以自己应付一切的。”

    拓拔白玉沉默,他知道一切,都是因为师父爷爷算到的。还有,是跟瀚宇颜寺交换得到的。明知道这些答案,自己还让这一切眼睁睁的发生,他真的做不到。可是,师父爷爷的话却又带着另外一种可能。一切还没有决定之前,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宣判这一切。

    “白玉,趁着这次去南源大陆,你就带着无暇去一趟魔域林。到时候,也许你的成长,在某个时候还能帮到蔚蓝。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拓拔白玉抬眸,带着一丝微微的惊讶的看向师父。

    拓拔无暇却歪着脑袋看向自己的哥哥跟师父爷爷,有些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看着走在前面的拓拔蔚蓝跟御皇棪,拓拔白玉微微的紧了紧自己的拳头,随后又松开了手。

    “好。”

    师父爷爷微微的一笑,“白玉,越来越稳重了,你的出色,只会是蔚蓝的保护伞。白玉,你的肩上有什么,我想不要师父爷爷提醒。”

    “师父爷爷,那些,根本就不属于我拓拔白玉。”那些,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师父没有再说什么,拓拔白玉是什么样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有的时候,说多了,反而是适得其反。对拓拔白玉跟对别人,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御皇棪来的消息,云清飞扬没有敢跟任何人说。谁都不知道御皇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性子,从来都不是那种好说话好对付的人。万一自己哪里没有说对的话,得罪了御皇棪的下场可不是那么好的。

    云清飞扬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拓拔蔚蓝跟御皇棪的关系是这般。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六年前发生的一切,到底这拓拔蔚蓝是回来寻仇的,还是想做什么?

    已经毁了一个司徒清清,然后就是一个拓拔心蓝。当年,得罪她的两个女子都已经被她毁的人不人鬼不鬼的。那接下来呢?

    是准备灭司徒府,还是拓拔府,亦或者是他的云清府跟皇宫?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代表南源大陆的御家,要对他们宣战了?

    想到这里,云清飞扬连忙的去了拓拔府,这天下间能让拓拔蔚蓝有那么一丝丝的顾及的。不会是拓拔府里面的那些人,而是那个爷爷。

    云清飞扬没有想到的是,在拓拔蔚蓝离开的时候,她已经把一切都给断了。

    所以,当云清飞扬把这样告诉拓拔蔚蓝的爷爷的时候。拓拔蔚蓝的爷爷只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来表示自己会怎么做。

    “爷爷,真的就这般让蔚蓝瞎折腾吗?再怎么说,她也是拓拔府的人啊。”云清飞扬游说着拓拔舵天。

    拓拔舵天淡淡的叹息了一声,“飞扬,爷爷知道你的意思。只是,你也感觉到了,这蔚蓝根本就不是曾经的蔚蓝了。蔚蓝对拓拔府不会有顾及的,她对拓拔府有的只是恨。怪爷爷啊!当年,其实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你们几个清楚。爷爷不是怀疑心蓝的话,只是看到如今蔚蓝这般。爷爷不得不怀疑当年蔚蓝掉崖的真正原因。飞扬,你应该知道,蔚蓝如今跟南源大陆的御家有了牵扯。就算是我们想做什么,也要顾及一点点这后面的代价。这天下间还没有人敢去得罪御家,我们又何必再去把陈旧的事情翻出来继续的计较。蔚蓝如果能放开,我们就感谢她。如果她真的要报仇,那也是曾经那些陷害她的人罪有应得了。”

    “爷爷……”云清飞扬见自己说不动拓拔舵天,心里有些担忧。毕竟,当年的事情,可是也有他一份的。

    “飞扬啊,爷爷说这些,你应该懂。司徒清清是一个代价,心蓝……”拓拔舵天停顿了一下,随后开口的说道:“也是一个代价!”

    云清飞扬沉默了一下,跟拓拔舵天道了一声离开之后,快速的离开了拓拔府。

    看着云清飞扬离开的身影,拓拔舵天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如果当年,自己不是那般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许如今的蔚蓝就是他拓拔府的骄傲了。

    一切,都已经悔不当初了。

    清风拂面,拓拔蔚蓝淡漠的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一切。身边的身影看着她的沉默,没有开口打破这一切。

    拓拔蔚蓝转身,离开。

    御皇棪淡漠而冰冷的眸子扫了一眼拓拔府三个字,快速的跟了上去。

    只是来道一个别,还是想做什么?

    几步下去,拓拔蔚蓝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那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的金匾上的拓拔府三个大字。

    “蔚蓝……”御皇棪出声。

    “真想把他给灭了。”拓拔蔚蓝淡声,话语中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