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天君 > 天君第164部分阅读
    ,打这个恶贼还不是跟玩似的!

    “大家的顾虑我明白了,但我还是会明天把他送官查办,不过谁要是敢玩忽职守……也会恶有恶报。”

    谢灵运的话声流露着一股万斤重的力气,贺丰年等人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相信了这话,这牛大力并不是什么大人物,怎么会让他们如此放心呢?就像他根本不怕徐大人似的。

    “对了,我略懂一些医术。”当然不是治范恶霸,谢灵运没有再理会他,任这恶人躺着自生自灭,走向了另一边墙角的那个咳嗽老人,“老伯,我看看你怎么了?”

    贺丰年等人大感高兴,修士懂些医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们真是走运了!

    “爹,老爷爷有得治吗?”谢凤蹦跳的跟了过去,小脸庞绷得很紧,庙殿墙角这边的臭气更甚,但他见不到老爹有半点嫌弃。老爹蹲下身子,认真地给垂死老人把脉,然后医治,看到老人转好就露出高兴的笑容,他忽然又明悟了很多……

    “老伯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邪气入侵了而已,我已经以真炁驱散掉了。”谢灵运笑了笑,对众人说道:“明天,我把老伯一起带去太平义舍,让义舍调理几天,就会康复的了。”

    “咳,咳……”老人的咳嗽声变轻了很多,之前是越咳越难受,现在是越咳越舒服,他感激的道:“多谢……壮士打救,老朽多谢……”

    “老人家,对我而言这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客气的,你好好休息。”谢灵运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就起身走去,与贺丰年等人继续相谈南海现今的种种事情。

    谢凤坐在老爹旁边,也认真地听着民情,各种各样、稀奇古怪,都是他以前不曾有过半点了解的。

    听着听着,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有了些困意,渐渐地进入了梦乡之中……

    在梦中,他骑着竹马,和一个彪形恶魔大战了数百个回合,他使出了种种的招式,正当大喊一声“万剑归宗”,手中的木剑飞了出去,就要击中恶魔……!

    “牛二,天光了,醒了。”老爹的声音。

    “万剑归宗……”谢凤咕哝着醒来,擦了擦眼睛,还有些神智不清醒,“老爹,怎么今天是你叫我起床啊?”平时不是娘亲们喊的么?

    “小子,看看你在哪里!”谢灵运不由好笑,搓了搓他的蓬头。周围贺丰年等人也都呵呵地笑了。这下谢凤全醒过来了,这是在南海啊!他晃晃头,望向寺庙外面,果然天色已亮,顿时兴奋的道:“我们可以把那贼子送官了吗?”

    “只差你了呢,出发!”

    一大清早,南海城的街道还不算热闹,来往的行人都是赶路的行脚商,不过却有一帮另类,一群衣衫破烂的穷鬼,押着个快死的粗汉,直奔城北的官府衙门而去,气势汹汹。

    范恶霸是被拖着走的,有时候双脚都不到地,虚弱得好像只是个空的皮囊,但他的心中还有一股由怨恶之气支撑着他,只要到了官府,徐少爷定会为他做主的,到时候这帮人就完蛋了,贺丰年这贱种还以为自己遇上什么贵人,死就有他份……

    谢灵运一点都不怕闹大,或者说他的本意就是要闹大,好让整个南海的老百姓知道,为他们撑腰的人,来了!

    咚咚咚咚——

    当众人来到城北的官府衙门外,谢灵运立即击响了鸣冤鼓,鼓声震天,向着四周传了开去,他喊道:“小民牛大力,抓到一个杀人犯,特地来送官查办!”

    附近的民众们颇为好奇,纷纷围观了过来,一大早击鼓的情况真不多见,什么案子?

    谢灵运又击鼓又大喊的好一阵子,才有几个官差慢吞吞地走了出来,说着抱怨的话:“来了,来了,鼓个屁啊!”、“一早就扰人清净。”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南海的刺史、郡守什么官老爷尸位素餐,这些官差有样学样,日渐的骄横起来。

    贺丰年等人毕竟是平头百姓,又是穷苦惯的,见官哪来不忐忑,虽然只是担当人证,好几个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不想惹祸上身。

    “怎么啦?怎么啦!哪个杀人犯?”那带头的官差打着哈欠,目眶边还有着眼屎,他瞥了众人几眼,对这些乞丐流民,哪有好面色,“你们要是敢消遣官差,可得关进去坐牢。”

    听到此言,那几个本就害怕的百姓赶紧走开了,不关我事!牛大力的修士身份,都再不能给他们安全的感觉。

    “喂!”谢凤急眼了,大家不是一条心的吗?这几位大叔大婶昨晚还大数着范恶霸的罪状,现在怎么站到一边去了?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贺丰年等四、五人还是壮着胆子,没有离去。

    “这家伙是杀人犯。”谢灵运把范恶霸抓到了跟前。

    “你说是就是啊?”带头官差朝起了鼻孔,有些不爽眼前青年的语气,好像命令他们做事似的,什么玩意!他压着不满,望向奄奄一息的汉子,问道:“你谁啊?”

    “冤枉啊大人……”范恶霸顿时叫起了冤屈,用着仅剩下的一口气,哭诉说着:“小人是清清白白的良民,给徐少爷办事的,昨夜无故被这些人打了一顿,冤枉啊……”

    什么!?徐少爷!官差们纷纷大惊,那些围观百姓也一片惊呼,事关徐少爷和徐大人,那就不是小事了!

    “你说真的?你真给徐少爷办事?”带头官差瞪目地问道。

    “珍珠都没有这么真,我很得徐少爷赏识的……”范恶霸竭力地把声音喊到最大,“不信的话,你们去通知徐少爷,就说我范财明被人打了,那人还说打的就是徐少爷的狗腿子,打的就是徐少爷的面子……”

    这下官差们可不敢乱来了,谁不知道徐少爷的禀性,若然范财明说的都是真的,他们要是抓了范财明,他们也是大祸临头!

    “你们都别走,就待在这里。”带头官差厉声地对众人说道,然后让属下赶往刺史府通传,又令人回去衙门内堂通传内史大人。

    一片鸡飞狗跳似的,百姓们有热闹可看,就聚得越来越多人了。

    谢灵运泰然自若,等待着那什么徐少爷的到来,见贺丰年几人越发坐立不宁,他鼓励的道:“诸位放心吧,邪不能胜正,南海有那么多神仙,怕什么。”谢凤点点头,喊道:“就算神仙不管,你们去京城找谢将军!”

    小顽童跟着老爹御剑而来,还用不了一天工夫,来得十分轻易,却不清楚在普通百姓那里,南海和京城有着千里之遥,他们终其一生,也许都不会踏足神都。

    所以贺丰年等人又笑了,苦笑,而围观百姓们也是一脸无奈笑容,谢将军是好,他少年时还在波罗庙带领修士们击退了妖魔鬼怪的一次围城,救下了无数的民众,承了他的恩德的南海人直到现在,都还传颂着那晚小谢道长的威武英姿!

    不过,谢将军管不到这里啊!这也没办法,谁让南海这么偏远,南海百姓只能自认命苦!

    而何仙姑、黄大仙等活神仙呢?他们是有求必应,解百姓之急,救百姓之难,问题是他们不会插手官府的事,而且他们一不在,徐少爷等这些纨绔就越来越过分。

    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谁会傻到说徐少爷的坏话,众人最多笑一笑,没敢多说什么。

    在衙门里的内史大人田阔福首先走了出来,问了案情之后,这半百老头一言不发,轻叹一声走了。他都到了告老还乡的年纪了,现在没别的什么想法,一心就想平平稳稳地做完这最后一两年,所以像这么敏感的本案,他不想多作过问。

    也正是田阔福的不作为,让徐少爷等恶人日益肆无忌惮。

    众人等了小半天,从清早一直都快到中午了,围观百姓换了一批又一批,谢凤百无聊赖地坐在衙门门前台阶上,托着下巴……

    这时候终于,他们见到一队人马从街道东边走来,三十多个随从护卫围着一顶肩舆,一个二十左右的弱冠青年坐在舆上,锦衣华服,却黑口黑脸的,心情不大好。

    “徐少爷!徐少爷!!”见到那身影,范恶霸立时扯着嗓子大叫,见到了救星般,“救救小人啊!就是他们,这个牛大力、贺丰年,他们说要教训徐少爷你!”

    “你不要胡说八道!”贺丰年急忙的说,报案而已,跟徐少爷什么事,“徐少爷是因为不知道你杀人,才受你蒙骗,你不要冤枉我们……”

    护卫们刚一到来,就围住了众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全然不把官府的威严当是回事,但官差们却是陪着笑容同,连重新走出的田阔福也只是抚须,不敢说半句不是。

    徐少爷不缓不疾地落了肩舆,摇着一把纸扇,走过来一边看看众人,一边听着案情,最后目光停在了牛大力的身上。

    “你是修士?”他打量了几眼,基本确定对方是一个结丹前期的修士,还挺有些本事私人。

    “是的,有幸跟个山野散人学过一点皮毛。”谢灵运平静的答道。

    “是修士就可以闹这么大?是修士就可以胡闹冤枉别人!?”

    徐少爷突然大怒,望了望那半死的范财明,感到十分嫌恶,他并没有特别赏识这粗汉,但他的确招了范财明充当打手!不看僧面看佛面,这雷州佬算个什么?抓人?报案?他以为自己是青天大老爷不成!可笑之极!

    他啪的一声收起了折扇,用扇头戳着牛大力的胸口,怒道:“我也是修士!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也是个杀人犯,来人,把他抓起来!”

    田阔福和官差们怔了,当真?而贺丰年几人已经吓得浑身发颤,纷纷要跪下求情,“徐少爷,小民们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是啊,可能是我们弄错了,这案不报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但奇怪的是他们跪不下去,好像有一股力量阻着他们的膝盖,只是情急之下,他们都不及细想。

    “走?你们愣着做什么,抓人,全部抓了!”徐少爷满脸怒火,瞪着这些乞丐贱民,“这案子还不够明显吗?他们为了争那座废庙的地盘,就打了起来,几乎把范财明打死,这就是大罪!动手抓人!”

    “徐少英明!”周围的护卫们纷纷高呼,范财明也笑了,得意洋洋的笑,就说了,牛大力这些人是在找死!

    官差们只得走了上去,准备擒拿这些倒霉蛋,不过毕竟有个修士,他们都磨磨蹭蹭的,不想第一个上前……

    “贼子!也是个贼子!”谢凤义愤填膺,这两天里见到的坏人,竟是如此之多,太可恨了!

    “小子,说谁呢?”徐少爷冷瞥了这小孩一眼,“不要以为你年纪小,就可以逃过法律的惩罚,一并抓了!等会每个人先各打五十大板,这小子年幼,就打个十大板吧!”

    十大板?围观百姓们还是感到心头肉猛然地一跳,对个蓬头童子来说,五大板都是索命的啊!

    “徐少,何必跟个小孩置气……”田阔福尴尬地说道,要是出了这条人命,他担当不起;开罪了徐少爷,他同样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就喜欢,怎么的?”徐少爷一声冷笑,又用纸扇头拍了拍这个老内史的头,“田大人,我看你这颗脑袋是老糊涂了,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这是南海!!”

    南海谁最大?他老子徐茂达!那些道门的、佛门的宗门,都要给徐家面子,这田老头敢不给?不是老糊涂是什么!

    “你确定?确定要抓我们,还要打板子?”忽然,谢灵运淡淡地问道。

    “哈哈!”徐少爷笑了,随从们纷纷噗的哈哈大笑,直要把眼泪都笑出来,范财明也在笑,呵呵,呵呵!牛大力吓傻了吗?

    “不但是打板子,你,就你,还要尝尝夹手指、掌嘴的滋味!”

    “好吧,既然如此……”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牛大力的身影骤然一闪,就已经在两步开外的徐少爷身前,竟然抡起了手掌,一巴掌抽向徐少爷的脸庞,啪隆——

    徐少爷没有躲过,没有反应过来!他被抽得旋转着飞了出去,划过一道带血的弧线,重重地砸落在衙门门前的台阶上,宰猪般的惨叫这时才响起……

    “啊……”

    鸦雀无声,众人一片惊呆!牛大力都做了些什么……

    “老爹,打得好!!”谢凤扬起了小拳头,欢呼雀跃。丐贱民,“这案子还不够明显吗?他们为了争那座废庙的地盘,就打了起来,几乎把范财明打死,这就是大罪!动手抓人!”

    “徐少英明!”周围的护卫们纷纷高呼,范财明也笑了,得意洋洋的笑,就说了,牛大力这些人是在找死!

    官差们只得走了上去,准备擒拿这些倒霉蛋,不过毕竟有个修士,他们都磨磨蹭蹭的,不想第一个上前……

    “贼子!也是个贼子!”谢凤义愤填膺,这两天里见到的坏人,竟是如此之多,太可恨了!

    “小子,说谁呢?”徐少爷冷瞥了这小孩一眼,“不要以为你年纪小,就可以逃过法律的惩罚,一并抓了!等会每个人先各打五十大板,这小子年幼,就打个十大板吧!”

    十大板?围观百姓们还是感到心头肉猛然地一跳,对个蓬头童子来说,五大板都是索命的啊!

    “徐少,何必跟个小孩置气……”田阔福尴尬地说道,要是出了这条人命,他担当不起;开罪了徐少爷,他同样没什么好果子吃。

    “我就喜欢,怎么的?”徐少爷一声冷笑,又用纸扇头拍了拍这个老内史的头,“田大人,我看你这颗脑袋是老糊涂了,你以为这里是哪里?这是南海!!”

    南海谁最大?他老子徐茂达!那些道门的、佛门的宗门,都要给徐家面子,这田老头敢不给?不是老糊涂是什么!

    “你确定?确定要抓我们,还要打板子?”忽然,谢灵运淡淡地问道。

    “哈哈!”徐少爷笑了,随从们纷纷噗的哈哈大笑,直要把眼泪都笑出来,范财明也在笑,呵呵,呵呵!牛大力吓傻了吗?

    “不但是打板子,你,就你,还要尝尝夹手指、掌嘴的滋味!”

    “好吧,既然如此……”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牛大力的身影骤然一闪,就已经在两步开外的徐少爷身前,竟然抡起了手掌,一巴掌抽向徐少爷的脸庞,啪隆——

    徐少爷没有躲过,没有反应过来!他被抽得旋转着飞了出去,划过一道带血的弧线,重重地砸落在衙门门前的台阶上,宰猪般的惨叫这时才响起……

    “啊……”

    鸦雀无声,众人一片惊呆!牛大力都做了些什么……

    “老爹,打得好!!”谢凤扬起了小拳头,欢呼雀跃。

    免费小说下载shub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