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交换夫妻的肉宴 > 第六章 交换夫妻的肉宴
    就在几天后香子在叁上家的信箱接到一封信。寄信人仅写「k 缄」香子看信,首先皱起眉头,然后慢慢恢复柔和的表情。

    她迫不急待的等黄昏到来。也没有心思做家事,就在家里走来走去,估计时间差不多就走出家门。

    叁上家就在斜封面,还没有灯光。表示江奈还没有回来。

    不久后看到一个上班回来的上班族。

    香子跑过去叫住那个人。

    在下班的途中,看到香子站在已经黑暗的路上,叁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有什么事吗?」

    那种口吻好像是在对自己的太太说话。

    「有一个署名k的人来了一封信。有天大的好消息。这个k就是叫圭子的人」

    叁上吓了一跳,例假装没有事的问到:

    「信上说什么呢?」

    香子靠在叁上的身边玩起手臂说:

    「这不是能在路上说的事到你家再说吧。」

    叁上和香子走进家里。

    叁上解开领带,听香子说:

    「简单的说就是圭子亲眼看到西方去机场旅馆和江奈干起好事,而且信上还说江奈答应西方的说服了。」

    「江奈要回来吗?」

    「信上没有说,但不用担心。我是信任西方的。 」

    香子把信交给叁上。

    「你要看吗?」

    叁上没有心情看这种信。

    撕破丢进垃圾箱里。

    「今天晚上我来扮演你太太的角色。现在开始做饭吧。」

    香子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来到厨房,准备菜锅,从冰箱里拿出肉。

    「啊」

    香子突然惊叫。

    因为叁上突然悄悄来到香子的背后把她抱紧。

    「不要。要等到吃完饭洗完澡」

    香子一面说一面扭动屁股,上身也向后仰。

    因为男人的手在抚摸她的乳房。

    「啊不要啦」

    香子把脸转过来时,男人的嘴立刻压上来。

    因为很不自然的姿势接吻,菜锅掉在地下发出很大声音。

    香子的身世就这样被压在梳理台上。

    叁上好像比过去更执拗。

    圭子的信不用看也知道内容。西方赶去机场旅馆后,可能和江奈热烈性交。

    想到那种情形,他就静不下来了。现在已经是不能判断自己的老婆是江奈还是香子。

    很有可能江奈跟着西方回家。

    (那样也好。)

    甚至于叁上有了这样的想法。

    跟前能有一个需要他的女人,是使他很高兴的事。

    「喂,来吧。」

    用要求江奈时相同的话在香子的耳边说。

    「可是我还没有洗澡,而且在厨房这种地方」

    香子只是做出反抗的样子,实际上没有躲避。

    「每次都在床上会腻的。偶尔也该改变一下气氛。」

    「厨房是有气氛的地方吗?」

    这时候男人已经呼吸急促,裤子里勃起的东西已经碰到香子的屁股。

    (哇,好厉害,和以前不一样。)

    香子也感二到自己的身体里开始有火在燃烧。

    过去虽然和叁上有过几次的性交,但在叁上的家里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厨房。

    (简直就像新婚的气氛。)

    香子和西方刚结婚时,也是随着气氛不选择地方的。在浴室、在玄关、在客厅的沙发上,但就是没有在厨房的经验。

    「呵不要这样摸我的乳房。」

    香子感觉出男人的手是认真的抚摸,用甜美的声音说。

    香子觉的无力站稳。

    在厨房的木板地上躺下,后背会很痛。

    「要不要回房间?」

    用娇柔的声音问男人。

    「就在这里。」

    叁上的呼吸急促,急促的说话着。

    「我明白,你在幻想江奈和西方吧。好吧,他们那样,我们也应该好好的享受。」

    「你脱裙子。」

    「你给我脱吧。」

    「你真是麻烦的女人。」

    叁上开始给她脱裙子,但一只手还紧紧握住乳房,就好像香子会逃走似的。

    香子双手伏在不 钢的流理台上,屁股向男人的方向挺出来,她的呼吸也已经急促。

    裙子落在脚下。

    很短的衬裙下是黑色高开叉叁角裤。因为从家里急忙出来,所以没穿裤袜。

    「黑色叁角裤真够味道。」

    叁上一面说一面吞下口水。

    「不要看。因为月经快到了,为小心起见穿黑的。 」

    「听说有月经时会特别性感,告诉我哪一天 」

    「啊,不能那样。啊!这是什么?你的东西吗?真大!」

    不知何时叁上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暴露出来。

    香子的屁股和他特大号的ròu棒相碰。

    香子把手伸到背后去握住那个东西。

    不像是肉的感觉,那是火热的铁棒。

    「好好」

    仅是握在手里,香子就被强烈的欲火包围。

    「来吧,用力的来吧。」

    一面扭动屁股一面挺过来。流理台上的洗碗机发出振动声。

    叁上把叁角裤拉下去,立刻发出汗和体温的味道。

    「哟,已经湿淋淋了。」

    根本不用插入手指试探,从屁股的缝能看到的阴毛就像淋到水一样发出光泽

    「因为这种方式还是第一次。我是最喜欢气氛的人,很快就会兴奋。」

    她说v漪o实话。她是非常淫乱又爱美女人,但又是一个大好人,很容易受气氛的影响。

    叁上握住自己的ròu棒插入香子的屁股沟里。

    发出噗吱的声音,粘液使guī头湿润。

    「把腿再分开一点。」

    香子把脸靠在流理台上,因为弯下腰看不到脸,相对的屁股显的更大。

    她的肩在摇动,乳房也在摆动。

    一郎用力插入。

    ròu洞里的粘膜已经完全滑润,而且已经松弛,所以插入的摩擦感很轻微。

    不知不觉的进入一半。

    (是不是过分湿润了.)

    插入时的磨擦感是最愉快的事,所以太轻松插入也有一种失落感。

    「把你的屁股夹紧一点。」

    叁上提出要求。

    可是香子痛苦的叹气说:

    「为什么?再夹紧的话会弄坏了」

    勉强说出这样的话。

    「你有性感了吗?.」

    「好厉害!.我几乎说不出话来。」

    「是吗?可是我没有什么感觉。」

    「要更深一点,对了,就那样插入」

    改变角度向上插入。这样就好多了。

    叁上终于露出认真的眼神。

    ròu洞里像充满浆糊,动一下就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用力还要用力」

    香子一面喘气一面说,肌肤很快红润。

    「你好吗?很好吗?」

    「好,很好。深一点吧要来啦」

    插入到最深的地方。

    「喔!」

    香子发出吼声。

    「要来了快用力」

    香子快要哭出来的声音,用头碰流理台。

    后背像波浪一样起伏,汗水飞散。叁上的上身向后挺用力抱住汗湿的屁股,拚命向前插入到深处。

    「哦啊哦啊.」

    随着抽插,香子的哼声也好节奏。

    (妙极了,这是最好的一次。)

    叁上也彻底的兴奋。

    厨房是最有现实生活感的场所,让女人站在流理台前挺出屁股,从后面插入曾有很异常的感受,所以兴奋度也特别强烈。

    (呵要射了不行,还要抽插)

    叁上的兴奋来的更快。

    就在用力抽插时,心里产生说不出的滋味,几乎想哭。再加上快感,就是兴奋。

    「香子,我要射了射了」

    「我也是一起吧一起」

    「我不行了,啊出来啦出来啦」

    叁上的上半身趴在香子的后背上,把大量的jīng液射在香子的ròu洞里。

    整身体里不断涌出强烈的美感,叁上发出哭泣般的声音。

    香子就在这时候也 出来。

    香子也不停的发出哭声,可是在叁上开始shè精时,ròu洞里突然紧缩几乎失去意识。

    根本不记的自己说了什么话。

    清醒过来时已经从流理台跌坐到地板上,形成俯卧的姿势。

    叁上的身体也没有离开香子,保持从背后结合的姿势,闭上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江奈回到离开几天的家。

    在机场的旅馆和西方性交时,虽然已经放弃回鹿儿岛的决心,但还不能答应交换夫妻。

    就在这时,圭子跑来抗议,从房间的窗户看到圭子和西方离去时,才知道失去西方在精神上会受到很大打击。

    (西方他和圭子走了。)

    这是无法忍耐的屈辱。江奈是经由西方正逐渐做一个女人绽放的时期。

    如果现在被西方抛弃,江奈就会恢复过去那样没有意义的女人。

    (还是回家吧,那样还能制造和他见面的机会。)

    不知什么是能变成机会,圭子的出现在结果上使江奈又回到叁上的身边,可以说是意外的结果。

    江奈从车站打电话回家但没有人接听。

    (一郎这没有下班回来。)

    又恢复做妻子的本能。

    「买晚餐的菜吧。」

    去超级 场买东西后,在咖啡馆休息一下然后打电话给香子。

    可是香子也不在家。好像西方也不在。

    这时香子刚去叁上家的时间。因为时间上的巧合,一郎和香子都没有接到电话。

    可是江奈一点也没有产生疑心。

    一旦恢复家庭主妇的感觉,连表情都不一样了。急忙回到家里。在玄关看到男人和女人的鞋。

    男人的鞋是一郎的,粉红色的女鞋呢?从直觉上知道是香子的。

    心里感到紧张。

    (难道香子在这里吗?)

    把买来的东西丢在玄关,急忙脱鞋向里走。

    这时候心脏都快要爆裂了。

    因为在很近的地方听到女人的哼声。

    双手蒙住耳朵,摇摇摆摆的靠在房柱上。

    这时候又听到男人的哼声。

    (那是一郎。一郎和香子竟然在我的家里)

    不过,二个人的浪声是从哪里传出来呢?.

    江奈少许恢复平静去看客厅。

    「啊!!」

    原来二个男女不是在客厅,而是在厨房性交。

    一郎扭动屁股从香子的背后插入。

    这时候的香子是趴在在流理台上,把屁股交给男人,已经形成狂乱的样子

    当一郎活动时,插在香子屁股里的ròu棒,在厨房的灯光下看的很清楚。

    「啊好可怕好可怕」

    江奈终于忍不住发出声音。抱紧房柱全身颤抖,但眼睛好像被吸住一样不能离开。

    喉咙干涸,舌顶僵硬,后背已经流汗。

    而且叁角裤里已经湿润,不知不觉间她也在扭动屁股。

    (哎呀我也有那种意思了)

    想起西方,如果西方能在这里不知道该有多好。

    怀念在机场旅馆里激情的时刻。

    (当时我真的达到性高氵朝。希望能让西方给我找出更多的欢喜。)

    「啊西方先生」

    江奈的身体在房柱上摩擦,嘴里叫出想念中男人的名字。

    在厨房里,丈夫和香子正达到性高氵朝。

    「哦,他们正在干呀!」

    从背后传来男人的声音,江奈回头后露出惊讶的表情。

    「西方先生!为什么会来这里?」

    「这个等一下再说,我们先把那二个人的事看完吧。 」

    西方把江奈搂进怀里。

    江奈本能的投入西方的怀里。

    轻轻吻过后,二个人脸贴脸的欣赏厨房里表演的交欢场面

    叁上发出接近哭的声音shè精时,香子好像紧接着也 出来,然后二个人在连接的情形下像录影带的慢动作倒在地下,身体重叠在一起调整呼吸。

    「真是妙极了。这种样子的性高氵朝还是第一次。我也硬起来。」

    西方拉江奈的手摸自己的裤子。

    江奈已经她成早已抛弃羞耻心的女人,在西方的裤子摸索,拉开拉 从里面拉出形状可怕的东西,就含在嘴里。

    「很好,你也终于变成真正的女人了。」

    可是西方并没有采取更进一步的行为。

    西方走近倒在地上的叁上,拍一拍暴露的屁股说;

    「现在,终于达成目的了。江奈已经回来,所以,我要和江奈共度一段快乐的时间。」

    叁上抬起头,江奈的视线和丈夫的视线相碰。江奈并没有转移视线。叁上说

    「江奈,不管是什么情形,我们还是夫妻!」

    「这个我知道。」

    「现在,已经寒喧过了。我们就走吧!」

    西方楼着江奈走上二楼。

    卧房里和江奈出走时的情形完全一样,一点也没变。

    「这是短暂的结婚,我们要找寻欢乐。」

    西方笑着吻江奈的脖子和耳垂,然后把她抱紧。

    江奈撒娇的吻西方。

    这时候西方用稍稍的声音说;

    「在机场的旅馆里,我找到你身体的秘密。不过靠叁上的技巧是不可能挖掘出来。」

    「那是什么呢?」

    「你自己大概不会发觉吧。」

    西方更压低声音说:

    「总之,你是向往很粗野的男人,受到粗暴的行为就会特均c热情。因为自己不会说出来就在等待,可是叁上太绅士化了,相反的喜欢积极的女人。这是电流的正极和负极的原理。」

    江奈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看着男人。

    「更具体的说,你真正的淫乱时,ròu洞就会缩紧,把里面的ròu棒夹的很紧。那种情形非常舒服。你的身体里潜在着那样的技术。可是不要告诉叁上,是靠我的技术找出你的秘密。如果你告诉叁上我就和你绝交。 」

    「我绝对不会告诉他的。」

    「那就好,快脱光衣服吧。」

    西方突然变成粗鲁的口吻。

    「在我的面前全部脱光。」

    「羞死了。」

    「我叫你脱就脱!」

    西方用力扭江奈的rǔ头。

    「哇!!痛啊」

    江奈虽然这样叫,但看起来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江奈一件一件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去。最后从屁股上拉下叁角裤。

    「我还没有洗身体。」

    显出扭怩的样子,可是看到西方严厉的眼光就不再说话。

    「躺下去。」

    西方又发出命令。

    「把脚向着这一边仰卧。」

    江奈顺从的仰卧。

    「把腿立起来。」

    江奈的美丽双腿,照西方的命令立起来。

    这样一来看到叁角地带下面的东西。因为阴毛不是很多.yīn唇的形状完全暴露出来。

    江奈本人是贤淑的美女,但唯有这个部分就好像有其它的生物寄生在那里。

    「你慢慢的分开大腿吧。」

    江奈就好像用线操纵的木偶,慢慢分开双腿。神秘的花朵完全暴露。

    「唔真是」

    西方发出低沈的感叹声。

    「原来是要插进这里面」

    把脸靠近仔细观察淫花绽放的情形,然后用指尖在表面轻轻抚摸。

    「好湿啊」

    江奈发出娇笑声的同时扭动屁股。

    这时候淫花也像生物一样的改变形状,肉门也随着启闭。

    当肉门开启时,流出透明的粘液。

    「你已经有性感了。」

    西方伸出舌头舔流下来的蜜汁。没有很刺激的味道。然后用舌头在肉缝里轻扫。

    偶尔会参杂小便的味道,那种感觉非常好。

    舌尖碰到阴核或yīn唇时,江奈的屁股就上下摇动。

    「呵触电了快一点我快要疯了」

    江奈自已抚摸乳房,用性感的声音诉说:

    「好,马上来了。」

    西方也把身上的衣服完全脱光。

    让雄伟站立的ròu棒摇动几下,就把江奈的双腿扛在肩上使阴部完全暴露,随着一声哼,就把ròu棒插进去。

    ròu洞里已经湿润所以能很顺畅插入,可是非常粗,江奈还是发出声音扭动腰肢。

    「觉的紧吗?」

    「很紧。太好了,进来了,很快就进来了」

    江奈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更积极的活动。

    而且在插入到终点时间ròu洞就开始收缩。

    「哦太早了一点,放松吧。」

    西方不的不相反的要求放松。

    「实在太厉害。真性感啊太好了」

    西方开始拚命的扭动,有非常强烈的摩擦感。

    西方的表情像哭,扭转屁股,不顾ròu洞里的紧缩,一直挺到子宫上。

    「啊!!!!!」

    江奈发出吼声。

    卧房的门稍稍拉开,露出叁上和香子的脸。

    在床上是西方扭动屁股在攻击江奈,可是从实际的情形判断,好像西方受到江奈的攻击。

    叁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叹 气说: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奈有这样的进步。 」

    香子露出嫉妒的表情在叁上的手臂上拧一下说:

    「真可恨,你又想江奈了吗?」

    眼睛露出妖魅的秋波。

    「我又想干了。」

    叁上的手压在香子胸部前面

    原来叁上和香子就用在厨房猛烈性交时的姿态稍稍来到二楼。看到江奈的完全超过他想象的技术,感到非常惊讶。

    「哼,你就去和江奈干吧。」

    香子生气的鼓起嘴巴走下楼。

    「等等我,我还是要你,你这样毫不保留的女人最适合我。」

    「那么,你要保证不要在我的面前夸奖江奈。」

    香子瞪着叁上说:

    「我答应所以」

    就在这时候从卧房连续传来江奈表示喜悦的喊叫声。

    「好我爱你好我要 啦!」

    接着是西方的吼声。

    「我也一样,江奈快夹紧好啊」

    也听到床 摇动的声音。

    这时叁上发出吼叫,把香子推倒。香子也发出尖叫声,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桌子的高度正是适合男人。香子仰卧后立刻分开双腿。

    香子的那个部位看到西方和江奈的肉博战之后再度火热起来。

    用自已的手指把花瓣分开等待男人。

    叁上的身体压上来。

    很顺利的插入。

    因为过分湿润,不小心会滑落出来。

    「你起来抱紧我!」

    「能那样吗?」

    香子抬起身体抱住叁上,屁股放在桌子边上,双腿尽量分开,双脚勾在男人的大腿上。

    男人抱住女人的上半身从前面插入。

    虽然这是很困难的姿势,但桌子的高度恰恰好,很轻松就插入。

    「啊太好了香子太好了」

    这个姿势带来强烈的刺激感。

    插入的刹那,香子的呼吸就开始急促。

    「啊啊」

    一面发出哼声,一面让屁股在桌子上扭动。

    从楼上继续传来西方和江奈交欢的声音。

    (夫妻交换是成功了。)

    叁上在心里这样想,在香子的ròu洞里更深深的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