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小鸟(高H) > 小鸟4
    第二日醒来的她是无比恐慌的,泪眼帘帘的却来不及说话,就被拎上了私人客机,跟随着两家的年轻人一起奔赴新人的蜜月地点度假。

    下了飞机,一大群年轻人快乐的进入了自家的饭店,挑选了各自喜欢的房间,约定了晚餐见面,便一哄而散。

    拖着轻巧的行李,她一直到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还没回神。

    一路上她又惊又慌,生怕被别人知道新郎的新婚之夜是在她房间里度过的,可没有任何人有疑问,就连姐姐都娇羞着偎依在姐夫身边,仿佛她那一夜只是一场春梦。

    是春梦么?那样火热激情的缠绵,那样需索无度的狂野翻弄,光一回想,她的脸就要热得冒火了,怎么可能是春梦?

    门在她背后打开又关上。

    “想什么呢?”低沉的声音让她猛然跳起来。

    “姐、姐夫?!”她喊得完全不可置信。

    低笑着看着她傻愣愣的小脸,他优雅的走上前,“怎么?”低下头,就想吻上她。

    她惊骇的后退一大步,“姐夫!你疯了?!”他竟敢跟进她房间里,不怕别人知道么?

    他眼神一冷,“过来。”不怒而威的自然散发出可怕的魄力。

    她有点害怕,乖乖的走上前,任他托起她的下巴,印上有些粗鲁的吻。

    “不要试图违抗我,小鸟儿。”他警告的摩挲着她雪白的脖子,深邃的黑眸冷酷无比,“否则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她打了个寒蝉,毫不怀疑他会做到。只要他将他们度过一夜的事说出去,她这一辈子就不用见人了,怯生生抬眼看他俊美得出奇的脸,心里又害怕又期待,“姐夫……”他到底要怎样?

    “我会好好疼你的。”他微笑了,一改之前的凶煞,“只要你乖乖听话。”

    有点绝望又有点兴奋,她知道自己将被拖入地狱了。

    十分钟后,他与她赤裸裸的在浴室里,他坐在浴缸边缘,而她则跪在水只放到一半的宽大的浴缸里面,生涩的吸吮着他巨大得吓人的男jīng。

    他懒洋洋的垂眸看着她吞含着他的yín荡姿态,“不对,含进喉咙里。”他托着她的下巴,虎腰一挺,将粗硕的龙身往她喉咙深处顶入。

    她困难地张大嘴尽量含入他,却只能含进一小半左右,就已经完全抵到喉咙底部,让她痛若得快流出泪来。“唔……唔……”她为了取悦他,强忍住不适地上下移动头颅,套弄他的男性,试图让他感到快意。

    他的粗大完全充满了她的嘴,让她无法做出吞咽的动作,口中分泌出的唾液无法吞下,只能随着含吮的动作流出唇外,以致她的嘴边及他的男性上都被弄得湿亮不堪。

    “恩,吸气,也要用舌头舔前面的眼儿。”边沉声指导,他一边缓慢挺动窄臀在她口中抽送着。

    小脸涨红,她蠕动着小舌头,听话的在套弄他的同时抵在他的粗长上舔弄,虽然是在取悦他,但相对地也刺激了她自身的情欲,除了xiōngrǔ肿胀之外,腿间的热流也悄悄流了出来。

    “还有下面也要好好的摸。”他闭目享受着她的侍侯,薄唇噙着邪气的笑。

    小手搓着容纳不下在唇外的一大截粗长龙身,偶尔轻柔爱抚男根下方的两粒圆珠。

    “嗯……好极了……用力吸……”被她吸得畅美舒爽,他忍不住挺动窄臀,用前面三分之一的男性在她唇瓣间做冲刺的动作。

    “对……用力……”他每一次顶进她的唇中,都要求她用力吸吮他的粗长,让紧湿的口腔软肉紧紧包裹住他。

    快要爆发的快感促使他加快在她口中挺动的节奏,同时也无法克制地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他的男性太过粗长,还插不进一半就几乎顶到她的喉咙底。

    被硬撑开小嘴的她,因为他强力的插入而差点窒息,欲呕的感觉让她难过,可双腿间羞人的xiāo穴却随着他在嘴里的捣弄而越来越空虚,好渴望有坚硬的巨大物体插入,用力摩擦。

    “很好……用你的小嘴把我吸出来……”美妙消魂的滋味让他用双手强制的控制住她的头颅,挺着腰,在她唇间激烈抽送。

    他臀部的摆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她痛若地忍住用力顶到喉咙深处的粗大,配合他的抽插吸吮他的男性。

    终于,他逸出了一声低吼,鼓胀的小孔一张,浓稠带着腥味的白浆就这么射进她的喉中。

    鼓胀的男性悸动在她口中爆发,毫无准备的她来不及屏住呼吸,被浓液呛得流出泪来,小手用力抵在他平坦结实的小腹上将他推开,吐出他亢奋的坚挺。

    顾不得他喷射中的男性射得她满脸都是,她用手抚着喉部,呛咳出气管中的稠液,喉中就像被灼烧似般疼痛。

    离开她湿热的小嘴,他自己用大手前后套弄着,延长高氵朝的快意。

    看到他自慰的动作,她心里一热,眼儿湿润了,双腿不自觉的并拢了摩擦起来。

    享受着高氵朝的余韵,他垂眸瞧着她的扭臀的动作,嘲弄的伸手摸了摸她满是自己jīng液的小脸,“你很喜欢做这挡子事,是么?”

    她不敢聆听他邪恶的话语,只能拼命的摇头。

    “还是你天生就yín荡,喜欢取悦男人?”他恶意的将手指勾起她面颊上的jīng液,喂入她口里,“舔干净。”

    深切的羞耻让她眼里涌出泪水,可下流的字眼和命令却让她心里泛出热热的欲望。

    他满意的瞧着她听话的舔着他的长指,索性将手收回,引她一路追随到自己休息中的肉jīng边,“也将它舔干净吧。”

    手指的抽出,让她嘴巴一空,下意识的就含住了抵在唇边的柔软却依旧巨大得不可思议的肉柱,莫名的渴求让她张大樱唇吞咽下整根软软的巨棒,小舌头逐渐灵巧的舔得干干净净,还将下面的双球也乖巧的吸吮了一番。

    待他将她欲罢不能的小嘴推开,他已经重新勃然待发,青筋暴张,环绕在深紫红色的粗硕龙柱上,超乎常人的尺码,也代表着超乎常人的快感。

    她双眼迷蒙的看着那几乎有她小手臂粗长的男龙,不敢相信自己能容纳下它,可花穴里的酥麻让她好难受,只能乞求的仰起了头,“姐夫……”

    “想要了?”他故意握着硕大的顶端敲打她的脸蛋。

    自尊和欲望交战,她难耐的摩擦双腿,最终投降了,“我要,姐夫。”

    满意的微笑了,他轻笑,“转过去,跪着,手扶着挂毛巾的钢管。”

    她听话的跪着转过身,双手高抬抓住顶上横着的钢管,冰凉的感触和身体滚烫形成极大的反差,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还没碰你,就叫得这么yín荡。”他也跪在她身后,仔细瞧着她小巧的背臀,“屁股翘起来,把腿张到最大,乖女孩。”

    她浑身都哆嗦起来,颤抖着依照他的指示,将双腿撑开,后翘起小屁股。

    稍微俯身就可以看到她臀瓣间的美好风光,精致的小菊穴,嫣红的玫瑰花瓣,及因为双腿的打开而微微绽放的那条诱惑男人的小细缝,晶莹的液体正缓慢的流淌着,濡湿了细软的毛发,泛出亮晶晶的美丽光泽。

    “很湿,还算敏感。”他赞美,欣赏着那美景好一会儿,才道:“你会潮吹,多加训练,会射得很好。”

    因为他灼热的视线而浑身发热的她,在听见他的的话时,差点要羞死过去。大敞双腿任男人观看已经让她羞得无地自容了,他居然还用这么下流的话语挑逗她,“姐夫……”她细细哀求,心里却矛盾的有一股异样的刺激。

    “先射一次给我看看吧。”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自她的臀缝往下滑,引得她颤巍巍的喘气,“射吧。”越过那道张合的小嘴,指尖找到前面充血凸起的珍珠,坏心眼的一连弹拨了好几下。

    “呀呀呀呀呀……姐夫……”她剧烈的颤抖起来,双腿直打颤,强烈的刺激和快感是她完全没有准备和想到的,快慰得几乎让她无法忍受了。

    “射给我看,小yín女。”他微笑的连连刺激那粒敏感的花核,揉捏、搓弄,轻弹,不给她喘息时间的又玩又拧,执意要得到他所想要的结果。

    她抓紧钢管,嘴角流淌出透明的唾液,“姐、姐夫……啊……”

    “很爽是吧,恩?”他轻笑,眼尖的瞧见她的小嘴无法合拢的而流下的唾液,“叫得再大声点,告诉我你喜欢我这么玩你。”说着手指几乎是残虐的揪扯了。

    “啊啊啊……喜欢……好喜欢呀……”快感堆积得越来越高了,她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就在他一个重重弹击之下,奔腾的至极欢愉闪电般席卷了她,“啊啊啊啊啊……”火热的花穴突然喷射出大量的汁液,而她除了尖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一把钳制住她雪白的双臀,强制的禁止她自身的扭动,眯眼将她shè精的全部过程收入眼中,“真美,瞧瞧我的小宝贝,射得多美。”

    大量的液体自微张的窄穴内喷射而出,冲撞出浴缸水面的阵阵波纹,晶莹透明的液体不断流泻,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她花穴抽搐的收紧程度,每一收纳再张开,花液就汹涌而出,多得几乎可以装满一个小水盆了。

    “再射多一点。”他将粗大的拇指顶住她精巧的菊嘴旋转往里施压。

    “那里……啊啊啊……不要啊……姐夫……啊……”觉察到羞人的部位被他用手指抵着,她畏惧的想躲闪,可没想到那里的部位却引发了又一阵巨大的快感,才刚要停歇的花汁,又喷洒出来。

    “低下头看你自己射得多美。”他大掌按住她的后脑勺,硬是逼着她弯下身去看,“以后每一次都要这么射出来,听见没有?”

    她觉得好羞耻,看着自己尿尿似的,“不要,姐夫……”

    “现在还说不要?”他低低笑了,“射过一回,里面是不是很想要根硬棍子戳一下?”

    紧紧收缩的xiāo穴虽然仍有快慰,可的确好空虚,眼角流出泪,她闭上眼,绝望又渴求道:“想要,姐夫,好想要姐夫……求求你……”不自觉的,小臀儿摇摆起来。

    “看你这么乖,就给你了。”他轻笑,握住她的雪臀,用力往两边掰开,将早已叫嚣着要宣泄的恐怖巨头紧密抵住那依旧连连抽搐的小嘴。

    “吃了吧。”说着,他后腰往前一挺,强而有力的向里逼入。

    “啊啊啊啊……姐夫……不行……太大了……啊……”她尖叫,被撑到极限又塞得满满的快慰让她差点呼吸不过来,那么的大,会把她撕烂的,“呀呀……太大了,姐夫,进不去的……”

    “怎么会?上回不是全吞了进去?”他用拇指扒住她yīn花两边,用力扯开,垂眸观赏着自己的粗硕长jīng慢慢的埋陷入那道狭窄湿润的缝隙里,“恩,真紧,很爽。”

    她痛苦的摇头,快乐多得都难过起来了,他重重的摩擦和强悍的填塞,让她根本无法承受,“啊……不要了,姐夫,受不了了……”

    “敢说不要?”他冷笑,忽然沉重的一掌拍上她的雪臀,立即印下一个红色的手掌印。

    疼痛让她哭叫起来,“疼,别这样,姐夫……”

    “你会喜欢的。”他冷笑着,一边往她幽穴里继续深戳,一边重重拍打她的两片臀瓣,“恩恩,果然,打起来才会吸我,很好。”每一次拍击,她的穴内就会痉挛一下,本来就紧小得死裹住他的yīn穴,更是要绞断他一般的消魂。

    她又哭又叫,臀上的痛楚逐渐转换为火热,引发了另一种快感,“恩恩……姐夫……打用力一点……啊……好舒服……”她吐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yín言浪语。

    他满意而笑,“就知道是个骚货。”知道她可以承受了,虎腰猛力一撞,粗长得可怕的柱jīng竟然全部尽根没入了她yīn道中,他紧贴住了她的yīn部,而深处的龙首则沉重的撞击上她最深的花蕊,强迫那里的娇嫩花瓣绽放,迎接他滚烫坚硬的圆头挤戳入她小小的子宫。

    “呀呀……好深……啊啊啊……姐夫……”高氵朝再度而来,她几乎要崩溃了,“好舒服……姐夫,姐夫……”

    他则微合双目,享受着几乎要被咬断的绝顶快慰,“那么的小,味道很好。”比他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狭窄,那快慰是无法比拟的。缓慢的,他往外退出。

    当巨棒后抽,她的汁液立即喷洒而出,花瓣颤抖,“呀呀呀,姐夫……姐夫……”她摇头呻吟,小臀儿yín荡扭摆,“别走,姐夫,我要你……”

    “你要什么呢?”他诱惑的俯身舔她的耳朵。

    无上的快感让她丧失了所有的理智,失魂的叫道:“要姐夫的棒子戳我,姐夫……”

    他笑了,“小贱人。”猛的朝前一冲,硬生生的戳刺入她的子宫口,“爽不爽,恩?”

    “爽!好棒,好喜欢……哦……姐夫……”她快乐的浪叫。

    “那就自己来。”他定住身躯。

    她急切的握紧钢管,下身胡乱的前后摆动,尽可能的让那巨大的硬物在她饥渴的xiāo穴内摩擦,“呀呀呀,姐夫……恩……好硬好大……”

    他忽然一掌拍上她已经红肿的娇臀上,“再快点。”

    她受刺激的大叫,被驱使着快速扭动腰身,“不行了,姐夫……”可他那么的粗大,别说抽动,就连稍微前后的摩擦都很困难,臀上的重击让她哭起来,“快不了,姐夫……”又痛又舒服的味道叫她想多品味,又怕违背他的命令。

    瞧着她哭泣的欲望小脸,他心怜了,“可怜的小yín货,我会好好干你的。”说完,开始加快加强冲刺的力道,每一次都会撞入她最深处,戳得他快慰的闷哼,戳得她yín荡的哀求又浪叫。

    到最后,他的动作几乎是飞快了,她的yín液被快速冲刺挤出xiāo穴,凝聚在两人生殖器官的纠缠处,唧唧作响,“啊,你的làang穴被**得在叫呢。”他痛快的低吼,双手失控的紧揪着她红肿的娇臀,又打又搓又捏又揉,蛮横得一如在她体内肆虐的刚棍。

    她被那下流的话刺激得羞耻,可无法抵御的快感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哼哼的符合着他说出更yín荡的话语,“姐夫让它叫得再大声点吧……呀呀呀……”

    他眯眼哼笑,残酷的顶入,顶得她娇小的身都往上弹了,“别抓着那管子了,抓你的rǔ房,我今天还没玩过那里呢,自己玩给我看。”说着野蛮的一戳,顺势握住她的细腰,将她整个人转向正墙的镜子。

    她不由自主的听着他的命令握住了自己上下甩动的娇rǔ,自己玩弄的刺激景象自镜子传来,让她更加觉得火热而兴奋,“呀呀……姐夫……”

    “捏rǔ头,用力的捏,欺负它,掐它。”他凶狠的撞击着她的会yīn,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和xiāo穴汁液的唧唧声混淆着,yín荡又下流。

    她哭起来,他快戳死她了,剧烈的上下起伏中,她几乎无法捉住自己的rǔ头,勉强揪住了,才一使力,尖锐的快乐立即让她尖叫,无法控制的用指甲掐入那无辜的小rǔ上,好获得更大的快乐。

    “喜欢是么?小浪货?”他哼笑了,瞧着镜子里她满意又快慰的表情,握紧她的细腰,一阵狂猛戳击,将她送上高氵朝的同时,也在她死死紧咬的穴里将男精喷出。

    剧烈喘息着,他品味着绝美的高氵朝滋味好一会儿,才懒洋洋的掀起双眸,她昏迷过去的事实让他一怔,低低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