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刺花列传 > 刺花列传第2部分阅读
    实历来十分接近,买一送一?不会要我连这个小丫头也保护吧?当年我要做纨绔,你们要送我到部队去,好不容易脱身了,现在又要将我扯到京都世家的这些是是非非里来。

    都是红sè家族分了几个阵营争来争去的,那个特殊年代老一辈遗留下来的那点破事发展到现在居然有点壁垒分明的样子,何必呢!想起那个周家的嫡长女周虹,高容易两届传说中有冰山女神之称的学姐,只见过两次,十一年过去,印象居然只有很难接近的模糊,容易觉得很疲倦,但又很无奈。

    给容易叫破了身份,倪宝儿一点也不奇怪,jg官证和持枪证里都有。

    只是对容易一下改变成略有磁xg的男低音愣了一下,心里居然希望他们没有发生什么。“你把那位姑娘怎么样了没有?”倪宝儿的口气一向是的。

    “倪jg官希望我怎么样了吗?如果倪jg官是问讯的方式,我拒绝回答!”容易的声音很清冷,“再说,我说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倪jg官信吗?”

    倪jg官的脾气确实是干柴一般,“你有强jiān、偷盗的嫌疑,我现在要带你回局里进行调查!”拿出手铐走向容易。

    容易摇摇头,体制内的人习惯了乱扣帽子,公器私用,对权力的运用都属于宗师一级的,在国外生活了七八年,思维上居然象个愤青,容易苦笑。

    “是吗,如果你有拘捕的手续或证据我可以跟你走,再如果你有能力带走我,我反对也没用!”

    “你敢拒捕?”眼前容易的一身睡袍格外刺眼。“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倪宝儿对自己的武力充满信心。

    侍候了别人大半个夜晚,又接了个令人郁闷半天的电话,心情不爽的容易自然没有可能怜香惜玉,所以只有两个回合,奉扬武力的倪宝儿jg官轻松地杯具了。

    熟悉的手铐连着茶几和自己的手,看着容易漠然的背影,“死流氓,臭流氓!快放开我。”倪jg官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欺负女人算什么英雄,有种我们单……!”倪jg官习惯地叫到这里,才想起刚才不就是单挑来滴?声音低了些,“我不会放过你的!”

    容易回头,仔细地上下打量了倪jg官,淡淡地道,“你还算个女人?”

    “老娘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怎么不是女人?”倪jg官肯定不是第一次受到质疑回答得很快,将胸挺了挺,可惜jg服宽大,实在是挺不出可圈可点的内容来。

    “不放过我?”容易蹲下挑起倪jg官的下巴,“砧板上的鱼还敢这样说话?”倪jg官扭开头,“别碰我,臭流氓,拿开你的脏手!”一脚蹬向容易。

    卧室里有动静了,容易起身,“如果你再闹,我的臭袜子还空着!”看到容易坚定的眼神,倪jg官才象个受了委曲的女人,低声抽泣起来。

    应该是楼上有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声透过窗棂传进来,倪jg官想起容易一直专注地站在窗前,不由地红了脸,狠狠地啐了一口——下流胚。

    喂完水出来的容易态度忽然温柔起来,“被你三搞四搞搞得我对自己都有点不放心了!”刚才倚在容易怀里喝水的江念苏给了容易相当的诱惑,因为她吐了之后属于上空一族来滴。“反正你追到这里主要是担心我会对那位小姐怎么样,不如你亲自去守着吧!”抬起茶几,手铐脱出来,倪jg官愣住了喃喃自语,“这么简单我咋没想到昵?”

    容易失笑,“我漂亮的女jg司,头发的长短和智慧的高低一般成正比例关系。”将倪jg官搀起,“冲动往往使事情变得更糟,就象今晚,多备用套方案吧!”虽然倪jg官在同子街威风赫赫,但是不是打草惊蛇就两说了,故而隐讳的提醒她。

    这种提醒在倪jg官听来格外不是味道,‘哼’了一声,骑虎难下的倪jg官重重地关上卧室的门。

    两女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经过倪评估儿侦察,那个臭流氓确实不知上那儿去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能求的都求,童鞋们能给的就随便给点!

    ;

    第五章:车上遇上吴蕊妹妹

    “谢谢你的照顾!”看着床上多出来的漂亮清爽的女孩,江念苏没有过多的吃惊,那个男人,江念苏想,说什么是京都的帮闲,到青州办点事,原来是来会女朋友的。心中莫名地一酸,“你男朋友呢?”不过能让女朋友过来照顾自己也是一份天大的人情,虽然回想起来那个男人其实也照顾得不错。

    “我男朋友?”倪宝儿瞪大了眼,“你说那个臭流氓是我男朋友?哈哈,笑死人,我是听到那个死流氓逼你以身抵债特来保护你的jg察。”

    两人交换了情报情况,倪宝儿哦了声,“就算是见义勇为,也是个死要钱的混蛋!”心里对容易的观感却是好了不少。又想了想觉得有点索然,事情其实也不是很复杂,“算了,我也不追究他了,这个死流氓。”

    然后是相互赞美对方的皮肤、身材,再询问询问对方用那种化妆品和香水,感情升温得如七月骄阳。先是互称‘念苏’、‘宝儿’,然后到念苏姐姐、宝儿妹妹,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两个美女坐在床上闹侃,绕来绕去又绕到容易头上。

    “宝儿妹妹,你说那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人,我开始怀疑他们串通起来演戏或者他抱有其他什么目的接近我,因为打我和我资产主意的人太多了。”江念苏叹了口气,“但我发现他好象反而不想和我产生交集,连那个佣金只是他救我的借口一样。”

    江念苏不好意思一笑,“后来我装醉,说用自己身子抵债就是想知道他是什么人来的。”沉吟道,“有很多机会,但他没有占我便宜。到酒店以后我吐了才真醉了,他做的事我虽然迷迷糊糊,但还是知道的。感觉到他很细心、体贴,现在想来如果他要了我我也不会怪他的!”

    “切!”倪jg官嗤笑,“昨天他真要了你,你绝对不会这么想!”

    看着江念苏羞红的脸,“是想赖掉那四佰万还是你chun心萌动了?”宝儿调笑道,“谁知道是不是yu擒故纵的把戏?对男人还是提防点好,没占你便宜也不能证明他不是sè狼!”想起容易袭过自己的胸和‘听窗角’,倪宝儿对容易表示出深深地不屑。

    “到现在我连他名字也不知道,”江念苏忽然想起什么,“我倒是给了他一张名片,其他的情况我也没对他说,他到现在还没回来,宝儿妹妹你说我们现在走了,他会不会来找我?”口气里居然担心容易不去找她了。

    “没见过这种男人,英雄救美还好意思要报酬。”宝儿哼了一声,“不来不是最好,你不正想赖掉那四佰万?难不成你还准备将自己打包,送货上门?”拧了江念苏的脸一把,“这么水灵的妞,那臭流氓做梦都得笑醒。”

    “念苏姐你完全不用担心,他不来你也可以来这里找他啊!”宝儿指了指桌子那儿,“喏,行李什么的都在昵!”江念苏一扭头就看见了那装了十八万现金的袋子随意地丢在桌上。

    “我还可以告诉你,他的名字叫容易。”宝儿自得道:“妹妹可是jg察来滴!”

    容——易!江念苏喃喃念道,“走,咱姐妹逛街去!”

    ★★★★★★我是分割线★★★★★★

    容易登了去崂山的客车。由于二姑父的电话,容易不得不抓紧时间了,班头的爹娘,迟早是要面对的。

    想到二姑父将自己‘转业’到青州公安局,容易一阵苦笑,在国外挣扎了十来年,转来转去又转回体制内了,容易对作什么倒是无所谓,至少以后不要老是对家人撒谎了。

    既然在鲁省这里,其他人不说,有三个人容易必须打个招呼,一个是小姑父杨建国,现任省委副书记,一个是二姐夫粟轶,青州的常务副市长,由于青州是副省级城市,高配正厅,还有一个是发小聂中武,隶属于南济军区,去年升到副团还专门打电话到容易面前得瑟。

    杨书记和粟市长是容易的亲戚,却比不得聂中武来得亲近,容易扬起嘴角笑笑,拨通了聂中武的电话。

    “易哥儿?你小子今天终于舍得打电话给我了!”聂参谋长很激动,“你小子十年来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哥哥等你这电话等了十年啊,你不打哥哥不知道你还念不念兄弟情份,你打了哥哥就得逮住这个机会好好批评批评你,麻辣个巴子滴,修理这帮小兔崽子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如果修理修理你我会很有成就感滴。今天你主动送上门来,哥哥就先用嘴出出气,你要不服咱再用拳头……”

    “停!”听到聂中武还是如当年一般嘴碎,容易立马叫停,“你们部队在那里?我在青州了,你过来啊!”修理我?你这二杆子还差得远昵,反过来心里却有些温暖,这么多年聂中武一直当他是好兄弟。

    “真的?我在胶州这边,我马上过来找你!”

    容易将去见班头爹娘的事简单说了一下,叫中武开个车买点礼物到崂山会合,有聂中武作伴,心里好象没那么虚了,容易又掏出了桦木和刻刀,未曾留意到坐在他身后几排有一位女孩子听到吴鸣的名字猛地站起,盯了容易好久才重新坐下。

    “这位大哥,”快到崂山时,那个女孩显然忍不住了,窜到容易邻座开口,“在车上不影响你雕刻吗?”头伸到容易面前,“雕什么昵?”

    很清新的处子香,容易目不斜视,“不影响的,练手而已,一个战友!”

    雕像还很模糊,只有个脸型,但熟悉的人还是可以看得出是吴鸣的样子。“好象牛头村的吴鸣大哥哦!”女孩提高了点颤抖的声音,“是不是他啊?”

    “是,我班头,上个月走了!”容易随口应道,觉得面前的女孩在发抖,抬起头来,一张小家碧玉的俏脸上有泪,全身确实在无声的颤抖。

    “吴蕊?”容易一下就想到了什么,班头的妹妹?这么凑巧,一点心里准备也没有。

    “我哥他?——”吴蕊点着头,泪珠跌落。

    容易紧抿着嘴,低叹一声,闭上了发红的眼。

    车到站了,容易扶起抽泣的吴蕊,“妹子,到家再说,别哭了啊!”

    到家还要转一趟车,候车室的座位上,吴蕊趴在容易肩头轻声的呜咽,容易不时地将手机掏出来看表,聂中武你这个二货,十分钟还不到我一定叫你好看,兄弟在这尴尬得要死,这人来人往地看我的猴戏一样。

    “你是不是容大哥?”吴蕊抹了一把脸问道。

    “你知道我?”容易反问道,六年前组里第一位兄弟走的时候,在吴鸣的建议下集体到其他十二位兄弟家里都走了一圈,那次却没有见到吴蕊。

    “嗯,哥提过多次,除了你这儿多了条伤痕,”吴蕊指了指容易额头——眼角,“你样子一点也没变,照片上你站在哥右边!”

    一年一张合影,可照片上的人却一年比一年少,容易无语沉默。

    “那个腿不是很方便的谭大哥半个月前也到过我家。”吴蕊脸薄,说起谭远红的腿好象有点羞意。

    ‘机械师’谭远红高位截肢,就算装了假肢,走路还是看得出是个跛子。看来西伯利亚葬礼后他还先到这里转了一圈才回的明珠~市。

    “谭大哥走了以后,娘就病了!”吴蕊皱起眉,“可能爹娘有不好的预感。”容易看着略带坚毅的吴蕊的脸,“妹子,班头他们走了,剩下的七个全都是你哥!”抬手抚去吴蕊眼角的泪。

    “易哥儿,演那一出昵?”聂中武的声音一如往昔的高亢,“怎么把小妞儿弄成大花脸啦!”

    这家伙一来就破坏气氛,容易一瞪眼,“胡说个毛,这是我义妹,吴蕊,在车上碰到的!”赶快说清楚了,免得这二货满嘴跑火车。

    “原来是义妹,聂中武,你容大哥的哥,你叫我聂大大哥就好!”吴蕊看着一身戎装、英气勃勃,肩头‘二毛二’的中校军官,轻轻地叫了声“聂大哥!”

    聂中武应得那个大声弄得容易都脸红了,聂中武还不满意说应该有两个大才对。

    挂着军牌的桑塔纳驶出不到三里,聂中武扭过头,“妹子,有手机没有?”

    “有个cll机。”吴蕊摇头道。

    “停了停了!”拍拍司机的胳膊,“小钵钵你在车上等着,妹子你喜欢摩托罗拉还是三星,大哥送给你!”司机是参谋长的通讯兵叫刘波,到聂参谋长嘴里成了小钵钵。

    给聂中武从车上拉下来,吴蕊求助地看着容易,虽然和容易也是第一次见面,对吴蕊来说容易可比没上照片的聂中武要亲近多了。

    “你聂大哥送的你就收下吧!”二十一岁上大二了穿着还比较朴素,看样子班头每年给家里的钱不是很多。现金给得太多麻烦也多,华尔公司在华夏的几个分部一半的投权就是已经走了的兄弟亲属的,青州这边也派出了团队,先征求一下爹娘的意见吧。

    “到了,就是前面那幢红砖屋!”吴蕊靠向后座,指路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怎么围了那么多人?”聂中武兴奋地嚷道,“大爷大娘他们太客气了,叫这么多人来欢迎我们,”搓着手,“那怎么好意思!”

    “欢迎你个头!”容易在聂中武的帽子上弹了一下,“在吵架昵!”吴蕊瞪大了眼,“围住的是我爹!”

    车没停稳,容易就窜了出去。

    ;

    第六章:踩他们别说成就感,半点兴趣也没有

    容易扣住了想再次煽向吴老汉脸的那支手,看也不看向后一摔,扶住吴老汉,“咱爹,您没事吧?”

    咱爹?围观的村民一头雾水,这是那门子坑爹的叫法,吴老汉却清楚,几年前两排小伙儿跪在他们老两口面前,叫的就是‘咱爹咱娘’。

    “你是容小哥?”吴老汉抓住容易的胳膊,一眼就认出来了,由于修炼的缘故,容易的变化实在不大。

    “嗯!”容易抚着老爹粗糙的手,眼瞬间红了,儿子身家过亿,老爹却还在作普通农夫。

    “你敢摔我,抽不死你!”声未到,棍子的破空声先到,目标是容易的脑袋。

    “易哥儿小心——”聂中武高叫,“让开——”

    容易没有回头只反向探出手,一扭,那棍子就脱了手,带动了那人的身子,然后用力一抽。

    “啪——”结结实实的一棍,抽在后背上,那人扑地栽倒。

    “我先处理这事,等会咱爷俩再侃。”将吴老汉扶倒一边,转过脸来,虎视着人群。

    “站住——”聂中武一脚踏在那人背上,“都不许走!”指了指几个胆小想走的村民,“谁来说说这是咋回事?”玛丽隔壁的,还真是吵架,害得我表错情。聂中武脚下不由得用了力。

    随着村民缩的缩,散的散,六个年轻人成了焦点。这个也算是鲁省猛男了,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结实而武壮,仗着老爹是村长,姑父是镇长,成了镇上的一霸。“踩死我啦,表哥,帮我——”敢情是聂中武脚下的人吃不住痛向当头的那青年人求救。

    “快放开他,以为穿身黄皮就能到咱村里来诈呼?”吴迪看着聂中武身穿军装只是愣了一下,在他的心目中,就从来没写过‘怕’字。

    这时刘波和吴蕊跑进来,分别对着聂中武和容易咬了一会耳朵,两人对视一眼,形成默契。

    吴迪的怒火一点点升上来,在牛头镇谁也如此无视他。“一起上,住死里踩!”

    面对冲上来的六个大汉,容易也冲了出去,五秒,一个人影晃了几下,五个大汉就抱着手脚在地上打滚,聂中武也看直了眼,次奥,易哥儿居然如此威猛,我还没动手呢。

    刘波在聂参谋长侧前拦住吴迪,容易故意留了吴迪给他。吴迪听到四周的惨叫,脸sè变了,心里莫名地胆寒起来,恨恨地盯了容易一眼,“走,一个个装什么死。”拨腿就想溜,表弟也不管了。

    “走?你走一个试试!”聂中武叫道:“刘波!”

    “到!”刘波立正大声回答。

    “打断他一条腿!”聂中武淡淡地命令,然后跳起狠狠地对着身下伸手来搞小动作那只手踩了下去。

    “是!”回答的很坚决,然后躺下那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刘波比吴迪矮了半个头去,可抢先进攻的刘波,看到刘波走的也是八极拳的路子,容易不禁想起‘机关枪’程英来,一样的是密集型进攻、拳拳到肉的打法,刘波的身材是个缺陷,因为象吴迪这种没功夫底子的也支撑了七八招。

    “嘎”“住手——”一个五十来岁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跑近来,吴迪大叫:“爹,我的腿,我的腿断了。”看到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儿子,再看到捧着手惨叫的外甥,脸sè一下就白了,眼一下就红了。

    “吴畅——,”吴村长咬着牙,“你个狗ri的就看着别人将俺儿子外甥打成这样。”

    容易眯着眼,聂中武冷笑一声,正想说话,吴老汉被吴蕊扶着上来,“村长,求您放过俺一家吧…,我,我陪医药费!除了蕊儿的婚事,其他的俺都答应你。”吴老汉陪着小心。

    “陪,你拿什么陪,俺儿子一根头发都比你的贱命值钱”转向村民,变了笑脸,“大伙乡里乡亲的,评评理儿,俺听说他儿子死了,为了不坐吃山空,留点棺材本儿,作为村长俺好心好意让他到镇上常经理那公司入一股,我小外甥来和他谤事儿,不应也就是了,好好地将人推下了田坎,再有,你们家吴蕊不就是大学生吗,人家常经理可是镇里常书记的公子,又那点配不上你家吴蕊,俺家吴迪不过是带两个朋友来劝劝你,你就叫人将他们打成这样,大家说说这还有天理吗?

    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呼应起来,看到另一些人在冷笑,不解地询问,‘你们不知道村长嘴里的常经理就是苟少吧’‘你们不知道那个常经理是村长的大外甥吧?’‘你们不知道那个常经理是个结巴吗?’‘苟少是想强娶吴蕊呢!’‘对外说是入股,其实是还强要五十万嫁妆’‘这么多?嫁二十个女都够了。’

    虽然吴大村长的蛊惑力和y威都够,但知根知底的村民还是有些,避免不了小声议论。

    “所以——”吴村长毫不脸红地总结道:“想让俺放过你,那是作梦!”吴村长心想,你不和常书记作亲家,看俺踩不死你。又点了点容易三人,“还有你们,在牛头镇,谁也别想翻了这天去。”

    “jg彩,太jg彩了!”聂中武鼓掌笑道,“吴村长说得是有情有理有节,我们也不想翻这天,gcd的天谁也翻不了,我肚子饿了,还等着妹子给我作早饭昵。”

    言下之意,你别在这放狠话了,我们现在不会走,你赶紧叫人去。

    飞起一脚将吴村长外甥踢到他身下,厉声喝道“还不带着这些垃圾滚蛋!”

    刘波早已给二老的礼物搬了进来,聂中武这小子也实在,陪着容易在吴大婶床前叩了几个头,吴大婶显然接受了吴鸣辞世的消息,在她的补述下,容易和聂中武很快明白了事情的起因。

    归根到底其实还是两个钱惹的祸,吴鸣倒没有显摆或者露财的意思,怕吓着了爹娘,除了修现在这房子,每年只给了家里十万,爹娘肯定不会用那么多,大部份他们会存起来给吴鸣娶媳妇用。

    但没有不透风的墙,房子因为没有包给吴村长那个姓常的外甥种下了祸根,好在村里人都知道吴鸣徒手砍断红砖能打的娃,没人敢轻易欺负他们,上月吴大婶五十五岁生ri,没接到吴鸣电话的她一连好几天梦到吴鸣全身是血来跟她拜别,就请了一个道士来起卦,加上谭远红的来访,于是吴鸣死了的事就传了出来,吴村长和外甥常苟少就起了谋财谋sè的心思。于是吴大婶心绞痛的病情加重,暂时需要卧床静养。

    早饭后,容易将遗物拿出来,容易将华尔保安保全公司(猎人佣兵团对外的称呼)处理大股东遗产大致的规则、方法及吴鸣本人的意见说出来后,最先说话的居然是吴蕊,看来年轻人对新生事物接受力强,也说明吴鸣故去后渐渐由吴蕊当家。

    “开公司?分红?一半的股权?”吴蕊惊讶地喃喃念了几句转向容易,“容大哥,我大哥到底有多少财产啊?”

    “如果算上不动产,大概总计有两仟叁佰万左右。”容易想了想还是只说一半吧,未过门媳妇那事现在不适合提。

    包括聂中武,四人均‘啊’了一声。

    “是美金!”容易淡淡地接口。

    “什么,两仟多万美金!”换算成软妹币不是将近两个亿,吴蕊张大了嘴,难怪容大哥说帮家里开公司什么的。

    吴大婶却轻声地哭起来,“呜呜,鸣伢子啊你挣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年纪轻轻人就去了,连一男半女也没留下。”

    劝慰了半天,聂中武附耳容易说,“我出去看小黄瓜来了没有,你先陪着!”没等容易点头就溜了,这个耐不住xg子的货,容易摇头。

    吴大婶终于安静下来,对以后的安排一家人均要容易作主,想法很朴实,吴鸣信任托付的战友,他们也毫无保留的信任和托付。

    “好,老爹老娘、小妹你们信任我愿意让我来照顾,我是义不容辞,”听到楼下的嘈杂声,“你们放心,凡事有我”容易站起身,“现在你们收拾一下衣物,搞定这破烂事儿,我们去青州。”其实二老答应去青州,这事有不有手尾都无所谓了。

    来的是胶州~市委黄书记的公子黄爱国,也就是聂中武口里的小黄瓜,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就是瘦了点,容易很纳闷,人家胶州的都来了,家门口牛头镇的倒还没来。

    “我说小黄瓜,你能不能给我坐下来!”聂中武一巴掌拍到围着两人‘聂少、容少’叫个不停套近乎的黄爱国肩上,“你先坐在这儿看戏,等会关键的时候我再叫你闪亮登场。”

    “是,是,聂少,我还叫了发仔,是不是让他也闪亮一下?”黄爱国涎着脸又凑上来。

    “你还真当拍戏啊?”聂中武在黄治国头上敲了一下,“麻辣个巴子,你不是说你爹离开崂山才一年,这点小事分分钟搞定吗?还叫别人来瞎掺合。”用你是给你面子,玛丽隔壁的,一件事要欠两份人情?聂中武有点生气。

    “这不是你聂少交待的事吗,嘿嘿,保险起见,嘿嘿!”黄爱国陪着笑脸,“有个一差二错的,那我黄瓜脸就丢大发了!”又掏了中华烟出来散了一圈,连站在院子里的刘波和自己的司机也没落下。

    “嗯,有长进!“聂中武吐了个烟圈,“那个发仔是什么滴干活?”

    “这地头区委唐书记的二公子,唐益发,娱乐城的干活,忒仗义!”

    “开娱乐城的?”聂中武看了老神在在品茶的容易一眼,容易淡淡地开口,“如果你信得过,就交给他们吧!”点燃烟,“这个黄瓜,看来也是个喜欢打脸的主,一个村长,一个镇里的书记,踩他们,别说成就感,半点兴趣也没有!”

    吹了口气,烟飘散了。

    ;

    第七章:冤家路宽敞,只要你付出场费

    虽然黄瓜、小钵钵和发仔合计了剧本,但演出很失败,一是场景布置得差、舞台太小,二是演员不配合,素质太低。

    按照编剧文戏由黄瓜上,武行小钵钵顶,发仔在后埋伏包抄,结果容易和聂中武看了两张战友照片的功夫,因为唐二公子的车从镇里一直跟着常苟少,到了村里,还没等黄瓜摆开架式,陪同苟少的派出所所长就眼尖地看到了后面车里对自己冷笑的顶头上司,分管治安的张副局长。

    反派演员大溃散,黄瓜很不解气,在苟少愿意拿出两佰万损失费的前提下,还给了苟少狠狠地一巴掌,发仔拉都拉不住,一直嚷嚷让黄公子酝酿了半天勇斗黑恶势力的伟大情感的流产简直是罪不可赦。

    发仔很热情,也很有眼sè,属于八面玲珑的角sè,揽下了将打包的东西在吴家安定下来负责送到青州的活后,拦住车头,“快到饭点了,聂少,容少到崂山来能给发仔打招呼,是给小弟面子。”转向黄瓜,“兄弟你知道的我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又不敢拽着聂少和容少不让走,你给劝劝,赏脸吃个饭,就当给吴大爷饯行!”

    聂参谋长和容易面面相觑,就怕你这样说细话的粗人。好说歹说,由发仔随行到青州买单,反正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

    四人上了发仔的奥迪,由发仔亲自驾驶。

    “准备将大婶放到那家医院?”聂中武碰了碰容易,“是作检查还是住院治疗?”

    “一事不烦二主,”容易笑道,“就到你们军区396医院好了。”扭过头,“没问题吧?”

    “跟你在一起,受伤的总是哥!”聂中武撇撇嘴。

    “婶那病应该是冠心病早期,最好手术,先给他们都体检一下再看吧。”叹了口气,想起其他走了的四个兄弟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健康情况如何。想到就做,容易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京都新阳区,华希集团总部,二十八楼,执行总裁杰斯特正在冲业务发展部、业务执行部、保卫部的几个经理发脾气,一会儿华语,一会儿英语,还时不时挥拳大叫‘’、‘’,也不知在诅咒谁该死,还是想让这些经理都去死。其中几个华夏招聘的经理都皱起了眉,美利坚鬼子,你华洋夹杂、满嘴大蒜气也就算了,别口水满天飞好不好?喷了一个小时了,要吃饭了好不好?

    对于新进盈利的企业,自然会有组织有人想争夺、想阻击,很正常啊,何况人家是黑帮来滴。怎么老揪住内部不放?连外籍的经理也纳闷。

    手机响了,杰斯特按下接听,保卫部长钱刚发誓,杰斯特接情人的电话也没有这么温柔。

    “亲爱的容主任,很高兴能听到您的声音,感谢上帝您终于想起让您丢到东方卑微的朋友了,记得上次与您共进晚餐是在三年前的纽约……”

    “亲爱的布莱克先生,你的缺点和你的热情一样突出,你话太多了!”声音很平淡,却甚有威严。

    容主任?听起来象ck教官的声音,虽然只作了ck一天的学生,钱刚还是记忆深刻。不过钱刚却不知道华尔公司也好,华希公司也好,作主的不是董事会、总裁,而是在它上面的顾问委员会,现在的主任就是容易。

    “请问容主任有何指示?”杰斯特立马进入工作状态。车里,黄瓜和发仔暗道一声——牛,听这英语流利的。聂中武尖起耳朵,奈何人家说的是洋语,听不懂。看了容易一眼,要是换了我到国外潜伏,整天说、听鸟语一准会疯掉。

    看到聂中武同情的目光,容易苦笑。除了容易二姑父和容老爷子几位,谁都认为容易是特情处安排在国外工作。今年二姑父安排容易‘转业’看来也是顶不住压力了,只可惜其他兄弟没有容易这样的背景,要一辈子背着军队除名的污点,还要一直要维持退伍打工的谎言。

    想到这里,容易的语气一发地坚定,“我要拥有华希集团大陆分公司15股权以上股东及股东直系亲属最近一年的健康状况,如果没有,请立即组织安排体检,给你一个月时间,有没有问题?”

    “是,容主任,我保证11月16ri将报表送到你面前。”

    “上月决定组建青州分公司的事立即着手,我现在就在青州,业务发展部的考察意向、方案可直接向我汇报,另外,给我送辆车过来,实用一点。”

    “是,是!港台黑帮对华希展开了阻击的事,您要不要作点指示!”在华夏呆久了的杰斯特有点象体制内的人了。

    “没出现流血事件向黄主任汇报,先就这样。祝你好运,我的朋友!”容易挂了。

    容易眯起眼,是竹联、四海,还是新义安、红星?多事之秋啊,班头一走统筹的任务落到他和黄奢头上,即便有心理准备,还是不能适应这种劳心。

    城西的天和大酒店由于靠近396医院,自然成了首选,一顿饭几杯酒下来,发仔和聂参谋长已经相熟了。

    黄瓜带着发仔围着医院跑前跑后的,就提了一个要求,晚餐和夜晚的节目由他来安排,聂中武和容易苦笑,应了发仔绝对不能再拒绝黄瓜,只得又应了。

    打发了刘波送吴蕊去学校,黄瓜请示道:“聂少,容少,是去‘铁幕诱惑’酒巴还是‘海天娱乐城’,西城就这两个地方还可以!”

    “去海天玩一下吧,那里节目多一点!”聂参谋长挥挥手,“不要太晚就好,虽然是礼拜,夜不归营总不太好!”容易暗自点点头,小武子成熟多了,“你车上带了便装没有?”

    城西是青州的交通中心,一向繁华,临海娱乐城是老招牌了,包含了卡拉ok、美发、浴足、沐浴、台球、保龄球、棋牌茶座等。

    容易站在门口等聂中武和刘波换衣服,盯了招牌的霓虹灯看,招牌里灯好久不换了,海天娱乐城在夜里就成了‘每人吴木土’。

    黑皮事着一个小弟从外边回来,西城是三才帮的地盘,而海天则是三才帮的据点。是他,扳断了三德子手的那个人,黑皮握紧了拳头,摸摸鼻梁上的创口贴,恨恨地将长围巾拉到眼睛下从容易身边溜了进去。

    加上七个陪唱歌的姑娘,再大的包厢也热闹起来,由于大家以聂中武、容易为中心,在聂参谋长的命令下,刘波唱了一首《打靶归来》,不说歌喉,声音倒也洪亮清脆。黄瓜和发仔也学着样,先将司机推出来。聂中武也只能唱军营的歌,选了一曲《想家的时候》,中气十足又有穿透力,掌声一片。容易也不娇情点了《送战友》,心里默默道,“班头,这首歌献给你,一路走好!

    容易唱歌的声音低沉中略带些沙哑,一位美国的女歌星点评过容易动人而有磁xg的男中音,连有些声乐底子的陪歌姑娘都纷纷起哄要容易再来一曲。聂中武默默上前,拍拍容易的肩。

    无奈地容易又选了《我的老班长》,一个服务员进来加水,并将一杯茶递到唱歌的容易手中,包间的灯光不是很暗,容易发现她对自己额上的伤痕非常留意,却也没有在意。

    五楼值班办公室,“猴哥,他们订的两个小时就要到点了,怎么办?”黑皮焦急地问。

    “你不是安排服务员了吗,他们个个都很规矩?”猴哥y着脸问,“那调查到什么来头没有?”

    “没有”黑皮摇摇头,“我叫经常在这里看场子的兄弟去看过都面生得很!”

    “那我还能怎么办?”猴哥冷笑一声,“你接私活又没有我的份,偏偏今天又是我值班,都是帮中的兄弟我也很帮你,但在自己的场子里无故对客人动手,你说帮主会不会剥了我俩的皮!”

    黑皮嘿嘿干笑两声,“以后一定不敢少了猴哥的孝敬,再说说不定是肥羊昵,都开了小车来滴!”

    猴哥哼了一声,“你个猪脑子,有头有脸的也开小车好不好!”狠狠地将烟头甩在地上,“先看看他们还搞不搞其他节目,如果要走,制造点冲突,从那几个司机下手,免得踢到铁板。”

    看着要去作安排的黑皮背影,“要不你再去请一下毕老千,听说平常你对他也很尊敬,今晚店里他最能打!”

    黑皮只得应了。

    大家对放歌实在只有这么多兴趣,没到钟就散了,上了门楼沐浴。

    容易几乎可以肯定是在五年前回华夏那次中了y毒,容易的修炼到了瓶颈,想起师门留了两个储存内力的珠子,吸了一个差点走火入魔,给人救了后,到突破炼神返虚的境界之后那一段时间几乎是无女不欢,幸好在那期间救了‘毒天’索丽娅,不然得天天上夜场。而今yu望淡了,但控制力其实也不是很强。

    躺在洗浴床上,半裸的服务女郎的全身是湿的,那是一种含蓄而另类的诱惑,加上不停地在身上展开摸、擦、揉等组合系列套路,容易下身很阳刚。

    拨开服务女郎伸向自己下身那个位置的手,“不用管它,你只管帮我沐浴就好!”

    就用费用里包含那种服务,容易也不会要,吴鸣的七七要到十二点以后才算完,先憋着!不能对班头不义。

    快要洗完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易哥儿,发仔他们打起来了!”

    容易两人赶到现场,黄瓜和发仔的司机已经给放倒在地上,看来两人也吃了点亏,衣物均很凌乱,刘波站在两人身前,与一群,至少有十多个大汉对峙。走廊里塞得满满的,有的甚至站到了楼梯口。

    抱胸斜靠在墙上的黑皮恨恨地盯着走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