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其他小说 > 刺花列传 > 刺花列传第10部分阅读
    上,放平了声音,“压下陆堂主你们的请求,是因为这几天南城区多了很多‘便条’(便衣jg察)监控我们,以你们那帮兄弟的冲动劲,保不准就闹出大事来,所以我让宫堂主的兄弟尽数散出去,在这小子可能出现的地方布控。‘疯子’断了七根骨头,严重脑震荡,人现在还没醒,事关黑虎会的脸面,这场子一定得找回来!”声音尖厉起来,“今天用了点手段,将那小子请了来,既然到了我们的地头,先好好招待一番再说!”

    目光移到赵阳身上,“底下的兄弟没动那两个妞吧?在事情没了结之前让他们规矩点,我们是黑社会,不是外围的小混混,更不是街头的小流氓!”

    赵阳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看上去很jg干,听到卢天明的问题站起身道,“只问过两次话,不过弟兄们都不是斯文人。”不知是不知情还是对底下的兄弟控制力不行,明显底气不足。

    这时桌上的对讲机响起,“卢会长,那小子来了!”卢天明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吩咐道,“打断条腿抬进来!他不是很能打吗?要那小子打进来也行……。”

    毕继业指着帝豪歌舞厅旁边的过道,“堂口应该从这里进去!”眼尖的容易看见一个拿着对讲机的大汉边说话边向自己迎来,启动箭步疾冲上前,一个肩撞将那大汉顶跌出去,同时劈手夺下对讲机,刚好听到卢天明的话。冷冷地接过话:“卢会长是吧,如你所愿!”一把捏爆了对讲机。

    议事厅里,卢天明听到容易清冷的声音,没来及说什么,通话中断了,耳中只有呜呜地电流声,卢天明的脸扭曲了一下,咬牙吐出几个字,“准备迎客!”

    “你跟在我后面,注意保护自己!”容易没有停步,提起那个半昏的大汉,一闪身进了院子。

    两排建筑最外边的墙上,各有一盏路灯。院子里已经严阵以待,三十多个黑西装青年每人手里一根钢筋条,排成一种奇怪的队形缓缓走近院门,如果在空中,就会认出这是一个空心艺术体的‘人‘字,只是有的因为一些花圃和绿化,使这个字有些走样。最前面那个脸上的肿还没有消退,指了指容易,“就是他——”身子却往后缩,想来他刚才应该也在外面,先跑回来报信,不过对容易已经畏惧,只想往后躲。

    没有任何的对话,容易眯眼扫视了一下,一股毁凛冽的杀气扩散开去,三十多人的逼近的脚步齐齐一滞,忽然其中一个‘呀‘地一声大叫,当先冲了出来。

    容易更快,启动加速度,扭身闪过钢条,反撞入怀,擒住那人的双手,一个背摔,呯地将那大汉砸在地上,顺势一脚,将他踢起飞向毕继业,“将他打晕!”从腰间抹出一把围棋子,用力撒了出去,立时传出一片呼痛声,甚至几个运气不好摔倒了。

    如果jg确控制力度、速度和角度,容易最多只能同时挥出九粒棋子,而且还有严格的手法,是为盗墓破机关用的,对付这些小鱼小虾,只要打中腿就行了,同时面对那么多的钢筋钢管,挨个一两下很正常,容易还没有抗体罡气,不想在这里受伤,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围棋子如果不是打中|岤位和要害,即使附上容易的真力,最多只能让人疼痛、受伤,但容易的要求更简单,打乱步伐和进攻的节奏,刺穿这个最低级的雁形阵就行了。

    毕继业跟在容易身后,什么叫‘秋风扫落叶’,什么叫‘风卷残云’,这就是了,基本上每个对手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没有谁能阻挡容易的脚步,没有打晕的就是给打折了胳膊或腿脚,如果那晚我和易少动手,我一定会很惨。

    易少的速度看上去不快,也没用什么武功,就是几个简单的动作,闪、扭、转、锁和挡,但每个人都好象送到他最顺手的地方一样,而且每个人最多只出手一次,闪开或格开钢条,然后一拳打倒,或一脚踢飞,顺手的就提起往后一扔,由毕继业负责将没晕的打晕了,不顺手的要惨一些,易少会在他脖子上补一脚。然后就换个对手,等毕继业拣好棋子,容易已将最后一人提在手里,正好处在两排房子正中间坪地上,毕继业扭头一看,打晕的队伍居然很壮观。

    “我妹子在哪里?”容易缩了缩手,将最后醒着的人拉近了些。“两个女学生,就关在最后面的房子里。”这不是秘密,再说面对容易满脸煞气,那里敢不说。

    两个?容易皱起眉头,还有谁给连累了?

    “绑架我妹子,后面这些人有份没有?”容易再问。那青年眼睛转了转,想来是不想出卖兄弟。容易一个巴掌抽过去,头摆了三次才停下来,脸已经肿了,“这个问题还要想吗!”容易顺手将他抛起,一把扣住喉咙,逼视了两秒,然后淡淡地说,“如果你不想说以后就不用说了!”手指缓缓用力。

    那汉子慌了,却说不出话来,只唔唔地点头不已,那些人反正晕了,怎么说道友不死贫道嘛,很快就将参与绑架的四人指认出来,说还有两个在后面。容易很痛快地给了他一个手刀,从腰带里抽出一根大约三米的细绳来,毕继业如果不在近前可能还注意不到,将这四人的手腕缚在一起,拖着大步前行。

    第二排房子里一下冲出很多人来,仍然是黑西装,不同的是每人手里提了一把制式的西瓜刀。路灯下,当头的赵阳空着手,脸sè很y沉,自己从后院走到这儿,容易居然已经将第一梯队收拾完了,在这里与自己碰上了头,大吃一惊,心想一下放倒我们三十个弟兄,果然很能打。

    虎躯堂虽然不是经常参与打打杀杀,主要负责一些正经生意,象赵阳一个副堂主就分管着一家物流公司和保安公司,但会里两佰经过系统训练的核心骨干地是每个堂都平分了四十个,刚才至少有八个参与了第一波围攻,竟然连阻挡一下都作不到,想想身后四十个刀手,为了给疯子报仇,除非动用枪械,不然付出的代价绝不小,宫堂主提议用江湖规矩来解决果然是老成持重啊。

    容易仍然一步步走近,赵阳目光落到被拖着发出痛苦呻吟的四人身上,这正是下午绑了两个女学生中几个人,心内大火,在自己家里,容易如此作法,确实太打脸了。

    “这位兄弟,未免欺人太甚了!”赵阳咬着牙道,“辱人者,人必辱之!”

    容易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赵阳一眼,“这句话应该我对你们才对。”站定后喝道,“让开——”

    能让吗,自然不能,不然这副堂主也不用干下去了,赵阳虽然不够勇武,但人争一口气,于是大喝一声,一拳直奔容易面门,容易哂笑一声,也一拳迎上去,清脆的骨裂骨折声传出,赵阳惨叫着抱手疾退,有人尖厉的高叫,“弟兄们,一起上,砍死他!”

    容易瞪圆了眼,扬声吐气,“谁敢挡我!”血煞之气迸出,这是比杀气更让人心神不定胆怯胆寒的意志之力,四十刀手只觉得自己置身于沙场之上,周围尽是尸山血海,胆颤心惊,而容易化身为一杀神,随时就杀向自己。

    容易细绳缠在手上,一紧一提,将拖着的四人舞起来,如流星锤一般,早有四五把刀收手不及,鲜血四溅,几声杀猪般的凄厉地惨叫在空中回荡。

    舞了七八圈,在容易没挪脚步的情况下那四人也各中了好几刀,帮众齐齐不敢上前,退得远远的,终归有近六佰余斤,舞动后借助惯xg倒是轻松些,但手勒得生痛不已,虽然恨这几人绑架了吴蕊,但现在还不是要他们命的时候。

    本来容易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救吴蕊,拨除黑虎会,但容易觉得没必要,索xg光明正大将他打服打怕了,一次xg解决麻烦,如果黑虎会要死硬到底,那就两说了。再说容易在没见到吴蕊之前,也有点投鼠忌器,即使自己冲过去,还有个毕继业在后头昵。

    容易一松手,四人脱手飞向后边,落在一花圃边,毕继业跑近一看,竟然还有一个没晕的,刚才容易的表现亿可是看得清楚,多好的护身符啊,还有一个会出声的。

    冲进去要面临乱刀,虽然容易不惧,但容易觉得没必要。所以这次容易走得很慢,一步,再一步,那帮人看着容易,竟然退了一步,再一步,明显气势被夺。

    怎么让一个人给吓住了,有两人反应过来,一马当先向前冲,后面诸人也哇哇叫着挥舞着西瓜刀。

    容易心道,来得好,一把抓住了第一把刀,当然是握刀的手啦,然后夺刀,一脚将他送进后面的人群里,闪过第二把刀,一刀砍在第二人的胳膊上,发出刺耳的入骨声,竟两次才拨出来,鲜血溅到容易脸上,如果在人群中就这一下难免会受伤,容易一惊,这种刀看着又光又亮,其实并不锋利,于是一脚踢开第二人,站着以守代攻。

    一波接着一波,容易每次只让自己面对最多五把刀,轻松而悠闲,砍手顺手就砍手,砍腿顺手就砍腿,如果有人想绕到身后夹击,杀得xg起的容易毫不容情,对着脑袋一刀砍倒。当容易换到第十一把刀时,容易连身上的血也没溅上几滴,因为抢刀比拨刀更轻松。

    所有人都惊呆了,才几分钟啊,四十人只有十五人身上是完好的,还包括没有再动手的赵阳,周围是一地哀号之声,黑虎会纪律xg再强,剩下的刀手也已经没有多少勇气了,反观容易越战越勇、越战越狠,容易开始进攻了。

    赵阳脸sè苍白,忍着痛开口,“停手!让他进去!”

    ※感谢书友杨勋军的打赏,拜求点击、收藏和推荐!

    第三十二章踩平你们很容易,信不信?(下)

    感谢白菜是好菜书友的打赏!

    容易蹲在赵阳面前,“是不是最先冲上来的那两个参与了绑架?”反手将手中的刀扔出去砸在一个想爬起来的人肩上,笑了笑“你是聪明人,不会骗我的,对不对!”

    赵阳看着脸上星星点点血迹而面带笑容的容易,感觉有点渗得慌,心中一叹,全部交给会长去处理吧,点点头马上扭过脸去。

    容易将六人手腕一同缚了,拖着前行。赵阳有点不解,难道黑虎会的虎须这么好捋。

    这时容易的电话响了,小钢炮的声音传来,“惊喜吧,我到了,在什么位置?”

    这么快?容易很纳闷,小钢炮是中原帮少帮主,在济州分舵坐镇,到这里至少要三个小时,原本是要他过来收尸并震慑一下这里的黑帮,要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跳出来烦他。

    容易报上了帝豪歌舞厅的地址就挂了,该怎么做,小钢炮自然很清楚,能够有资格加入‘玩客’这个国际闲人组织,都还是有几刷子的。

    卢天明坐不住了,那小子居然骁勇如此,传过来一次战报,脸sè便y沉一分,赵阳的决定实在是太正确了,至少保留了几个完整的,下令叫人将吴蕊两人带出来,和两位堂主及一些骨干等在门前。

    “容大哥——”吴蕊看到容易带着哭腔喊道,两位帮众用力地扭住挣扎的吴蕊,旁边的周采莲嘴角动了动,没有出声,两眼却放出神采来。

    容易在十米外站定,毕继业却躲在远处,容易刚才给他吩咐了几句。

    “我来了!”容易双眼扫视一圈,落到卢天明身上。

    “很好,很好!”卢天明点着头,这赞美很力度,却听起来很别扭,“还要再打吗?”

    “悉听尊便!”容易毫不退让。

    “我却不想再打了!”卢天明哼了一声应道。

    “那就是要谈?”容易也知道黑虎会应该不敢再打下去,越打代价越大,如果再打接下去大概要动枪械了。

    “我也不想谈,我只想敲断了你两条腿,然后爬过来求我!”卢天明扭曲着脸摇头恨声道,“如果你不想这两个妞脸上给刺朵花,最好按我的说法去做!”

    “踩平你们其实很容易,你信不信?”容易挑嘴角,冷笑道,“卢会长不想讲规矩,尽管试试!”

    卢天明死死地盯住容易的脸,有点拿捏不定,难道这小子有大来头?又有点骑虎难下,看容易仍然是淡定的神情,无怒无喜,就好象说出去吃顿饭一样简单。踩平我们很容易?当我吓大的吗,卢天明扫了捆成一团的六个帮众,喝道,“动手!”

    用两女来威胁容易是商量好的步骤,动手的自然是看住吴蕊两个的帮众。

    话音未落,容易手腕一抖,闪电间,两柄雕刻刀飞出,贯穿两个举起匕首的帮众小臂,匕首落地。容易迅速一个前滚翻,跃起扑向卢天明。

    其他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以卢天明的身手,只来得及出一拳,容易在空中扭身,一掌砍在卢天明肋下,左手疾速伸出扣住卢天明咽喉,连退几步,一把枪抵在卢天明额头,这时卢天明的护卫才准备掏枪。

    “砰!”容易把反手一枪,打在一个举枪起来的护卫手腕上,冷然道,“谁再动,下一枪我就打在这里!”将冒烟的枪口顶在卢天明太阳|岤上。

    僵持,气氛徒然紧张起来,有近二十个帮众和护卫手按在枪柄上,给容易冰冷的眼神盯住,看着卢会长头给枪顶着,却有点投鼠忌器,当然也有怕和刚才那位一样,谁知道容易下一枪还会不会打手腕,要是给脑袋来一下,那乐子就大了!

    几分钟过去,在场的人手心都捏了把汗,但谁也不敢动,一动说不定就是枪战。

    算了算时间,基本上很多人的耐心都到了临界点,虽然黑虎会的人很笃定,对持,总是人多的占便宜。

    捏住喉咙的手松开了点,“现在该你说话了!”容易用枪挑起卢天明的下巴。

    “呯!”容易抬手又是一枪,这次贯穿了宫堂主大腿,宫堂主惨叫一声扑倒,原来宫堂主离得最近,他趁容易扭头之机冲上来想将卢天明踹开。没想到他快,容易的枪更快!

    “还有谁想试试!”捏信咽喉的手又紧了紧,“看来卢会长手下和卢会长一样都不怎么讲规矩啊!”手指慢慢扣下。

    容易平静下的煞气惊人,这些帮众动过枪的终归不多,卢天明一点不敢怀疑容易的话,打了冷颤大叫道,“玛逼的,谁想我死就开枪!”

    扭了扭脖子,“现在我、我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好好谈谈!”卢天明艰难地请求。

    现在我是不想和你谈了,等会有人和你谈的,容易不理睬他。看到毕继业上来,心中大定,小钢炮已然来了。

    吴蕊胆子大得很,听到句话竟然撞开身后那人朝容易跑来,虽然被捆着双手,但速度飞快,侧后有一卢天明的护卫认为机会来了,举起手中的枪。

    周采莲的尖叫和一声沉闷的枪响,那个护卫的头象西瓜一般爆裂开来,吴蕊一头扑进容易怀里,嚎哭不已。

    众人抬眼一看,围墙上不知什么时候趴了人,至少有四支黑洞洞的长枪指向场中。

    不能动,也不敢动了,真的会给一枪爆头的,黑虎会上上下下脸sè都变了,动的人只有周采莲,跑过来,不等毕继业给她解开绳索,就一边流泪一边呕吐起来。

    一阵脚步声从后传来,然后是一个sāo包的声音,“还好赶上了,主角吗,总是到关键时候才闪亮登场滴!”

    小钢炮打扮得象一个要去赶赴宴会的绅士,穿着礼服,白领结,白手套,身后两排清一sè带黑sè礼帽、长围脖、黑风衣的男子。

    “陈少帮主——”给容易丢到地上的卢天明惊叫起来,别人不认识,但到了他这个级别却很清楚,中原帮才是晋、鲁、豫几省地下世界的龙头,他们这些帮会每年都需要上交一定的‘管理保护费’上去,他有幸见过小钢炮几次,谁知道小钢炮只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却不理他。

    容易和小钢炮交换了一个眼神,容易只点点头,轻声道“是我!”小钢炮举起手作了一个手势,有一半人立马冲上前,将所有人的武器都下了。

    “谁对我妹子动手动脚的,自己站出来!”容易退后几步,将捆着的六人一脚踢到众人面前,“不然我保证你会比他们更惨!”吴蕊和周采莲蓬头垢面,脸有些红肿,衣衫有些凌乱,如果不是在华夏,容易真想一枪一个全干掉了事。

    “妹子——”容易揽着吴蕊,“害你受苦了,别哭了,都过去了!”容易抚着吴蕊的背,看向周采莲,投了个征询的目光,周采莲摇摇头,还好应该没被凌辱。

    “呯!”又是一枪,这次打在卢天明腿上,容易眼皮都没抬,声音转厉,“是不是没人站出来?”

    “你的枪声音太大,换我来!”果然是闷响,这次是陆海大腿给洞穿了,谁叫他站在前面昵。

    有一个帮众走出来,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我只调戏了几句,算不算?”

    容易瞟着周采莲,她轻轻点了下头。又一个站出来,“我摸了一把!”倒有点敢作敢当的勇气。随后又陆续站了四五人出来。

    “我要先走了!”容易仍然拥着还在呜咽的吴蕊,“这些人给我带走!”指着地上捆着的和刚才站出来的。

    “没问题,该带走的我会全部带走,刚才动了枪,得赶紧收工!”小钢炮点头道,眼睛落到吴蕊身上,很好奇。

    “‘玩主’的妹子!”容易和毕继业一人扶了一个向外走。

    小钢炮的脸sè立时狰狞起来,走向卢天明,拳头指骨捏得一阵脆响,一个大耳光摔过去,拖了就走。

    ※拜求点击、收藏和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