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都市言情 > 医婿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灰飞烟灭
    在听完唐平凡这一番话后,敬宫雅子的愤怒突然散去

    她的脸上多了一抹失魂落魄。

    是啊,不管什么原因,麻衣长老没有出现,没有袭击,这一局就彻底无法翻盘了。

    “行,我认输,认命。”

    “唐平凡,这一局,我输了,成王败寇,要打要杀随你的便。”

    “只是希望你能让我这个亲王有尊严的死去。”

    她昂起了向来高傲的头:“敬宫感激不尽。”

    万念俱灰,一心求死。

    “敬宫亲王啊,你不仅被仇恨蒙蔽,还失去了往日聪慧。”

    唐平凡掏出一张纸巾,轻轻擦拭了敬宫雅子的脸:

    “我跟你说这么久还说出我们的计划,目的不是想要你输个心服口服,也不是我要自我炫耀。”

    他轻描淡写:“我唐平凡不需要这一份虚荣。”

    “我大哥跟你说这么多,一是念叨老朋友的情谊。”

    唐石耳看着敬宫雅子接过话题:

    “二是想要你知道,跟唐门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们能在血洗血龙园,还能在葬礼让你们全军覆没,那就是说明我们能随时碾压你!”

    “所以你最好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

    “还有没有同伙,在哪里联络?匿藏地点何处?有没有人接应你们?”

    “还有,那个丑陋老头有没有其余落脚点?”

    唐石耳干脆利落出警告:“说出来了,你未必能活,但可以死一个痛快。”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敬宫雅子哈哈大笑一声:“唐平凡,你们不要想着从我口中挖出东西。”

    “你愿意给我一个痛快就给我一个痛快。”

    “你们要折磨我也尽管放手过来。”

    “只是我敬宫雅子再凄惨再痛苦,我也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东西。”

    “还有,我确实失败了,但不代表我们失败了。”

    本站域名。

    “我告诉你,游戏刚刚开始呢……”

    说完之后,她的脑袋就砰的一声对着地面一磕。

    一股鲜血溅射出来。

    敬宫雅子闷哼一声晕死了过去。

    “一如既往刚烈啊。”

    唐平凡脸上没太多情绪起伏:“把她带回龙都。”

    敬宫雅子身份显赫,哪怕不从她嘴里挖出东西,也能坑杀阳国王室一波。

    唐石耳一挥手,唐门子弟马上行动起来。

    很快,现场众人也都动作起来。

    挡路的泥土树木杂物全部被清理掉。

    一辆辆卡车和救护车开了上来。

    卡车把敬宫雅子同伙的尸体全部运走送去官方,让官方跟阳国人交涉讨取一点彩头。

    救护车则把受伤的唐门子弟和宾客运走。

    接着,现场血迹、弹孔和弹壳也被处理干净,一些树上的血迹也被擦拭。

    墓坑重新整理,鲜花一批批运上来,很快,整个墓地恢复了洁净和清幽。

    慕容无心的尸体也从山下运上来入土。

    两个小时后,葬礼结束,唐平凡拍拍慕容嫣然的肩膀,随后就带着人走向新的车队。

    他要回龙都了。

    直升机和先锋队伍瞬间开路。

    不少金属仪器也高频率工作,扫射地面和树枝看看有没有炸雷,

    看到唐平凡要走,宋红颜也拉着茜茜和叶凡钻入进去去。

    女人冷着脸,她要兴师问罪。

    叶凡无奈,只好跟着上车。

    反正他也要去机场接叶无九,去皇固屯也算是顺路。

    车队很快离开飞来峰,风驰电掣行使在主干道上。

    坐在车里,唐平凡没有跟叶凡他们说话,而是拿着手机跟叶堂三大基石沟通。

    他把自己掌握的敌人联军情报提供给了叶堂他们。

    名单上的敌人已斩杀九成,敬宫雅子也落网,但丑陋老者还不见踪影。

    唐平凡就请三大基石介入了。

    毕竟保护神州合法子民,三大基石要义不容辞。

    半个小时后,唐平凡电话打完,车队也快已经抵达黄泥江大桥。

    面对这百年老桥,车队度放慢了一些。

    “唐平凡,你不用解释解释吗?”

    看到唐平凡空闲下来,一路冷着脸的宋红颜冷冷出声。

    “不好意思,处理手尾久了一点。”

    唐平凡放下了电话,拿湿纸巾擦擦手,随后和蔼地摸摸茜茜的小脑袋。

    “叶凡,辛苦你们了。”

    他对叶凡笑笑,接着又对宋红颜补充一句:

    “五大家和姑苏慕容昨晚已形成决议,华西资源分配方案由你全权做主。”

    “狼国封地一事,六家将会组建九千武装力量,全力庇护你们开。”

    唐平凡轻描淡写化解宋红颜的怒意。

    “嗖——”

    就在宋红颜要说什么时,叶凡却眼皮一跳,看到天空一个黑点突然变大。

    它不仅躲过了直升机的侦查,还精准锁定唐平凡的车子俯冲下来。

    如利箭。

    “小心!”

    叶凡见状脸色巨变,一拳打断一扇车门,探出身子狠狠甩了出去。

    他不知道这苍鹰蕴含什么危险,所以不敢一把抓住和一拳打碎。

    唐石耳也喝出一声:“准备战斗!”

    “砰!”

    车门狠狠击中俯冲而下的苍鹰,把它砸回了空中十几米高。

    还没落地,苍鹰就轰的一声巨响,在前方炸出了一团血雾。

    血雾不仅不散,还成倍膨胀,比吹的气球还要快。

    雾气瞬间弥漫蔓延笼罩几百平方米范围。

    整个桥头堡都被笼罩。

    一股刺鼻气体四散出去。

    “啊——”

    前方几辆快要驶入火车站的车子被气体一冲,司机和车上精锐瞬间身躯一颤。

    随后他们就捂着口鼻七窍流血倒地。

    一个个惨叫不已,脸色黑。

    车子也失去控制,撞在黄泥江桥墩后,又转了一个圈横在桥端出口。

    后面的唐石耳等人刹车不及,相续碰撞在一起。

    唐平凡的车子也被挤在中间。

    一架直升机从前方返回来查看情况。

    结果驾驶员不小心吸入气体,也是口吐白沫倒在座位上。

    所幸副驾驶员及时拉了一把方向,直升机才没有撞向车队,而是一头栽入黄泥江。

    接着两人从水里浮了出来。

    “鲨芥毒气!”

    叶凡脸色一变:“快避开!”

    他辨认出这毒烟,就是山丘一炸差点让袁青衣没命的毒气。

    他迅掏出几颗药丸给唐平凡、宋红颜和茜茜吃下。

    接着又拿出一袋七星续命丹递给唐门子弟去救人。

    “快,快,给他们吃下,不然会没命的。”

    叶凡吼叫一声,随后窜出车门扫视。

    他目光死死盯着天空,担心还有苍鹰从天而降袭击。

    他怎么都没想到,敌人都败成这样了,还要垂死挣扎。

    但叶凡的愤怒很快僵滞。

    他的目光带着几分绝望,江水滚滚的上游,顺流飘下的一艘渔船。

    渔船有一个中年男子驾驶,马力全开,直挺挺向黄泥江桥墩撞击过来。

    渔船上,堆满了无数个黑乎乎的汽油桶。

    叶凡身子一抖,瞬间想起了《伦敦陷落》的电影。

    尼玛,玩这么大!

    叶凡大脑一白,随后吼叫一声:

    “快跳江。”

    他旋风一样冲回车子。

    他一把扯出唐平凡甩入了下游江面,接着抱住宋红颜和茜茜也跳了下去。

    叶凡身子刚刚沉入江水,渔船就狠狠撞中了桥墩。

    “轰——”

    一声巨响,黄泥江大桥灰飞烟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