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都市言情 > 王婿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前老丈人
    叶凡身体恢复不少后,就给袁辉煌和慕容无情几个治疗一番。

    他让这些人伤势尽快好转,这样不仅能参加葬礼,还能更好自我保护。

    他可不想袁辉煌出什么事。

    慕容无情原本对叶凡充满了敌意,但经过丑陋老人一战,态度缓和了一些。

    叶凡也知道他对自己不满的原因。

    那就是华西慕容本是姑苏慕容的碗中的肉,结果被叶凡抢走吃了。

    相比姑苏慕容期望的利益,叶凡瓜分出去的难于满足他胃口。

    叶凡也没有太在意,他对慕容无情救治纯粹出于对抗丑陋老者需要。

    慕容无情不招惹他,他也能客客气气。

    如果慕容无情搞事,叶凡也不介意教训他。

    治疗完慕容无情后,叶凡又给袁辉煌细心诊治,还把剩余毒素清除干净。

    接着又给他端来一碗中药。

    袁辉煌的情况很快好转起来。

    他端起中药轻轻吹了吹:“叶凡,谢谢了!”

    今天一战,大家都受创不小,叶凡也一度受伤昏迷。

    结果叶凡醒来稍微好转就劳心劳力给他们治疗,向来自傲的袁辉煌对叶凡又多了一份感激。

    “咱们是兄弟,说这些就客气了。”

    叶凡大笑一声:“何况还有青衣这一层关系。”

    “青衣……换了一个人似的……”

    听到叶凡说起袁青衣,袁辉煌脸上多了一抹柔和:

    “以前的她虽然倨傲高冷,但眉间总是存着忧郁,心里也藏着事。”

    “这二十年来,我就没见过她真正的、纯粹的情绪。”

    “就是哭,就是悲,她也给人一种麻木虚假的态势。”

    “但这几次见她,特别是这一次,我感觉她鲜活了。”

    “无论是听到你受伤的焦急,还是听到你没大碍的欣喜,都是自内心的流露。”

    “如果说你让青衣焕第二春可能有点暧昧。”

    “但你让她重新活过来却是没有水分了。”

    袁辉煌很是感激地拍拍叶凡肩膀,随后一口气把中药喝了一个干净。

    “青衣受尽冷眼,又寄人篱下,难免敏感一点。”

    叶凡一笑:“现在能够自立,还位高权重,心态自然不一样。”

    “这也是一个原因。”

    袁辉煌对这个堂妹显然很有感情,放下瓷碗缓缓走到窗边感慨:

    “她父亲虽然是旁系中子侄,但能力出众做人到位,极其受我爷爷重要。”

    “他巅峰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被我爷爷叫去,比我那继承人的爹还要风光。”

    “青衣的母亲也是峨嵋最美最有天赋的弟子,还是当时刚刚筹建好的第一任武协副会长。”

    “小时候青衣绝对算得上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公主。”

    “她童年的前一半算得上美满幸福。”

    “只可惜,他父母一场意外,双双出事。”

    “青衣经此变故,不仅悲伤过度,性格也变得敏感,谁说她父母,她就咬谁打谁。”

    “长此以往,她就变成了袁家子侄厌恶的对象。”

    “只有我知道,她变得那样桀骜和扭曲,不过是失去父母后,她本能的防护。”

    “毕竟只有这样才没几个人敢欺负她。”

    “否则没有父母的她,只怕被人往死里整。”

    这也是袁辉煌过去这么多年,一直竭尽全力庇护袁青衣的原因。

    他知道妹妹的苦和痛。

    只是他的身份和地位注定他要经常离开龙都淬炼。

    这让他无法全天候三百六十度护住袁青衣。

    想到袁青衣差一点冻死街头,袁辉煌心里就很愧疚,也决定往后余生好好庇护她。

    只是他能庇护袁青衣的人,却无法化解她的心结。

    如今叶凡让袁青衣鲜活起来,袁辉煌自心底的高兴。

    “事情都过去了,青衣现在走出来了,也好起来了,你也不要惆怅了。”

    叶凡话锋一转:“对了,你们袁家,有没有袁寒江这个人?”

    他想起了老猫说的梅花帖。

    “袁寒江?袁叔?”

    袁辉煌一惊,扭头望向叶凡:“青衣跟你说起她爹了?”

    “什么?”

    叶凡大吃一惊:“他就是青衣的父亲?”

    “你不知道?袁寒江就是袁叔,青衣的父亲啊。”

    袁辉煌微微一愣:“很多年前跟青衣母亲因为意外出事了。”

    “意外?”

    叶凡眼皮一跳:“他们真是因意外出事的?”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袁辉煌下意识瞄了门口一眼,看到没有袁青衣影子就低声问。

    “上次歼灭隐贤山庄,我恰好拿下一个知情人。”

    叶凡也没有隐瞒:“他说袁寒江不是车祸死的,是跟人狙击决斗被人杀掉的。”

    他没有直接说出唐三国和梅花帖,唐三国一案还没完全结束,事关叶堂不能泄露太多。

    “想不到这个尘封多年的隐秘消息被你挖出来了。”

    袁辉煌转身面向窗户眺望着黑夜:

    “没错,袁叔叔夫妻不是明面上的车祸意外身亡。”

    “那只是一个避免公众恐慌,以及让袁青衣仇恨一辈子的幌子。”

    “这些年我也一直压制着这件事——”

    “就是担心原本敏感的青衣,知道父母横死的真相后,心灵会被仇恨彻底扭曲。”

    “袁叔叔夫妇也不是逞凶斗狠跟人狙击对战而死。”

    看到叶凡知道不少东西,双方交情也算不错,袁辉煌就把话说了开来:

    “袁叔叔除了做人到位能力出众外,还拥有一手百步穿杨的枪法。”

    “他曾经拿下世界狙击神州赛区第一,还一度成为国警三大枪神教官之一。”

    “更是凭借枪法不止一次化解过我爷爷危机。”

    “这也是他受到我爷爷器重的原因之一。”

    “后来娶妻生子,他就很少玩枪了,觉得杀意太重戾气太浓,对妻女不好。”

    “只是他虽然不玩,但名头摆着,总是有不少人找到比试。”

    “他是能推就推,实在推不了应付几下。”

    “可有一次,他接到了一个挑战,对方要他生死狙击,既比高下,也决生死。”

    “袁叔叔毫不犹豫拒绝了。”

    “只是对方却不肯罢休,一直挑衅,最后他探查到袁叔叔夫妇要去机场。”

    “于是凶手就埋伏在机场快道旁边的山丘上。”

    “他一枪打中副驾驶座,把袁阿姨打成了重伤。”

    “凶手还告诉袁叔叔,不跟他决战的话,他就慢慢狙击。”

    “狙击袁阿姨,阻击救护车,让袁阿姨在袁叔叔面前慢慢死去。”

    “袁叔叔没有办法,只能跟对方一绝生死!”

    “只是袁叔叔一直惦记着重伤的袁阿姨生死,心神无法平静导致水准只挥了一半。”

    “结果就是他被对方一枪打死了。”

    “袁叔叔一死,凶手把袁阿姨也杀了,然后把两具尸体丢入车里引爆。”

    “这成了袁青衣永远的痛,也成了袁家人的耻辱,袁家誓要报仇……”

    把事情说到这里,袁辉煌就停了下来,目光多了几分落寞。

    叶凡先是沉默,随后追问一声:“这么多年,袁家找出凶手没有?”

    “你前丈人,唐三国!”

    袁辉煌目光忽然变得深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