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看书网 > 都市言情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七十六章,尔等,因果两消(三更求票)
    经历过极度的惊恐过后,陈柏同反而是有一股子别样的宁静。

    “厉害。”

    “承让。”

    陈柏同有一些坦然,一脸引颈就戮的模样,就如他说的那样,尊重生命,也尊重自己的死亡。

    然而让陈柏同有些意外的是,死亡迟迟没有降临,他看着眼前的道人,疑惑道:“你不杀我?”

    “贫道杀你作甚?”

    陈柏同有些想骂人,特么的,早知道这样还起那么大冲突作甚?

    但陈柏同还是强忍着没骂,嘴角抽搐道。

    “那你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因果有报。”李云一边挥舞着拂尘,淡淡的说道:“为了了却你因果而来,贫道说了,你的血债沾染的因果,要还。”

    突然之间,陈柏同感觉眼前一阵恍惚。

    树林的风沙沙作响。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陈柏同看到了,自己的身后有许多半透明的动物在跟着他,有老虎,有鳄鱼,有迷路,有鹰,这些动物们浑身上下散发着戾气和血气。。。

    他们或胸口,或脑袋上都有着缺口,这些动物都是被陈柏同杀害的动物。

    “这些是什么?”陈柏同一开始有些惊,但很快发现,这些动物只是虚影而已。

    李云也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你的因果,被你杀害剥皮的动物们,他们会缠着你。”

    “我的因果吗。”

    陈柏同想笑,就这?

    面对这些动物的虚影,陈柏同昂首挺胸,问心无愧,弱肉强食本就丛林法则。

    然而很快,陈柏同就笑不出来了,这些动物的虚影里,夹杂着几个人,还有一个他刚刚杀掉的那个盗猎队伍的小弟,正顶着缺了半个口的脑袋,怔怔的看着他。

    陈柏同被这几个人形鬼影吓得摔倒在地,就连看到李云肉身挡住这飞镖他都没有那么震惊骇然。

    “这是什么。。。鬼吗。。。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这便是你的因果,你的债。”李云打着青花纸伞,转身说道:“他们不会在现实层面干涉到你,你一样可以吃喝,可以饮酒作乐,可以偷猎盗猎,可以杀戮,但你的血债,都会跟着你。”

    陈柏同却是骇然颤抖道。

    “我。。。我怎么才能摆脱他们。。。”

    “你自己,也许已经猜到了答案罢。”

    李云转身便走,没有任何停留,诺大的地方活人就只剩下了陈柏同。

    陈柏同则是呆坐在原地,看着身后的鬼影们,鬼影们的确如同李云所说的那样,无法对他实行物理意义上的干涉,但他们却能一直用仇怨的眼神盯着这位杀死他们的人。

    面对那些动物虚影们,他能问心无愧,可面对那几个人影,他们死时的残缺模样无时无刻的呈现在他面前。

    想到下半生都要和这些身体残缺的鬼影们一同生活。。。

    陈柏同最后无奈一笑,瘫坐在地上。

    “这不是只有一个答案吗。”

    。。。。

    “砰。。。”

    一声枪火声响,惊鸟飞掠而起。。。

    随着这一声枪响,其余地方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

    而这些声音响起之后,树林便迎来了久违的宁静。

    持着伞的道人行于山林之间,闻枪响淡然道。

    “尔等。”

    “因果两消。”

    。。。

    此时此刻,在这些盗猎者们全部自杀后,这些死去的动物精魂已不会再缠着他们,身上残缺的伤口已经消失,戾气消无,已经还原成了最原始的精魄模样,精灵怡然。

    “山野生灵,弱肉强食,为肉而杀,则灵无怨,为贪欲而杀,则灵无恨,无恨无怨,但依然是被杀身而亡,也有些许戾气横生。”

    这些死去的山野生灵不会去报复那些盗猎者们,至少盗猎者本质上和猎人没有什么区别,猎人猎物,而盗猎者则猎取稀有动物,对于动物而言,都是弱肉强食罢了,虽然身死有些许戾气,却也不会对人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不过让李云奇怪的是,本来这些山野生灵,在戾气消除之后便会消散于天地之间,然而此时此刻,这些生灵没有消散,非但没有消散,还非常奇怪的聚集在了一起。

    这却是让李云有些啧啧称奇。

    “奇怪,这些山野生灵们的魂魄聚集在一起干嘛?不应该直接消散的吗?”

    “宿主看下去便是。”

    当这些山野魂魄们聚集在一起后,朝着另一个方向一齐迁徙而去,李云也随着这些山野魂魄而去,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做什么。

    山野魂灵浩浩荡荡,一些残留在草木土地之中的沉睡思念也升腾而起。

    这些山野魂灵并非都是被这伙盗猎团队杀死的,而是这山林里本身的原著居民。

    越来越多的魂灵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树林里的洪流,山野生灵魂魄交鸣的声音似音乐一般,清心悦耳。

    此时此刻,李云更加好奇,这些荒野生灵究竟要去往何处。

    “我。。。我儿子他怎么样了。。。”

    “淡定点,没有死。”

    青玄还是一如既往的会安慰人。。。哦不对,安慰鬼。

    这胡伟虽然焦急,但看着呼吸逐渐平缓的胡化天,心情也舒缓了下来,跪下来对着青玄道谢:“谢。。。谢谢。。。谢谢牛大仙。。。”

    “不用谢我,去谢大仙吧,是大仙种的草药给他止了血的。”

    另一边,李云也随着山野动物的魂魄们来到了此处。

    看到了李云,胡伟也跪下道谢。

    “谢谢。。。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儿子。。。”

    “举手之劳罢了,无妨。”李云摸了摸下巴,却是更好奇这些山野之上的魂魄,他们聚集在这里要干什么。。。

    一开始李云还有些不明,可看着这些山野魂魄们驻足观望,再看到那胡伟身上散发着的功德之光,李云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